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三十八:蝗虫过境?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1991 2020-03-25 10:00:00

  叶长德微笑的看着杨里正道:“杨叔,五丫现在改名儿了,叫云丫,您放心吧,她现在好的不得了,就是容易饿肚子,所以吃得多。”

  杨里正欲言又止,牛车慢悠悠的往回走,叶长祖偷偷的咽口水,其他人都发现了也没拆穿他。

  杨里正犹豫一下还是问道:“长德,那这云丫没事吧?”

  叶长德听出他隐晦的意思笑了笑,摇摇头说:“杨叔,这孩子是有些机遇,上次她真的是被打死了,阎王爷不收她才让她回来的,还给了她一身的本事呢!”

  叶云吃惊的看着他撒谎,包子都忘了吃,叶长德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叶云才继续做一个没有思想的吃货。

  杨里正叹息一声:“哎!造孽啊,如今云丫有这个本事,我也不怕你以后再被人欺负。”

  叶长德大惊,听着像是要和他划清界线一般,“叔,除了族里,我可就你一个亲人!”

  杨里正突然笑出声:“你个傻小子说什么呢,放心吧,叔不是那样的人。”

  叶长德松了一口气道:“叔,你可别吓我。”

  杨里正作势打了他一下,叶长德嬉笑的受着,这一幕多了一些温馨。

  杨生义看他们聊得差不多了才期期艾艾的开口:“那啥,长德,明天你们去山上能不能带上我?”

  杨里正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说什么呢你。”这不是明摆着想占人便宜吗?

  杨生义尴尬的笑着。

  叶长德看了一眼叶云,后者对他点点头,他便同意了:“杨大哥,那明天你来我家,我们一起去吧。”

  杨里正想拒绝,叶云便开口说:“里正爷爷,没事的。”

  杨里正叹息一声,算是同意了,杨生义高兴的向叶长德和叶云道谢,两人摆手说不用。

  杨里正知道儿子对医术成痴,专研各类草药成迷,要不然也不会拼着丢命的风险就为了那个二十年左右的小人参,后来要不是家里人的胁迫,他指不定早就埋在牛山里。

  到村口的时候那些三五成群坐一起的村民和杨里正打招呼,又继续聚在一起吹牛,这个点出来的一半都是些老爷们,妇人们都在家里做晚饭了。

  叶老头面色一白,慌忙缩在一群人中间躲着,叶长德也没发现他。

  经过老宅门口的时候罕见的听到了嬉闹声,叶长德脸色难看,他不信叶长祖做的事老宅的人不知道。

  杨里正更是哼了哼,看着躺在他车上的叶长祖没了好脸色,叶长祖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到村长家的时候叶云下去把叶长祖提溜起来,又给了里正二两银子。

  杨里正推拒着:“行了,快收回去吧,你爷不差这点儿钱。”

  叶云坚持:“里正爷爷,在县衙门口您给的钱我都看到了,您的心意我们都收下,但这钱您得收着!”

  叶长德也插话道:“杨叔,您就收下吧,如今我们家里不是之前的境况了!”

  杨里正犹豫一下也就收下了,看着车上的叶长祖嘱咐道:“别太过火了,好歹留他一条命在。”

  叶长祖此时慌了,顾不得什么爬起来就冲里正喊:“里正叔,求求你救救我,要是落他们手里我会死的,求求你了!”边磕头边哭,好不可怜。

  杨里正看着他犹豫了一下,看着叶长德道:“这……”

  叶长德习惯性的看向叶云,后者笑了笑:“里正爷爷放心吧,我就是带他去干他老的本行。”

  杨里正疑惑,叶长祖这人他是知道的,好吃懒做,从没听说他有什么老本行,突然想起些什么,就凭叶云最近表现出来维护家人那个样儿,就不可能看着叶长祖污蔑她爹,叹了口气:“他是个没本事的,上去只有死啊!”

  叶长祖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哑谜,听着里正的话嚎哭起来:“里正叔啊,您可得救救我,上次她就砍了我们一家人的手指头,我要是落她手里可就没命了啊。”

  叶云一巴掌拍他脸上,差点打掉他几颗牙齿,立马闭了嘴,刚刚还只是干嚎,如今眼泪鼻涕都无声的流,幸好杀县令的时候他还是昏迷的,不然这个时候怕是哭都不敢哭。

  她冲杨里正道:“没事的,不有我在吗,总能留他一条狗命的。”

  杨里正不说话了,摆摆手就进了院子,他感觉叶云现在邪乎的很,也不敢说让她放过叶长祖的话,毕竟老宅的事全村都是知道,好多人对叶长德家都有些忌惮。

  叶长德几人没一会就回到了自己家,苗氏看着大开的院门大惊,冲进去一看就哭了起来。

  叶云阴沉着脸走进去,院子里一片狼藉,鸡窝里的鸡一只不剩,刚被叶长德修好的大门又是破破烂烂的。

  她走进房间看了看,新买的被子一床都不见了,叶长德和苗氏的房间更是像蝗虫过境一般被搬的干干净净的,三郎七郎的屋子里也是,笔墨纸砚和书之类的全被拿了个干净。

  三郎捏紧了拳头,七郎也是满脸愤恨的看着老宅的方向,叶长德抱着苗氏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叶云被气的笑出了声,拎着叶长祖进了房间:“看看,这像不像你家里人做的事。”

  叶长祖瑟瑟发抖,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啊,但家里人却是知道叶长德被抓的事,跪在地上抓着叶云的裤子:“呜呜~五丫,我不知道这事儿啊,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叶云却不管,拎着他半拖半拉的又出了门,三郎七郎也跟了上去,叶长德自认了解叶云,只能架着牛车跟上。

  此时老宅那边兵荒马乱,叶老头慌里慌张的跑回家说叶长德一家已经回来的时候叶老太太就知道坏事儿了,当机立断让家里人收拾收拾重要的东西东西。

  叶老太太在知道大儿子嘴里知道县令的计划时高兴了好久,心里觉得总算出了口恶气,咬牙切齿的盼着叶长德一家死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亲生父母。

  ——

  (对于抢东西,我还是觉得,全拿回来才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