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农女帝

第二回:得神秘空间

神农女帝 贰困 3759 2020-03-16 22:56:51

  怎么办?这些黑衣人好像就是冲着她来的,而且这个领头的黑衣人好像很强大,翻手间就可以让人消失。她要是被发现,肯定命都没了。

  她虽然震惊于眼前这超出她认知的一切,不代表她想要就此丢了性命啊!

  怎么办?

  凤卿见黑衣人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藤曼,吓得都已经忘了呼吸。

  要是可以在他们面前消失就好了!

  想到这,凤卿的身影突然,凭空就消失在了山洞中......

  而头戴帷帽的黑衣人,撩开了藤曼,感知到了让她熟悉的冰系灵力,分明就是霖奴所留。偏偏小山洞中空无一人,又似乎有人在此躲藏过。黑衣人帷帽中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深思,终于冷哼一声放下了藤曼。

  “她就在这附近,找到她!”

  “是!”

  周围的黑衣人附和道,当即更认真地搜索了起来。

  .......

  凤卿感觉她又在做梦了。

  此时她正站着漂浮在一片似湖似海的水面上,而她不远处,像电影播放一般,各种各样的片段循环播放着。

  她有些茫然又惊异地看去,这些片段中,皆是一个叫凤卿的小女娃与一个叫阿霖的人的生活片段。

  凤卿看那叫阿霖之人,分明就是之前拿了木盒给她,又被黑衣人化成冰雕的那个妇人。

  而画面中的小凤卿,长相与原本的她竟然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她因先天不足,脸色长期呈现苍白青黄之色,根本不似这片段中的小凤卿明媚好看,五官精致得好似洋娃娃一般。

  画面中的小凤卿不止是和她长得像,连生日都一样是在7月11日。

  凤卿满脑子疑问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片段一中的小凤卿还是一个小小的婴孩,在很是年轻的阿霖的怀抱中甜甜地笑着喊“娘亲,娘.....娘亲......”。

  阿霖穿着粗布衣裳,长相极为清秀,也满目慈爱地看着凤卿,将凤卿放在嘴里的小肉爪拿了下来。

  “阿卿,我不是你娘亲,我是阿霖,你叫我阿霖,来,阿.....霖.....阿....霖。”

  “阿.....娘.....阿...娘....”

  “不是阿娘,是阿霖,阿....霖......”

  然后另一个片段中,凤卿三四岁左右,阿霖带着凤卿在搬了多次家后,搬到了一家豪富家旁边。阿霖白天去豪富家做工,便将凤卿托给隔壁的大娘帮忙看着。

  小凤卿摇晃着小身子要跟邻居家的小朋友们一起玩,却被小朋友一把推到了地上。

  “我们才不要跟没爹的孩子一起玩!”

  “就是!娘说没爹的孩子就是野种,我们不跟野种玩!”

  “你走开!”

  “走开!”

  .......

  几个小朋友呵斥着小凤卿,其中有两个胆子大些的孩童,还捡了地上的小石头丢到凤卿身上、脸上,砸得小凤卿一脸脏污红肿。

  小凤卿只瞪着眼睛,眼中噙着泪泡,却瘪着嘴不肯掉下来。

  正巧阿霖下工回来,连忙赶走了一帮小朋友,很是心疼地把凤卿从地上抱了起来,扑拉完凤卿身上的尘土,两只眼睛通红地拿着手绢给凤卿擦脸。

  “阿卿,你别听他们胡说,阿卿是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小凤卿终于没忍住,呜哇一声扑在阿霖怀中大哭了起来。

  片段转换中,小凤卿又渐渐长大了,似乎已经是七八岁的模样,小脸白皙光滑,五官精致好看。而画面中的阿霖与小凤卿又搬了好多次家。

  阿霖白日需要帮隔壁的大娘浆洗衣物,晚上点了灯,就会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凤卿识字、写字。虽然阿霖做工辛苦,自己穿着粗布衣裳还打着小布丁,给小凤卿穿的却是难得的绸丝衣裳,完全不像一个寻常百姓的打扮。

  而白日,阿霖也再也不让凤卿出门了。

  “阿卿,今日你可有行筑灵之法?”

  小凤卿放下手里的笔,乖乖点了点头。

  “阿霖,为何我每日都要行筑灵之术,明明我根本无法筑灵阿。”

  阿霖听到这句话,放下手中的针线,跪坐在凤卿旁边,一脸庄重严肃地看着小凤卿。

  “阿卿,你要记住。你一定要筑灵,你必须筑灵,只要不放弃你就一定可以筑灵的。只要你一天不筑灵,就一日不能停止行筑灵之术,记住了吗?”

  “好,我知道了。”凤卿虽然不解,却也乖乖应下。

  阿霖见此,脸上带着一抹安慰的笑容,让凤卿乖乖盘膝做好,手中凝出白色带着雪花纹样的光芒,沿着凤卿的全身游走着。

  良久之后,阿霖脸色发白,额头微微渗出汗水,收回了白色光芒,眼中满是绝望,只是抬头看着小凤卿看向她的关心的目光,才又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

  凤卿看完了所有的片段,然后就看到眼前的片段纷纷变形,汇聚出一个带着五色光晕透明的小凤卿,就那么站在了凤卿面前。

  这.....又是什么意思?

  凤卿只见透明的小凤卿似乎对着她笑了一下,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凤卿有些恍惚,也本能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一看,她的手竟然也是透明的,并且也是散发着五色的光晕。

  然后一阵白光闪过,凤卿只觉得眼前一花。

  再睁开眼,凤卿感觉浑身都很舒服,甚至似乎灵魂深处仿佛突然圆满了起来。

  没有了让她几乎要晕厥过去的疼痛感,也没有了轻飘飘好似不是实物一般的不确定感。只觉得全身泛轻,舒坦得她都想呻吟一声。

  睁开眼,已经不是在憋闷的山洞里,而是在一片雾蒙蒙的空间里。入眼可看的大小大概一亩地左右,空荡荡的,地上只长满了青草,而青草地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水洼。

  凤卿走到水洼边一看,水洼自己慢慢流动着,像活了一般,还有一丝丝雾状的气体从水洼中飘散而出,向着空间四处而去,循环不绝。这些雾状的气体也慢慢渗入凤卿体内,凤卿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舒坦得四肢都麻麻的。

  凤卿蹲坐在水洼边,觉得这水洼很是神奇,刚想伸手去探探水洼,却看见水洼映出一张陌生却又有点熟悉的小脸,瞬间愣住了。

  这是水中照映的分明是小凤卿的脸,8岁的小凤卿,刚刚她看到的那么多的片段中的主角,小凤卿。虽然小凤卿只有八岁,却眉眼精致,一双眼睛似会说话一般灵动。和总是脸色苍白,毫无人色的她完全不一样。

  凤卿愣愣地坐在了地上,回想着一切。

  若是她没记错,她应该是在去出国旅游的飞机上,时间是2014年7月14日。当时,飞机似乎是遇到了强烈气流,然后她就.....

  凤卿想起当时她漂浮起来,然后看着原本的自己还在座位上的画面,瞪大了眼睛。

  所以她,死了?然后灵魂出窍了?当时在飞机上那个奇怪的画面就是她灵魂飞起来了看到了她自己的身体?

  是啊,以她那么虚弱的身体情况,在那么剧烈的飞机动荡下,应该是活不下来的。后来她似乎好像是被吸入了什么空间缝隙中,就再也不记得事情了。

  然后再醒来她就变成了八岁的小凤卿。

  那她漂浮在湖泊一样的水面上的画面又是什么?

  对,那是小凤卿的记忆。

  生活在这里的小凤卿的记忆!难怪最后那些记忆化为了小凤卿的模样,应该就是小凤卿的灵魂了。

  然后小凤卿的灵魂和她的灵魂合为一体了?!

  那为什么醒来的是她的灵魂,而不是小凤卿?小凤卿的灵魂哪里去了?!

  凤卿突然想起,在那个小小的山洞中,自己曾血流满面,后脑勺一直剧痛的情况。伸手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凤卿不禁又一阵惊疑。此时的她,后脑勺已经没有了那个巨大的鼓包,她身上除了血,竟然一点伤口也没有了。

  凤卿努力回想了一下,在属于小凤卿的记忆中,成功找到了关于这一段受伤的片段。

  片段中,是小凤卿与阿霖两人被一个黑衣人发现踪迹,黑衣人在掐裂一块玉诀后和阿霖打斗了起来,两人也正是在打斗中伤了小凤卿的后脑勺。

  而后小凤卿就昏迷不醒了。

  凤卿猜想之后应该是阿霖背着小凤卿一路逃跑,最终逃到了她醒来之后的那片山林中。

  当时的小凤卿应该是受重伤的,也就是她接手的这具身体原本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

  凤卿想起之前她摸到的那满手血,以她药剂师所掌握的常识来看,恐怕原本的小凤卿早已经流血过多而亡了。

  如果小凤卿已经死了.....

  那就是21世纪的她因为飞机事故死亡了,灵魂进入了因重击后脑勺,流血过多而亡的小凤卿身上,并且她还得到了小凤卿的所有记忆,成为了现在的小凤卿?!

  可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飞机上那么多人,就只有她的灵魂飞了起来?而且就这么巧,这个身体也叫凤卿,且与她长的如此相像,连生日都是一样是在7月11日!

  难道只是因为他们长得像,且生日名字都一样她的灵魂才会被吸引到小凤卿的身上?

  凤卿只觉得她真的无法想明白这一切。她总觉得她会在小凤卿身上重新醒来,绝对不是意外,绝对是有什么她现在无法得知的联系。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8岁的小凤卿,凤卿心里也有些庆幸自己还能继续活着。在她看来,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又想起她身上的伤似乎一瞬间不翼而飞,只剩下一身血迹的事情。还有她刚刚不是在山洞中吗?不是快被那个戴帷帽的黑衣人发现了吗?怎么突然又变成在这个地方了?

  凤卿看着四周雾蒙蒙的一片,还有脚下这一个小小的水洼,和一片青翠的草地,不过一亩大小,却充斥着让她浑身舒服的空气。凤卿站起来走到边缘,在最靠近浓厚雾气的部分,伸出手想要触摸浓雾,却见她的手伸到浓雾之前,仿佛就被一层透明罩子隔离一般,再也伸不出去。

  换了各个位置都尝试了一遍,确定这浓雾真的是看得到碰不到之后,凤卿虽然还是觉得浓雾之后肯定还有东西,却也因为没有办法只能放弃回到了水洼边。

  凤卿见周围实在是没有什么异常,叹了口气坐回了草地上,努力回想进入这个神秘空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霖给了她一个木盒,然后她打翻了木盒,看到了一颗五彩的石头。

  凤卿转头看到了在水洼旁静静呆着的木盒,见到木盒没有丢,随着她一起来到了这个空间,就继续回想着。

  后来她捡起石头的时候,石头就化成一道光钻进了她的眉心不见了。然后阿霖被.....

  想到这,凤卿觉得胸口又是涌起一阵细密的痛感,直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了过来。

  看来,小凤卿与阿霖的感情真的很好,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凤卿自己是在孤儿院摸爬滚打,好不容易长大的,虽然没经历过父母之爱,却也曾经渴望过,自然也能理解小凤卿与阿霖之间的感情确实已经是比亲人还亲了。

  凤卿缓了过来,尽量控制着情绪继续回想当时的事情。

  阿霖之后,就是那带着斗笠的黑衣人靠近她,她实在害怕就.....

  对,她想着自己能消失就好了!

  所以是她的脑中出现想要消失这个想法,她就从山洞中消失,来到了这个神秘空间吗?!

  那她要出去呢?

  一想到这,凤卿只觉得眼前一晃,又出现在了那被藤蔓围绕的山洞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