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轻者上天堂

第十二章 想要的永远得不到

心轻者上天堂 客惊华 1974 2021-04-21 02:15:04

  齐漫不再等,直接将礼物放在了椅子旁的桌子上,站起身,走到窗前,又望向远处的那座桥。

  背影决绝又凄凉。

  “毅若,你知道我目前人生中心里感觉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我目前人生中心里感觉最痛苦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吗?”

  齐漫不求答案,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齐漫最喜欢的人是他,最放不下的是他,金毅若也不会知道。

  齐漫最幸福的时刻与他有关,最痛苦的时刻也与他有关。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目标明确,人生道路不会走错一步的人,在遇见你之前,我的人生也的确顺风顺水,什么都在我的计划之内。直到遇见你,我不知道怎么了,像是着了魔,我不知矜持,甚至不是你女朋友就和你发生关系。”

  讲到这里,齐漫都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了,将手放在额头上,只觉得仿佛下一秒记忆又会涌上来。

  似乎拼尽了全力。

  “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是我不能接受我就连让你戴套的资格都没有,我毅然决然毕业就去了H城,想逼自己放弃你,事情发展到那里,我是不是很聪明又很理智?”

  话语中充满了苦笑的意味,齐漫逼着自己转过身看着金毅若,挤出看起来最轻松的笑容。

  “毅若,你那时有没有猜到我去H城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答应了H城那个公司毕业了就去那里工作,而是因为我不想成为迷失自己,最后为了一个男的放弃所有,受尽屈辱,肮脏不堪的人。”

  顿了顿,又苦笑了一下。齐漫继续讲,不顾金毅若让她停止说下去的意思。

  “可是晚了呀,我去H城的时候已经怀孕了,在入职体检之前我有验过,没验出来。之所以验,是我知道有宝宝时不能伤身体,就去验了,完全不知道后面做的X光什么的也会有影响,所以孩子出来时,医生说有脊椎膨出的病,我很久不知道为什么。”

  “想清楚为什么之后我竟然不知道该不该后悔了,如果不是你逼着我打掉他,他带着病来到这个世上人生又会是多么痛苦。”

  看着金毅若惊讶的表情,齐漫的笑似乎自然了许多。

  “医生给我说她有病的时候我就计划着永远不会给你说了。最后检验胎盘,又查出她有急性脐带炎的时候,我又忍不住给你看报告,为什么要给你看,可能只是想听你说点什么,可惜最后什么话也没有。”

  说这些话时,齐漫是一直笑着的,说完时却已经泪如雨下。齐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这些讲出来。

  最痛苦的时刻是医生抱起那个孩子,自己却只能看一眼,因为医院规定流产的人不能看流产的孩子。

  别的宝宝会被医生抱到妈妈身边让妈妈亲一下再睡在妈妈旁边,而齐漫的孩子却只能被医生放进医用袋子里面再去称上称重量。

  齐漫用手去擦眼泪,止不住的眼泪已经靠手无法擦干,因为沉浸在往事之中,齐漫已经无法去抑制泪水流出了。

  这边金毅若看着哭得痛苦的齐漫,走上前将她揽在怀里。

  他无法感受那是一种什么痛苦,猜测她说的人生中心里感觉最痛苦的时刻可能就是她刚刚说的在医院做流产手术时。

  他只比她大两岁,早在四年前,从小到大经历的生死离别就已经让他分不清心底伤心不伤心了。

  齐漫进手术室前一天,在医院对着他读她写给他的朋友圈“祝你想要的永远得不到,得不到的都念念不忘;希望这是你第一个孩子,也是你最后一个孩子;祝你终其一生无人爱,愿你凄苦一生,无后而终。”

  当时他觉得齐漫不可理喻,又觉得诅咒就是笑话,哪里会实现。

  只时讽刺性地笑笑,一脸不屑又快速地说“好的好的”。

  齐漫出院那天,他仔细收拾了一番,去了医院办出院手续,出了医院门,齐漫往东,他往西,路口有个最近的垃圾桶,他扔掉齐漫给他的那几个月里孩子的所有检查报告,意气风发地去苹果专卖店见小茉。

  因为家里准备的让他和齐漫结婚的钱到账,他和几个朋友去商场看手机,当年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国内刚开始卖,买了手机的他自然而然加上了店员小姐小茉的微信,方便售后服务,两个人聊天后才发现两人很有共同话题,看着每天只会和他堵气的齐漫,他更加烦躁。

  出了医院大门,一切事情都解决了,他完全可以去找小茉,不受任何道德谴责。

  这几年他和小茉分手后,和几个女生分分合合,直到去年,他终于和小茉又重新在一起,小茉还怀孕了。

  他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小茉也是他想一直一起走下去的人,齐漫的诅咒似乎从来都不曾应验。

  他兴冲冲地给家里人说女朋友怀孕的事情,表示会在最近几个月结婚,路过不同童装店都会想起他和小茉的孩子。

  令他没想到的是小茉直接一个人去打掉了孩子,问她原因,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句话“我一直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你,直到这个孩子的出现,我才知道是时候做决定了,我很难说服自己和你度过一生。”

  听到这句话,他犹如五雷轰顶,齐漫的诅咒真的应验,他想要的正是他得不到的,得不到的正是他念念不忘的,他的两个孩子都没了。

  “是时候做决定了”这句话自己几年前对齐漫说过。

  说这句话的时候,金毅若是躺在床上和齐漫打电话讲的,他为自己终于下定决心让齐漫去打掉孩子感到一丝放松。

  看见小茉给自己发来的这一段话,他陡然想起齐漫,记忆中已经三年不曾出现的齐漫,当年听到自己放弃她时的感受,会不会和自己此时看见小茉放弃自己时的感受一样,犹如受到锥心之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