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轻者上天堂

第十八章 老鼠儿子会打洞

心轻者上天堂 客惊华 1359 2021-04-23 03:30:13

  吐完后,齐漫拿出手机“那现在就去医院”,“我现在忙”,“管你忙什么,现在就去”。

  齐漫觉得更加反胃。住在束绿蕊家里,束绿蕊几乎每天都要给齐漫洗脑,一会儿是“孩子八个月都可以打的,金毅若不要也没事”,一会儿是“我当时怀着金毅若的时候,吐了四个月,饭都吃不下,就一心想着打掉他,最后还是奶奶劝着说怀下一个还不是又要熬四个月才没打,不是金毅若奶奶,是我奶奶劝我的。”

  她齐漫真是傻,抛夫弃子这种货色的人的儿子能是什么好货色。古人言: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古人也言有其父必有其子,如果金毅若他爸真如金毅若所描述的那样为救人而死,那古人这句话就错了。

  齐漫从酒店门口打车回到束绿蕊家,拿上了以往检查的单子、孕三月时的建卡本子、刚吃了一小袋的药、小乌龟、给金毅若买的杯子、身份证和社保卡去了医院,自助挂号机前,齐漫对金毅若低吼“你离我远点”,她在恶心自己,到此时此刻她还是喜欢站在金毅若旁边。

  见到医生,等着医生做完前一个病人的相关工作后齐漫早已经哭得难以控制自己说话声音,使劲压制哭声后终于表达清楚自己的来意。

  医生表示,如果没有引产证明,引产前的相关检查和住院手续那些是无法办理的,引产手术更不可能做,让弄好引产证明再来,并留下一句话“既然舍不得就不要打”,齐漫也恨自己居无定所、捉襟见肘,一个人让她平安降生的可能性都没有。

  引产证明,没有结婚证,齐漫的户口所在地比较远的城市,也没有人会去帮她办这些事,家人也在其他地方。

  齐漫拿着医生签好的退款证明去医生说的前台退款,这次挂号的钱和预约的孕五月做B超的钱全部如数退还在金毅若账户里了。

  齐漫随便找了一个座位继续思考该怎么办,眼泪如同决堤一般,完全无法控制,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取得引产证明,更不知道医院时没人陪护该怎么办,金毅若准备坐在齐漫旁边座位,齐漫再次低吼“你离我远点”,哪里会恶心一个人恶心到这个程度,不过是她想表达对自己造成此时此刻情境的所有决定的后悔。

  她后悔对金毅若的信任,后悔没有在爸妈上次来S市找她时跟着他们离开,后悔没有在爸妈分析自己可能以后会苦一辈子之后还对金毅若死心塌地死不回头选择相信他,等他娶她,准备和他一起努力跨越重重困难抚养他们的孩子。

  她恨自己没有一点逼数一度认为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更恨自己无能,不能够独自一人就能让自己的宝贝平安降生。

  但是她只恶心三点:一是金毅若永远不承认他在逼她打掉孩子,似乎永远说的都是外界因素迫使,并且说看她自己决定孩子去留,却又不会负责一半接下来的产检和生产和抚养费用,他从来不敢正大光明表达自己这种内心深处最龌蹉的时时刻刻想杀死自己亲手骨肉的愿望;二是他总是说别人总是给他下定义,却永不怀疑那极其准确,更不会去反省前因后果;三是怎么历史这么惊人的相似,金毅若妈妈在金毅若四个月时还想去医院把他打掉,而今天金毅若的孩子四个月被金毅若逼得没有生存机会,三个月时逼那一次已经够让人觉得恶心反呕。

  金毅若不耐烦地问刚刚医生说了什么,齐漫哭到不能说话,很久才勉强讲出医生说没有引产证明手术前的检查都不能做。

  金毅若起身去问护士,过了一小会儿,护士来到齐漫面前见齐漫哭得那么凄惨只得先让金毅若安慰一下齐漫,金毅若表示“没用的”。

  护士抽出自己的纸巾递给齐漫,略微安慰了几句,领齐漫去医生的办公桌前向医生讲最近几天新颁布的引产条文,只要在未婚证明上签字就可以去住院部提交住院申请了。齐漫签了字,女医生在齐漫走出门前说了和之前一样的话:舍不得就别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