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农女帝

第三回:少年秦七

神农女帝 贰困 5937 2020-03-17 20:33:19

  凤卿震惊地看着打到她脸上的藤曼。

  原来是这洞中阿霖所设的罩子已经消失,藤曼就自然而然盖了下来。凤卿三两下拨开藤曼走了出去,放眼望去,这山林中似乎已经没有那些黑衣人的踪迹了。

  凤卿站在藤曼掩盖下的小山洞前,看了看周围,确定周边已经没有了黑衣人的踪迹,才皱着眉看着自己小小的身体。

  所以刚刚她只是念头闪了一下就出来了?

  那如果她又想进去呢?

  这个念头一闪过,凤卿又回到了一亩草地的水洼边。

  凤卿只觉得太神奇。

  这个空间分明就是她一个念头就可以随意进出的。

  那这个空间是怎么来的?又在她身上哪个地方?

  凤卿在小凤卿的记忆中翻找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关于任何这个神秘空间的信息。而原本在21世纪的她也根本没有出现过这个神秘空间,所以她基本可以确定这空间就是在小凤卿死亡后,她进入这具身体才出现的。

  那就只有......

  凤卿突然想起那颗在她手中消失,化为一道流光钻入她眉心的五彩石。

  这神秘空间难道就是那颗五彩石所化?

  那五彩石为什么会这样呢?

  凤卿又开始翻找原本小凤卿的记忆。

  原来这片大陆名为天龙大陆,是一片灵修者至上的大陆。

  在这天龙大陆上,不仅有能吸收天地灵气化为自身灵力的灵修者,还有众多灵兽,以及能发挥各种功效的神奇灵器,还有灵丹、灵药材、灵阵等等。

  凤卿看了这些,就觉得那颗五彩石就是这种特殊的灵器,具体是什么品阶、什么功效的灵器,怕是需要她再研究研究。

  凤卿突然想起原本的她在那个世界中经常做的梦,一个长相很美的女人在空中握着一个五色石头的梦!

  这个梦她从小就经常做,她以为只是单纯的梦,从来不曾多想。可是此时,她想起那颗曾经在她手中消失的五彩石......分明就与那个绝美女人手中的石头一般都是五色的!

  凤卿觉得她还需要好好捋捋脑子里混乱的的一切,她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去一一解开了。

  她几乎可以肯定,她会来到这个天龙大陆,会成为现在的小凤卿一定不是偶然!

  只是此地,明显不是捋清一切问题的好地方。

  凤卿从思绪中走了出来,往前走,向着阿霖化成冰块消失的地方而去。

  这一片空地是打斗最惨烈的中心地带,中心地带的大片血污旁有一块小小的破布料和一些奇怪的冰块。

  破布明显是在打斗中阿霖的衣服上面掉落的,而那些经久不化的冰块上面还散发着丝丝雾气,显然就是冻住阿霖的那些冰块。而地上已经开始干涸的血迹,显然就是阿霖了.....

  想来是她在神秘空间中耽误了很长时间,现在出来,阿霖的血都已经与土地融为一体,已然干涸了。

  而阿霖一个大活人,竟然,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就这么化成了血水,消失于这一方草地之上。

  凤卿捡起那块小破布块,眼泪终于是无法控制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那些黑衣人,分明就是灵修者。阿霖也是灵修者,可是那些人随便一个人都和阿霖差不多一样厉害,那么多人显然阿霖是没办法对抗的,特别是最后出现的那个带帷帽的黑衣人,明显就比阿霖强了特别多。阿霖带着她已经无路可逃,才会把她藏起来,自己去赴死。

  这些黑衣人究竟是什么人,从小就追杀得阿霖带着凤卿不断搬家、躲躲藏藏,不管怎么躲都躲不掉!

  究竟是为什么!

  小凤卿会这么伤心,是因为在她的心中,阿霖已经是母亲一般的存在了。阿霖这么多年对小凤卿,绝对是不能再更好了。就算在凤卿这个成熟的灵魂看来,阿霖对待小凤卿太过小心翼翼,甚至带着一丝尊重,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母亲对待孩子该有的态度,可是凤卿依然不能否认阿霖对小凤卿的重要性......

  “我既然替你活着,就会为你们报仇。小凤卿,我们一起把追杀你们的人统统找出来,把杀害阿霖的人找出来,为阿霖报仇好不好?”

  凤卿口中喃喃自语道。只是她的话刚说出来,就感觉胸口一轻,仿佛找到了动力一般,突然灵台清明了起来,仿佛属于小凤卿的灵魂也在无声支持一般。

  见此,凤卿慢慢朝着地上已经渗进土地与草地融为一体的血水处,磕了一个头,才缓缓站了起来。

  “你放心,我说到一定做到。”

  凤卿晶亮的黑眸中满是坚定。

  在她心里,阿霖宁愿用自己的命换她一丝生机,那她就更没有理由不好好活下去,她必须更好地保护好自己,才对得起阿霖。

  阿霖既然给了她“药王令”又让她去药王谷,那这药王谷与“药王令”一定和她有关系,说不定是可以保护她所在。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也只能如阿霖所说的去药王谷了......

  有个目标比什么都好。

  “你是何人?”

  一声清亮好听的男声传来,凤卿抬头望去。

  来人约莫十三四岁,身形瘦长,一身蓝衣滚金边,气质清贵非常。少年以玉簪束发,五官精致好看得不像凡间之人,眉目如画、一双黑眸似深海汪洋。

  而此时蓝衣少年正站在十来米之外,眉眼淡淡地看着她。

  凤卿做为一个颜控,一看这少年的容貌气质,不禁联想到,过几年,眼前的少年成年后该是如何迷倒万千少女。

  “你是何人?”

  看凤卿没有回答,蓝衣少年又问了一遍,只是这一次眉间多了两分凉意,似是不耐。

  “不好意思,我迷路了。”

  回想了下追杀她的人都是电视中常出现的黑衣蒙面打扮,眼前这少年明显不是,应该不是同一批人。她也刚好不知道怎么走出这片山林,看这少年的表情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凤卿觉得让这蓝衣少年带她出山林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蓝衣少年将四周打量了一遍,目光在凤卿脚下那片血污上顿了几秒,随即又把目光转移到凤卿身上。可能是看凤卿年纪实在是小,身上又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虽然有些疑惑凤卿满脸满身的血渍污渍,却也把凤卿归类进无害的普通人。

  “跟我来。”

  说着蓝衣少年转身就走,似乎很不耐周围凌乱脏污的场面,皱着眉一步也不肯靠近。

  被盯着看的那一会,凤卿竟然有种如芒刺背的感觉。只是一个十三四的普通少年就有这么可怕的眼神么......

  凤卿把心底的谨慎小心提了起来,小心跟了上去。

  跟着蓝衣少年走了大概两刻钟,兜兜转转,走得凤卿都迷糊了,就看到了一扇高大的门,上面金灿灿地写着“秦王别院”,字体刚正威武很是霸气。门边,两个做简单侍卫打扮的高大男子看见蓝衣少年就跪拜了下来。

  “七爷!”

  秦王别院?王爷?

  “带她梳洗下,再来见我。

  蓝衣少年只是轻轻挥了挥手,把凤卿丢给两个侍卫又向前大步走去。

  秦武与秦力直起身面面相觑,睁着眼睛看着还不到他们腰窝高的凤卿。

  七爷不是在后山修炼吗?怎么就带回了一个小姑娘?还是一个毫无灵力的小姑娘......

  秦力和秦武眼神交接了几个回合,终于是作为弟弟的秦力败下阵来,接管了眼前这个小丫头。

  秦王别院一向只有秦王一人居住,秦王好清静,不爱他人近身伺候,所以别院里除了烧火丫头基本都是侍卫。

  秦力好不容易从烧火丫头那边拿了一套粗布衣裳给凤卿替换,才带着梳洗干净的凤卿穿过长长的回廊,找到在书房正自己一个人执黑子下棋的少年,少年的一身蓝衣也换成了休闲款式的白衣。

  “七爷。人带来了。”

  正低头看着自己左手手腕内测发呆的凤卿听到这句话才抬起头来。

  “嗯。”

  秦力行了礼留下凤卿,自己脚步轻盈地退出了书房,还顺手轻手轻脚地把书房的门带上。

  临关上门,秦力还怜悯地看了眼凤卿。

  可怜的小丫头,才这么点就要面对他们这个可怕高深的主子,希望这个小丫头不会被吓哭了......

  “啪嗒。”

  黑子落下。白衣少年又伸手执起白色的棋子,神情专注地盯着棋盘。

  见少年好像很专心下棋,没有空搭理自己,凤卿觉得自己不能轻易打扰认真思考的眼前人。见一旁不远处有空的椅子、茶几上还有看起来很美味的糕点,凤卿瞄了少年一眼,揉了揉已经瘪到底的肚子,自己走到距离糕点最近的一张椅子前爬上去、坐下,顺手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嗯!这个大陆的糕点很好吃呀!

  凤卿满足地眯起眼睛。

  饥肠辘辘的时候吃上这样好吃的东西真的是很幸福阿。

  这一天她这具身体又是流血受伤、又是大幅度情绪起伏,要不是这身体底子实在不错,怕她早就撑不住了。

  现在还能吃点东西,她就绝对不会让自己饿着肚子的。

  这是来自原本很是珍惜自己身体的,她的习惯。谁让她原本身体真的太弱了,如果不小心一些,怕是都活不了多大。

  凤卿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看着自己左手的手腕,不多时一盘糕点就见了底。

  凤卿刚刚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左手腕多了一个五彩颜色的花纹,似一朵花又似什么图腾很是繁复,图案不大,大概大拇指指盖大小。凤卿搜索了一下记忆,原本是没有的。她思前想后觉得应该是那颗五彩的石头被她滴血认主之后,化作她身体一部分后留下的印记。

  就是不知道这个五彩石是什么来历......这样化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应该是好的事情吧,不然她也不会从空间出来后身上的伤就都好了。

  还有那个盒子里的东西,能让阿霖在临死之前郑重交代的东西一定不是一般的东西。

  想到这里,凤卿撸了撸袖口挡住手腕内侧。

  而另一边,虽然一直看似在认真下棋的白衣少年秦沐风,却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凤卿身上。在注意到凤卿竟然在他的刻意忽视下,很是闲适地吃起糕点,还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着,秦沐风才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放下手中的棋子。

  普通小丫头会如此大胆?

  “你下完棋了?”

  见秦沐风放下棋子看向自己,凤卿赶紧在桌子上拿了一个空着的杯子倒了满满一杯茶,再小心地从椅子上爬下来。

  小胳膊小腿上下个椅子真的是不方便!看来她要好好熟悉一下。

  凤卿吐槽了一声,捧着茶放到秦沐风面前放下,看了眼棋局,觉得她真的看不懂后,才爬到秦沐风的另一边坐下。

  “看你很认真在下棋,我就没好意思打扰你。”

  不好意思?秦沐风抬眼看了看凤卿。

  “咳咳。”凤卿刻意忽视秦沐风眼里怀疑“谢谢你带我走出林子,还有谢谢你家的糕点。我实在太饿了,就自己拿来吃了。”

  凤卿想起了什么,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布袋。

  再从小布袋里拿出一块小银子看了看,又从布袋里掏出最大的一块银子,将一大一小两块银子放到秦沐风跟前。

  这个小布袋是阿霖长期给凤卿准备的,以应不时之需。想来阿霖一早就想到会有这样一天了......

  想到这,凤卿本能地又红了眼眶。

  “我可以给你银子,当是买这个糕点,还有我身上的衣服。这些够吗?不够的话我以后再还你......剩下的这些我还要留着用,不能全给你。”

  她不是很懂这个时空的物价,一盘糕点加一身干净的衣服也不知道多少钱。她初来乍到的,小胳膊小腿也没办法赚什么钱,是必须要留一些小钱备着的。不然别说按照阿霖所说得去找什么药王谷了,恐怕不出三日就饿死街头了。

  在秦沐风的眼里就是另一番景象了。眼前小胳膊小腿的女孩子,五官精致,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依然觉得小丫头的脸蛋白净如玉,可是偏偏红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在自己的小钱袋里万分不舍地掏着银钱,可怜兮兮地递到自己跟前。

  不知道真的以为他秦沐风为了一盘糕点欺负眼前的小丫头呢。

  秦沐风突然自己的太阳穴有些突突。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银钱便可以不用给我。”

  “什么问题?”

  凤卿有些意外,这少年不仅气势眼神不一般,似乎还很有心眼,要是她真的是个八岁的小孩子怕是真的会被诓得什么都说了。

  “你叫什么名字?”

  “阿卿,大家都唤我阿卿。”

  “你为何会一个人在林子里?”

  “我也不清楚。”凤卿尽量挑能说的说“我醒来就在山洞里了,然后我就一个人走啊走,然后就看到了很多的血,后来你就来了。”

  虽然凤卿是遮掩了不少事情,但是她真的自己还搞不大清楚情况,而且空间和她灵魂的那些问题,她知道是任何人都不可以说的。

  凤卿的表情不似作伪,但秦沐风还是觉得怪异。

  寻常的几岁孩子见到当时那种场面怎么可能丝毫不见慌乱地走进去,跑怕是都来不及,她还能面色如常地走到打斗的最中心地带,一定没这么简单。

  秦沐风当时在后山经常修炼的瀑布处灵修,回来的路上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秦沐风顺着血腥味而去,就见到了站在血泊中的凤卿。

  “看来你不是很想说实话。”

  少年修长纤瘦的手拢过两块银子放进掌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