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轻者上天堂

第六章 不用选择

心轻者上天堂 客惊华 730 2020-04-02 19:49:31

  这天晚上,齐漫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自己还在看金毅若吃蛋糕,之后就开始做梦了,等她醒来时房间一片黑暗,只有酒店外的一些光透过窗户洒进来,金毅若正站在窗台前目视前方,不知是在看远处的桥还是远处的河。

  刚才梦中的白衬衫少年是他,梦中的西装男子还是他;梦中所有的欢笑是他,梦中所有的痛苦与挣扎也是他。与其说刚刚梦里的场景是梦境,不如说那些场景是一场往事再现,梦快结束时,她看见金毅若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顿时哭得昏天暗地。

  等从床上坐起后,齐漫才发现自己脸上还有泪水,这一年里,清醒着的时候早已经不会再因为他哭,梦里却分不清时间,只明白往后余生与他再无可能,白天设置好的理智模式在梦里终会崩溃,梦里除了泪就是泪。

  此刻他正在她眼前,他背后的模糊光影扰乱记忆,一时她竟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窗台边的人因为背后的声响回过头,隐约地看见床上的人脸上有泪光,待他凑近一点时看得更加清楚,眼前的人脸上还有眼泪,他伸出手去擦,眼前人却紧张得短暂性皱眉闭眼,一如当年他亲她时她的小动作,一时间回忆苏醒过来,打开时间的牢笼,再次涌向他的大脑,在痛苦再次袭击他之前,她被他抱住。

  “毅若”,一声轻轻的呼喊,齐漫自己也说不清其中的情感,她只知道,哪怕是当年的痛苦再轻那么一点点或者是当年金毅若对她感到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她今天可能也会忍不住对金毅若说:“毅若,我们重新开始吧”,只是不仅是这个前提不可能存在,时间过去四年,重新开始这个结果也不再是齐漫心心念念的梦。

  金毅若也不清楚这声呼喊里面的情感,眼前的齐漫看似和记忆里面的齐漫毫无区别:依旧有皱眉闭眼的小动作,照样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甚至容貌都没有变化,但是齐漫又好像和记忆里面有很大区别,金毅若想不明白。

  齐漫的双手很快松开,她怕再多抱一秒,痛苦就会再次袭击,只有她自己明白,这几年她是如何过过来的。

  不用选择,齐漫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哪怕是重新去经历一些相似的情景她也不愿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