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四十七:治病

丧尸的彪悍农家穿越史 姑娘你好啊 1895 2020-03-29 06:18:59

  李修不再言语,带着李母就想走。

  两个人一大一小站在门口,你不听我也不解释的对峙,叶长德赶紧上前拉着叶云:“好好说话。”又看向李修:“把你娘放下吧,我们说过会治好就一定会的。”

  李修定定的看了一眼叶长德又转头把李母给放下了,那屌样子看着都气人。

  叶云这时才看到李母的样子,身体里的生机全无,整个人脸色灰暗,呈现出不自然的浮肿,叶云皱着眉头和叶长德说:“爹,你去让娘多做些吃的吧。”

  叶长德也不多问赶紧就去了,只有三郎感觉此情此景太过熟悉了,也不言语拉着李修就往外走。

  李修没动,皱着眉头说:“叶姑娘,是你给我娘看病吗?”虽然他很想相信,但看着小不点的叶云又无法相信。

  叶云早就把能量输入在了李母的身体里,也没理他,三郎见拽不动也不强求,“先生,家妹给人看病不喜欢有人在场,你就放心吧。”

  李修看了看三郎,见他眼神坚定,莫名的多了些信任,咬咬牙就出去了,还细心的关好了门。

  叶云见李母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开始衰败,尽显死气,如果不及时治疗怕是没两天了,先分出一丝能量温养,等死气尽退才开始治疗。

  最严重的是肺部,粉色的肺部有部分已经开始发黄变硬,内部充满黄色透明状的积液,李氏的情况比当时的苗氏还要糟糕。

  叶云不敢大意,一遍又一遍的用能量冲刷肺部,慢慢的,积液在能量的控制下流进了气管。

  在这瞬间叶云赶紧跳开往外跑,她的肚子已经饿扁了,拦住想冲进去的李修道:“要进去可以,先拿东西捂住口鼻再去,准备水去给你娘擦一下。”

  说完一阵风似得跑进了厨房,顾不得其他的,端着苗氏给她冷好的一大盆饭就大口吃了起来。

  这边李母剧烈的咳嗽,李修拿了块棉布当了面巾,随着李母的咳嗽一股一股的黄色脓液带着血丝喷了出来,李修熟练的拿着面巾挡在她嘴前,好一会李母才停止了咳嗽,而那块面巾早已湿透。

  李修面色平静的把污物清洗干净,又把李母脸上收拾干净,见她脸色红润了不少,呼吸间也没了之前带有脓痰的嘶拉声欣喜不已。

  出去正想和叶云道谢,就见她毫无形象的抱着比她身子都大的盆嗷呜嗷呜吃着东西,苗氏坐在她旁边给她剔着骨头,一下又一下的把肉喂给她吃,李修觉得肯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转头又出去倒水。

  院子里就一株植物,所以李修自然而然的就走到嗜血藤旁边,三郎七郎正在院子里读书,看到李修过去大叫:“不能去……”

  李修转过头看着他们不明所以,他已经站在了嗜血藤的攻击范围内,又是陌生人,所以嗜血藤毫不犹豫飞舞着枝条就朝李修游过来。

  三郎七郎看着已经到李修背后的嗜血藤惊慌失措,大叫的跑过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李修直接被嗜血藤给卷了起来,尖刺已经扎进了他的身体正大口大口的喝着他的血,他的脸色迅速苍白了起来。

  这时一声轻哼响起,嗜血藤僵了僵,不情不愿的松开了到嘴的食物,乖乖的立在墙根。

  叶云听到三郎七郎的大叫便走了出来,上前查看了一番,李修只是失血过多罢了,没什么大碍,她也没有怪嗜血藤,摸了摸它的枝干,给了它一颗三阶的晶核,嗜血藤轻轻缠绕了一下她的手才把晶核给吃了。

  叶云看着李修嫌弃道:“大哥,把他扶进去躺着吧!”

  又指了指那盆水道:“这个倒在后山上去,别倒在家里。”

  说完就继续跑回去吃东西了,叶长德从门外走进来抱着李修就把他放在李母旁边铺好的被子上,三郎也听话的把水倒进了后山。

  晚上苗氏又用艾草在房间里熏了一下消毒杀菌。

  第二天李修头晕目眩的站在嗜血藤的前方,他觉得他昨天幻觉出现的比较多,哪有会动的藤蔓?还会吸人血。

  殊不知嗜血藤现在心里痒的很,可惜主人不让它吃,太委屈了。

  从外面进来的三郎七郎又看到他站在那里吓了一跳,赶紧拉着他离远一些:“先生可别再去了,以后记得离它远些!”

  李修愣愣的看着三郎:“昨天我不是在做梦,它……它真的?”

  三郎尴尬的笑着不说话,七郎仰头看他道:“嗜血会吃了你的。”

  李修脸色更白了一些,捂住头又慢悠悠进房间睡觉去了。

  三郎七郎感觉莫名其妙,这是啥意思?

  都不是很懂。

  晚上叶云继续给李母治疗,今天就好了不少,昨天她留的一丝能量已经全部给吸收了,有些发硬的地方好了很多,她又是一遍一遍的来回冲刷,慢慢的肺部开始往正常的颜色开始转变。

  叶云依旧如往常一般飞跑出去吃东西,李修看着母亲平静红润的睡颜欣喜不已,他出门还是看到了昨天的那一幕,眨巴眨巴眼睛依旧是叶云狼吞虎咽的样子。

  李修都想当面问问刘师兄了,你把我带到哪里来了,怎么没有个正常人?

  不过第二天他出门后瞬间感觉正常了很多,一些慕名而来的村民站在他旁边嘘寒问暖的,没一会儿那些妇人也聚集上来,问的最多的就是,家住哪里?今年几岁?可有成亲?

  刚开始李修还一本正经的回答,直到一少女羞答答的跑过来问是否有意中人时他就落荒而逃了,村民不敢进叶云家的院子,只能期期艾艾的站在院门口隔着门说话。

  李修在院子里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也不知道想到什么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