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轻者上天堂

第九章 白衣少年(1)

心轻者上天堂 客惊华 251 2021-04-02 20:20:36

  看向亮了一度的街的同时,齐漫看见了刚从外面回来的金毅若。

  齐漫让温古第二天白天来接她,通话结束后,金毅若还站在店门外。

  齐漫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通话内容。

  齐漫看着他,他看着齐漫。

  阳光如同刚才降临时的突如其来,霎时又离去,齐漫看了一眼开始变得灰蒙蒙的天空,猜测多久之后降雨。

  “毅若,我刚刚看了几枚铜钱都挺不错的,你帮我看一下哪一枚最好吧。”

  齐漫转身去了古玩店柜台。

  等两人从店里出来,外面的天色已经看起来更晚了,下午三四点的时间,天空却有了傍晚之色,是大雨来临前的前奏。

  还未想好去哪里,雨就已经洋洋洒洒地飘下来。

  两人没有带伞,哪里都去不了。

  二十六岁的齐漫喜欢一切没有选择的东西,像今天的没有带伞的雨天,除了待在这家店门口,无处可去,没有选择的余地,像她与金毅若分离后与温古相遇前的人生,除了生活茫然无目的,没有让她选择的机会。外面的人看这些真糟糕,但是这样的没有选择的时刻都使她分外安心。

  雨时大时小,却始终不停。

  两人无言,背对着店门站得笔直,齐漫在认真看雨,金毅若借着看雨的样子在想什么,齐漫知道金毅若有话对她说,是疑问还是什么,却不会去深思。

  雨看久了,思绪也就偏远了。

  齐漫重新在思绪定格到前方时,对面商场前的篮球框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了一群少年,脸上充满斗志,似乎要来个雨中对决。

  大概是什么时候约好今天下午打球,结果碰上了这突如其来的雨。

  少年的豪情不会因为天气终止。

  看不懂这个对决规则的齐漫照样看得津津有味,许久没有和金毅若说话,指着场上的一个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毅若,你看,那个穿白衣服的男孩子和你以前好像。”

  不待金毅若回应,齐漫思绪又飘向了哪里。

  白衣少年?以前?金毅若。哪里都是白衣少年,哪里都是金毅若,哪里都是那个篮球场。

  记忆如猛兽,想要挣脱时间的牢笼,扯开岁月的铁链,排山倒海而来。

  金毅若,金毅若,记忆里的金毅若是真,还是眼前的金毅若是真,齐漫全身发冷,手指不自觉地握紧,被使劲捏在手心里。

  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夏天,六月初离六月中的毕业不过只有十多天,金毅若拿着篮球和齐漫一起去齐漫学校的篮球场打篮球。

  因为是端午节日,学校并没有很多人走动,篮球场是学校跑道侧面的一个加顶篮球场,并不是很大,已经有点炎热的天气里,更是几乎没人涉足,本来只有三个篮球框的篮球场却有两个空位,金毅若开始一个人投篮,齐漫坐在另一个篮球框下面看他投篮。

  篮球场不仅是跑道侧面,侧面外面临一座小山,这炎热夏日,蚊虫全部出来加餐,全场三人,唯一没动的人只有齐漫,所以蚊虫全盯着齐漫一个人。

  穿草绿色裙子,小腿露一半的齐漫被这些蚊虫咬得痛苦不堪,还坚持着要看金毅若投篮球。

  齐漫想回寝室去拿蚊香,这个想法一出来,她更加想留住眼前的场景。夏日点蚊香这件事,无论是童年时,还是此刻二十二岁的年纪,只要一出现她都好有归属感。

  小时候是和奶奶在院子里乘凉,夏日里,每天吃完晚饭,奶奶都会准备好躺椅、蚊香、蒲扇和零食,躺在躺椅上的齐漫从来都不会受到蚊虫的叮咬,嘴里是想吃的各种美味,旁边是奶奶用蒲扇扇出来的风。

  二十二岁的齐漫看着前面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投篮,畅想与他岁月静好的生活。想到回寝室去拿蚊香赶蚊虫,却没有去拿,她想多看他一眼,再多看一眼,少一眼都不行。

  齐漫在备忘录里写下“他也是我的白衣少年呀。”

  齐漫犹记得在高中时期,不少女生拉着她去篮球场,让她陪着她们去看自己喜欢的少年,但是年少时候的齐漫,实在是无法欣赏篮球场上那些瘦的跟竹竿一样、即使是投篮时也跑不利索的男生,所以每次去都只是“尽职尽责”地给朋友壮胆。她还从未这么认真地看过一个男生打篮球呢。

  中途加进来的一个男生走后,齐漫也去投篮。

  当金毅若投过去的篮球反弹向齐漫时,齐漫装出来的柔弱感把齐漫自己都给感动了,她像电视剧里那些受到了很大惊慌似的古代弱女子一般,带着一脸若有若无的惊恐,走着小碎步往后面躲,惊恐是装的,但是金毅若好像很受用,赶紧英雄救美,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挥手将篮球拦下,回头时齐漫正半躲在他身后。

  在金毅若眼中,那时的齐漫有没有柔弱时的美感,齐漫不太清楚,但是她敢发誓,这是她第一次装柔弱,也是她演技的巅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