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轻者上天堂

第二章 抵达医院

心轻者上天堂 客惊华 2340 2020-03-14 23:48:20

  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附近,司机跟齐漫和金毅若商量好之后就将车停在了医院正大门的马路对面,两个人向司机道谢,都客套地说着现在不好去医院大门那一方,没关系的,他俩走过去就是了。

  两人下了车,闪烁着的绿灯正倒计时,已经来不及过马路,只能等下一轮绿灯,面向着齐漫和金毅若的行人急匆匆地往他们这个方向赶,一个骑着电瓶车的中年大叔和一个步行的年轻男孩子都抢着最后两秒绿灯倒计时想跨过机动车道正前方的斑马线,走到马路这面来,齐漫和金毅若再不躲避就要与那两个人迎面相撞了。

  金毅若左面无处可躲,右面是齐漫,想让迎面而来的两个人自己绕道过去,又害怕急匆匆的两个人不注意撞到了齐漫,于是想拉着齐漫往后退,齐漫则害怕左面急驶而来的电瓶车控制不住伤到金毅若,于是想拉着金毅若往右后方退几步。同一秒,两个人不约而同去拉对方,退到了右后方更宽阔的人行道上。

  这一轮绿灯通过的行人全都朝着各自的目的地走了,机动车开始有序地前行,齐漫看着被金毅若牢牢抓住的手纠结万分,不挣脱怕他误会,挣脱也怕他误会,纠结了几秒钟感觉手心都开始出汗了,心里很纠结,表面上却只能强装淡定,齐漫暗暗祈祷金毅若快点想起来将她的手放开。

  绿灯亮起,金毅若拉着齐漫重新走上了斑马线,看着依旧略显拥挤的人群,齐漫开始感动于金毅若拉着他了,她走在他右后方一点点就很安全,没人会碰到她。想起几年前自己在他后面做的比喻,说他像胖乎乎的竹笋,端端正正,自己像一根歪歪倒倒没发育好的绿豆芽,又想起之后学到的“大鹏展翅”这个词语,看着即将夜幕降临的Z街,心里只觉得温暖,手不自觉得轻轻动了两下,对着认真前行的金毅若说:“你走慢一点嘛”,前面的人被久违的笑声拉到了回忆里,齐漫看着他用叹词示意前面的绿灯正在倒计时,绿灯即将转换成红灯,一面真加快了脚步,但是又像无数个梦中那样说“人家腿短”。

  金毅若的小姨说他妈在住院部七楼,等两个人到了病房门口,发现病床上并没有人,正想去护士台问一下时,却看见金毅若的妈妈束绿蕊提着热水瓶从热水房方向到病房这边来,发现束绿蕊的眼神停留在自己和金毅若手上,齐漫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拉着金毅若的手,金毅若也反应过来,于是两人的手急忙松开。

  三人先后进入病房中,齐漫走在最后,束绿蕊重新坐回病床上,靠着枕头,病床前面和左边分别摆放了一个有靠背的、可以平放成床的椅子和一个凳子,齐漫怎么都觉得累,在金毅若快要坐上椅子时抢先说:“金毅若,我想坐椅子”,金毅若当然就把椅子让给她了,得到椅子的齐漫立马坐下,靠着背倚休息,室内比较温暖,肚子里的小宝宝正欢呼雀跃地动,这两个月她觉得越来越累,但是看着一天比一天大的肚子,她的心也越来越柔软,期盼着孩子快点到来。

  金毅若走到病床边的凳子那里坐下,病床上的人和他开始交谈,虽然用的是方言,齐漫完全不能听懂,但是也能猜到两人大致的聊天内容,齐漫猜想束绿蕊肯定问金毅若孩子是不是他的了。

  无论束绿蕊作何感想,四年后的今天,齐漫完全不会去在乎,看着眼前的人因为旧疾复发而显得有一丝病态,齐漫更没有任何心理波动,但再看一眼病床上的人,记忆片段又霎那间重回大脑,四年前自己担心她越过窗台去收棉被会有危险,当她问“我以后老了,你会不会给我做腊肠饭吃”,自己说肯定要做的,只要你能吃了,现在你还不能吃嘛,当时心里还觉得岁月静好应该就是那样吧。意识到如今物是人非,齐漫有一丝悲伤,但回过神来后又觉得挺开心:要说物是人非的话四年前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四年后的今天她终于有能力独自抚养自己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孩子不是金毅若的,她可以肆意妄为,完全不用在乎病床上的人对她的看法,发现自己看见病床上的人无悲无喜更无恨时,齐漫更是开心。

  本来计划和金毅若一起走,看见束绿蕊接了一个电话,齐漫立即寻找借口想要离开“金毅若,我先回去了,我好困呐”,说完又看着束绿蕊说“阿姨,我先走了奥”,无视自己所感所想做事一直是齐漫擅长的。

  走出7楼大厅,来到7楼电梯处,齐漫给金毅若发了一条短信:“等会儿你来找我吧,蛋糕还没吃呢”

  在医院门口等车的时间,已经是哈欠连连,等回到了酒店,齐漫躺下没几分钟就睡着了,被似真似假的噩梦惊醒时,眯着眼睛忍着手机强光打开手机发现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钟,金毅若还没有来,房间里漆黑一片,除了手机屏幕投出的一丁点亮光,再也没有其他光。

  也是这样的无数个被噩梦惊醒时所在的黑暗房间,也是这样的无数个等待金毅若的白天黑夜。以前被噩梦吓醒后她就再也睡不着,一边因为方才梦里的恐怖画面吓到不敢睁眼看房间,一边是金毅若突然放弃她后还不说出来,翘着二郎腿瘫在沙发上看她痛苦挣扎,等着她气急败坏问他到底怎么想的,问他知不知道孩子三个月去医院算什么,金毅若将二郎腿翘得更散漫,用讨论晚上吃什么的口吻说“不就是引产嘛”的画面在脑子里面一遍又一遍地上演,如梦魇,缠绕不绝。

  时间过去了四年,梦魇在近一年里终于没再缠上她,当她以为类似的噩梦不会再出现在任何一个白天黑夜里时,此种噩梦又入梦中。

  下床穿上酒店的拖鞋,又走到窗台那里,白天看见的桥因为装饰的灯全部亮起而显得无比耀眼,这座桥和四年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这座城市和四年前也没有什么区别,时间过去四年,除了桥,除了城市,没有变的还有她依旧无法在这座城市待下去,她依旧喜爱这座城市。

  四年前,刚做完手术的齐漫站在窗前望着医院窗户外的大厦装饰灯,只觉得自己完全不认识这座城市,不知明天在何方,为了活下去,只得一再安慰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脑子里面全是那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事情始末一遍又一遍的在脑子里面上演,一群人说过的话在她耳边嗡嗡作响,似地狱里的小鬼,叽叽喳喳、前呼后拥地作势要将她拖进地狱,接受地狱之火的折磨,甚至一群人做过的事也变得有声,也嗡嗡作响,地狱之火包围着她,痛苦竟然将她对金毅若的恨意模糊了。

  远处桥上的灯和那年大厦的装饰灯显得一样耀眼,明明灯光离的那么远,但是齐漫还是觉得自己好像被那五颜六色的光给刺到眼,眼睛不由自主地开始变得湿润,当年的情景一一在脑中重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