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村花小妻凶又甜

村花小妻凶又甜

花间妖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3-15上架
  • 56078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借钱

村花小妻凶又甜 花间妖 3306 2020-03-15 02:53:41

  意识恢复的时候,徐洲只觉着头疼的厉害,而耳旁各种尖利的声音更是加剧了这种痛感,觉着脑袋都要炸了一样!

  “别吵了!”徐洲不耐烦的喊了一声,这才皱着眉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被眼前这一幕吓到失魂。

  不是孤单冷冽的病房,不是光洁的天花板,不是平坦光滑的地砖,更不是满室刺鼻的消毒水味儿。

  简陋的砖瓦房,凹凸不平的地面,又脏又破到能直接扔到垃圾堆的家具,还有……还有年轻了几十岁的……父老……“妈?”

  徐洲在认出眼前的人之后,原本漂亮的桃花眼瞬间瞪大到了极致,还不等他问到底怎么回事儿,整个人已经被搂进了老妈的怀里,一张脸正好埋在老妈的胸前,徐洲哪里还顾得上想东想西,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正要挣扎,却听见老妈心疼的哭号,顿时僵住了动作。

  “儿啊,你可吓死妈了,妈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爸可怎么办?”

  徐洲听了心酸,他爸妈有四女一子,虽然没有虐待过四个女儿,可确实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的他身上,偏他没用,一直让他们失望,等他终于有能力的时候,老两口早就……

  正难受的徐洲,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又傻了,他爸妈去世都几十年了,所以,他最终也没熬过去,死在了医院,却在地府和爸妈团聚了?

  “快别哭了,他婶子,徐洲就是被门槛绊了一下,没那么严重!”

  “李莲花你放屁,我告诉你,我儿子没什么事儿什么都好说,我儿子要是有啥,我跟你拼命!”

  就在徐洲踌躇到底该如何看待死亡这件事儿的时候,他妈已经放开了他,架势全开的跟人吵架去了。

  “周红梅,你不要得寸进尺!”周红梅厉害,李莲花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就杠了回来。

  “今儿个我闺女定亲,谁喊你儿子过来的?差点毁了我闺女订亲礼,我没跟他计较那是看在大家同村的份上,他自己睁眼瞎,那么高的门槛看不见,你怪的着我头上?就算你家男人是大队书记,你也别想欺负人!今儿告诉你,我李莲花还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主儿!”

  “我呸!你家闺女要不是……”

  “妈!”

  坐在地上的徐洲看着眼前的人,有印象的,没印象的,愣怔了许久,终于弄清楚了现状,李莲花的女儿也就是林宝珠订亲那天,他是匆匆的跑过来,对着林宝珠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就算她嫁人了,他也是她一辈子的后盾!十八岁的他,冲动,盲目且执拗,也因此,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所以,他没死,而是回到了过去?

  周红梅的反击,在听到儿子的喊声之后,瞬间溃散,顾不上和李莲花争吵,快步跑回徐洲的身旁,又是心疼,又是怒其不争。“你现在还要护着她?她就是个……”

  徐洲冲他妈微微一笑,这才借着他妈的搀扶站起来,转头,看着站在一旁哭的梨花带雨的人,上辈子,他就是被她的这副模样奴役了半辈子,若不是她给他致命一击,他可能还会这般继续下去。

  这样一想,他忽然有些庆幸,庆幸她的背叛。

  “那个……我刚刚就说笑来着,你别当真!”

  “什么?”

  林宝珠,今天订亲的女主角,从始至终,她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受害者的一方,偏他傻,真信了她的话,以为她这场订亲只是因为被逼无奈。

  “我说,刚刚我就说笑来着,你可千万别当真!”不会非你不娶,也不会再是你的后盾。

  上辈子的遭遇,也是他咎由自取,十八岁冲动盲目情有可原,可几十岁的人还能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那就是他自己蠢了。

  所以,报复什么的,没有,他只希望,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

  林宝珠的脸色,再听到徐洲干脆的确认之后,瞬间变得煞白,然而,她到底没忘了自己的对象就在旁边,原本因为徐洲的出现和表白就已经脸色不好了,她若是再表现出半点不对劲儿,今天这订婚宴也就继续不下去了。

  “呵呵呵……我怎么会当真?我一开始就知道你跟我闹着玩儿的!”林宝珠努力让自己笑的自然一些,没人见到,她放在身侧的手,早已紧紧握了起来。

  她是对徐洲有好感的,徐洲家境不错,人又长得好看,对她还好,如果没有赵卫东,徐洲绝对是丈夫的上上之选,可她二姑给她介绍了家在镇里的赵卫东,虽然比她大了八九岁,且不如徐洲长得好看。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的心一下子就偏了,谁想整天面对那些干不完的农活?谁不想去城里过好日子当官太太?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没错,却不敢这么直截了当的告诉徐洲,便把锅甩到了爸妈的头上。

  没想到,徐洲不仅没生气,反而对她更好了,有什么好吃的都偷偷塞给她,今天,徐洲来这一出,她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心底隐隐有些欢喜,她有一个体面的丈夫,还有一个死心塌地对她好的男人,哪个女人有她的能耐?

  林宝珠长得好看,一双杏眸顾盼生辉,莹莹一点泪光就是最大的武器,在赵卫东面前,那就是无辜的表现,在徐洲的面前,那就是隐忍委屈,可不就把两个男人的心抓的牢牢地?

  只是,她不懂,为什么只是摔了一跤,徐洲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样一说,岂不是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的脸?

  “妈,我们回家吧!”徐洲不管她思绪是不是有万千变化,说了自己该说的话,便挽着周红梅的手臂往外走。

  周红梅本来打算好好骂一骂水性杨花的林宝珠,见儿子悔悟了一样,哪里还顾得上她?巴不得儿子跟她断的干干净净才好,又怎么会往儿子头上扒拉屎盆子?

  “走,咱回家!”

  周红梅的心情很好,当然,如果能忽略儿子头上那一坨血肉模糊的伤口的话就更好了。

  刚出院子,徐洲的脚步就停下了,目光落在不远处正在忙碌的人身上。

  “走走走,赶紧回家把你头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周红梅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去,眼神立刻变了,二话不说,拉着儿子就走。

  “妈,你等等,我有话要……”

  “说什么说?赶紧跟我回家,以后,你再敢跟林家的人牵扯到一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周红梅根本不给儿子把话说全的机会,拽着儿子就走,在她的眼中,这林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老的老的不讲理,小的小的不要脸面,想要过安生日子,就得离这家人远一点。

  “妈,妈,你别着急,我是真有事儿!”徐洲好不容易才挣脱老妈的桎梏,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妈,“我真有事儿,不乱来,就说几句话,你在这里等我,我保证说几句话就来!”

  “……”周红梅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的不情愿,相比于林宝珠,她更不愿意儿子跟这一个扯在一起,可她也知道儿子的脾气,迟疑了一会儿,到底还是妥协了,“那你去吧,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快去快回!”

  徐洲对着周红梅灿烂一笑,这才顶着脑门上的伤口一步一步向另外一边正在忙碌的身影走去。

  林宝秀,那个他临死之前唯一对他好的人!喜欢他喜欢了一辈子的人!

  这会儿的徐洲心情很复杂,按理说,就凭人家上辈子对满身狼狈的他不离不弃,他就该以身相许了了她一生的夙愿,可……可重来一回,他再不愿像上辈子一样,草草以对自己的婚姻,所以,他决定,除了让他娶她之外,他可以满足她一个愿望,哪怕保她一世无忧。

  “林宝秀!”

  正在切猪草的姑娘,听到这一声叫喊,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大男孩。

  徐洲也在看着她,十六岁的林宝秀,消瘦,面色苍白,却难掩她精美的五官,可这样的一张脸,不仅没有给她带来半点荣耀,反而成了她的灾难。

  “有什么事儿吗?”女孩的声音,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显得略微沙哑。

  徐洲看着她的目光,空洞,茫然,不见半点生气,徐洲想起上辈子自己最后的日子,那个雍容大气满身富贵的女人,怎么都没有办法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林宝秀,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儿或者想要的东西?你说,我都帮你!”在林宝秀的面前到蹲了下来,徐洲语气轻轻却万分坚定的说道,说完,想起上辈子她那么喜欢自己,又连忙补充了一句:“除了让我跟你结婚!”

  林宝秀:“……”

  见她呆呆地看着自己不说话,徐洲还以为她太惊喜了忘了说话,连忙笑着补充,“你放心大胆的说,除了天上的太阳……”

  “那能借我五百块钱吗?”林宝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笑和发自内心的笑又有些不同,仔细瞧着,就能发现她眼中的自嘲,可见,她并不相信徐洲说的话。

  “哎哟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荡妇的闺女勾搭人的本事也一流!”

  “五百块?怕不是得失心疯了!”

  徐洲正想着这丫头咋滴这么傻,他的承诺啊,多宝贵?她却用来向他借五百块钱!

  然而,还没等他说话,耳边就传来一阵你争我抢的污言秽语。

  徐洲皱眉,回头,就看见之前在林宝珠家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这会儿正对着林宝秀指指点点。

  “宝秀,你不要跟徐洲开玩笑!”今日的主角林宝珠皱着眉头对着切猪草的林宝秀说道。

花间妖

花花新文,先占个坑,四月初开始更新,喊了好多年存稿,终于实现了一回,所以姐妹们不用担心更新哈!   (封面是好友帮忙制作,底图没有得到作者大大授权,介意会删!)   新文求收求评求抱抱,占坑期间花花会加油码字的,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