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心轻者上天堂

第二十三章 颠覆认知

心轻者上天堂 客惊华 2023 2021-04-29 03:10:54

  回到医院,还在收拾的齐漫被金毅若叫了出去,说束绿蕊来找她了。齐漫不想见,也许是为了金毅若,还是见了。

  与束绿蕊通行的有赵永刚和一名律师。

  束绿蕊看见齐漫出来,迫不及待地给齐漫介绍律师,让齐漫知道此行目的。

  按照律师的意思拿出身份证后,齐漫坐在律师旁边看他写协议。

  “要是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赵永刚往齐漫这个方向走了几步,脚呈外八字型站定,双臂交叉放在胸前,似乎对金毅若碰上这么一个借孩子敲诈金毅若三大三万块的女人感到心疼不已,痛心疾首,用一种足以让金毅若感动不已的义愤填膺的口气发表了他的言论。

  齐漫愤恨自己没有在看见律师那一刻转身就走掉,语调颤抖地说“你少这里说,是让你给钱是咋滴”。

  齐漫有时候挺恨自己气极时慌张不已的表现。

  “我们家毅若是强奸了你还是咋滴”,说完不忘补充:“你说你在我家吃了一个月的饭,是不是我的钱”

  “我那些吃的是喂了狗”,束绿蕊附和道“那不就是喂了狗”,两人声音越吼越高,齐漫生怕值班的护士突然开门训斥别这么大声,要吼出去吼,这里是医院,大半夜的其他人都休息了,齐漫为自己此时此刻跟着他们一起丢人感到脸红脑涨,只想到一句人不要脸鬼都害怕的话。

  当值班护士真出来好几次制止他们大声喧哗后,齐漫开始静静看着他们表演了。

  不是不会回,真有他们那种脸皮就可以讽刺道“吃的都是些啥玩意儿,喂狗那狗还不一定吃,一个月吃没吃到你家一斤肉,吃没吃过你家一个鸡蛋,在你家吃还不是因为金毅若一无是处,但凡他还有点用会在你家吃,赵永刚。”

  可是齐漫终究不是束绿蕊和赵永刚,齐漫的父母亲在前天晚上还一再嘱咐要尊敬束绿蕊和赵永刚,不管和金毅若变成啥样也得尊敬长辈。

  齐漫没有将这种回复说出口,这一晚上齐漫开始憎恨自己这二十几年的所有习惯,对方是一对对着怀孕四个月的孕妇说强奸的近五十岁的男女,“尊敬”一词他们配吗?强奸的话,他的继子也是那个强奸犯。

  齐漫见过不下十个农村的泼妇和只知道欺负老婆孩子的男人,她能和那些人都保持良好的关系,他们见到谁都不打招呼却还能和齐漫笑嘻嘻地谈论风生,齐漫看过不下50部家庭剧,里面毁三观的父母和子女比比皆是。

  但是!今日眼前的三个男女还是实打实地颠覆了她二十二年的认知

  齐漫突然想明白了:“的确束绿蕊有金毅若这样子的儿子并没有倒八辈子霉,金毅若又没有像束绿蕊朋友的儿子那样逼着无数的女人去打胎,还很善良地答应敲诈他的女人引产出院后给她三万块呢,以德报怨,大概她甚至可以引以为豪了,就如同她之前说的那样:她善良地收留了齐漫,如果是她其他朋友、陌生人发生这种事她也会收留。多么善良的母子!又是多么像的母子!而打胎事情金毅若去找他妈妈商量的话,又给了他妈表现对金毅若的关心的机会,安慰他敲诈他的女人不用有任何留恋,给了钱就没有一丝一毫对不起她,孩子八个月都可以打,这才四个月有啥,反正都会再有,这个城市市区里面的人还怕找不到更好的。给了赵永刚表现对金毅若的所有所作所为站队的机会。给了金毅若捡起本就已经不存在的脸的机会,模糊谁是最直接的刽子手”。

  “说不定下次饭桌上进行讨论,‘搞不好那个孩子还不是你的,是个女人也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怎么办,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钱,话都没为自己的孩子说一句,是不是打过很多次胎。说不定她就等着这一天呢,结婚了就拿不了钱’,‘我们家毅若就是心太好,又不是他强奸她的,出了手术钱都不错了,还敲诈三万块,买个热水瓶那些还想让他付钱,装模作样说不想去医院了,这不是拿到一万二就马上去做手术了吗?算了,这种人我们不想招惹,三万块都够她们一家花很久了,她们乡下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我们家毅若从小就是老实的那个,也是最善良、心最好的那个,说三万块就真给她了’,此种类似的话不知道以后从他们两个人谁的嘴里讲出,也不知道会不会在金毅若面前讲出。”

  律师将协议内容大致列出,那对夫妇迫不及待地让律师加一句“女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再次骚扰男方”。

  齐漫没有和他们争吵,只是让律师把“再次”两个字去掉。

  啥都不说,只愿他们有点逼数今天就开始祈祷,他们女儿以后千万不要碰见自己的同类人。

  金毅若疑惑地指出为什么现在就要给12000元,律师回答是需要这样的,齐漫早已经疲累,要不是早已经被他们颠覆认知,她可能就要讽刺金毅若咋不说“这和订金有什么关系,两者能一样吗?”了。!

  齐漫对金毅若说:“把你要照顾我写上。”,“我为什么要照顾你”,“你忘了你微信上说的了是吧?”,“现在不算数了行吧”。

  此时金毅若已经离开椅子,同那对夫妇站在一起,睥睨着齐漫,三人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否认他曾经做出的承诺,并有脸大声争执。架势看起来并不只是束绿蕊和赵永刚要找她,齐漫知道是金毅若把他们两人叫过来。

  齐漫不回答,抛开齐漫此时此刻对他们的意见,齐漫也能保证金毅若和那对夫妇不要脸的程度为齐漫人生所见最高,可以和他们脸皮厚度一较高下的人也仅仅是传说,齐漫姐姐打断那一家人闹哄哄的盘算“别吵了,由你来照顾我们也不放心。”

  律师瞄了一眼金毅若,似乎在看一个笑话。但是职业素养让他的眼神一扫而过。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