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四十六:李修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2002 2020-03-29 06:18:42

  全村人都知道叶长祖奄奄一息的被衙役给送了回来,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事,所以最近几天在老宅转悠的人多起来,一有风吹草动就被全村人知道了。

  在叶长祖回来的第二天,叶长功和叶长宗就去了金氏的娘家把金氏母子四人给找了回来。

  本来金氏是不愿意的,但叶长功转述了叶老头的话,如果不回去伺候叶长祖就直接休了她,让她呆在娘家不要回去了。

  金家人虽然很气愤叶老头不给面子,但也不想自家有个被休回来的姑奶奶,所以直接把母子四人给“请”出了家门。

  叶长功叶长宗拖拖拽拽的让她赶紧走,昨天叶长祖到家后没人端屎端尿伺候,叶老太太本就有伤在身,何氏吕氏又是弟妹,没道理照顾大伯,小孩们见了个个都跑了,只能两兄弟轮流上。

  平时自己干的时候没觉得脏,现在帮别人的时候差点没被臭吐,何氏吕氏熬好了药兄弟俩还得亲手去喂,没经验的两人直接就把叶长祖的嘴给烫出了几个大水泡,伺候人的和被人伺候的都受不了,所以一大早两兄弟就来金家接人。

  金氏看到不成人样的叶长祖,好歹夫妻一场,也没细想他伤在哪里了,爬在他背上就哇哇的哭出声:“他爹,你这是咋啦,呜呜…天爷啊!”

  伤上加伤的叶长祖实在受不了了,嗷嗷的嚎叫着。

  金氏吓了一跳赶紧跑开,这才注意到他屁股和背上的伤,小心的掀开叶长祖盖的薄布,背上青紫一片,屁股上更是血肉模糊,如今被抹了草药也能看着肿了一圈的屁股。

  站在床头的大郎率先看到叶长祖嘴里空荡荡的,凑近了看到原本一整根的舌头如今只剩个舌根,他指着叶长祖的嘴一屁股坐在地上啊啊的叫着。

  金氏这才注意到,哭的更是凶狠,嘴里骂骂咧咧的诅咒也不敢太大声。

  老宅人各种悲惨不说,叶云倒是开开心心的,最近她的异能又有进步,如今已到了六阶中期,就现在的进度来说不到一个月肯定突破。

  三郎和七郎就算没去书院也没懈怠,一有空了就会读书,院儿里时常都有朗朗读书声传来,七郎似乎更喜欢和叶云一起上山,所以时常都跟在叶云的屁股后面。

  又过了两天,等待已久的李修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叶家村,马车停留在叶云家门口,苗氏开门见来人陌生,问到:“你们找谁啊?”

  在后面搬东西的衙役探头出来回到:“叶夫人,这是叶姑娘托刘大人找的先生,名字叫李修。”

  苗氏恍然大悟,叶云前几日就和他们讲过有个举人会来,如今见了一身灰色长衫的少年有些惊讶,这举人好年轻啊。

  李修上前见礼:“叶夫人,小生今日叨扰了。”

  苗氏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读书人在这个时代很受尊敬,叶云不在她都感觉没有主心骨一般,僵硬的笑着:“不叨扰不叨扰,您快请进,屋子有些破,要委屈您了。”

  李修淡然的看着苗氏道:“叶夫人折煞小生了,叶夫人是长辈,小生万不敢当尊称的。”

  说罢就把马车里一直躺着的人给抱了了出来,又看向苗氏:“请叶夫人帮家母准备间远些的屋子,日后也尽量保持些距离,恐传染给您。”

  苗氏乍听还有些害怕,赶紧退后让他方便进来,带着两人去了早就准备好的房间,书院还有几天才能建成,也要晾和十几天,所以李修还得再他们家住上小半月。

  李修看着简陋的屋子布置得妥妥当当的,炕上四床崭新的棉被,苗氏上前铺好被子,李修便抱着李母躺下。

  苗氏看着李母苍白凹陷的面孔有些难受,躺在被子里连个鼓包都没有,她赶紧出去给李修做点东西吃。

  外面的衙役来回两趟就把东西都搬了进来,谢绝了苗氏留饭的好意便赶车回了县里,他怕是不要命了才敢在女魔头家吃东西。

  苗氏很快就做好了两个人的饭菜,考虑到李母是病人,所以做了一瓦罐的青菜粥。

  李修客气的谢过苗氏便喂李母吃了起来,一路上舟车劳累,都没有好好进过食,李母意识不清的喝着青菜粥,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李修也不强求,自己吃着苗氏煮的白面疙瘩汤感觉美味十足,不一会就呼噜呼噜吃完了。

  苗氏见他拿着碗要洗赶紧接了过来:“我来我来,你去照顾你娘吧,赶了一路也累了,锅里烧了水,那里有桶,房间也放了个木盆。”

  李修犹豫了一下便道:“如此就麻烦叶夫人了。”

  苗氏听他文质彬彬的讲话有些脸红,当然,不是害羞的,是激动的,这举人老爷在村民眼里可是比县太爷还受尊敬的。

  叶云和叶长德几人到家的时候就见家里来个陌生人,十七八岁的模样。

  李修看到几人率先上前打招呼:“叶老爷安好,小生李修。”

  叶长德回了一礼又看向叶云,叶云“哦”一声道:“你就是刘和温介绍过来的举人吧,没想到年纪这么小。”

  李修又冲叶云见了礼:“叶姑娘安好,小生确是刘师兄介绍的,家母如今身体不大好,不知叶姑娘找的神医在何处?”

  李修等到现在着实有些着急了,要不是母亲的病已经药石无医了他也不会冒险前来一试。

  叶云疑惑:“我啥时候顺要找神医了?”

  李修听她说完不可置信,转而愤怒的看向她:“叶姑娘,刘师兄亲口告诉我你说的包治家母的病我才会来此,姑娘莫不是戏耍我?”

  叶云见他气的“小生”都不说了也就不啰嗦:“行了,我确实没找什么神医,带我去看看你娘吧!”

  李修愤怒的甩了甩袖子,决定立刻进去带李母离开,心里同时又有些悲凉,等到李母床前也已经泪流满面。

  叶云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见他抱着李母就往外走有些懵:“你这是干啥,不看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