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农女帝

第四回:关于药王谷的那些事儿

神农女帝 贰困 4781 2020-03-18 23:15:04

  凤卿满脸黑线。

  果然这个天龙大陆什么都怪异,连个十几岁的孩子心智都这么成熟妖孽!凤卿又仔细看了看少年的样子,确定以眼前这个少年长相,怎么看也超不过十五岁,才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这里的一切都不能以常理论之阿。

  凤卿垂下头想了想,她也要尽快了解这个时空,自己也有很多问题想弄清楚,干脆先维护好与眼前少年的关系。

  至少现在看来,眼前的少年对自己没有威胁。怎么样也拜托人家收留一下她,外面天都快黑了,她要是出去乱跑就真的太危险了。

  咳咳。

  怎么招她现在也就只是个八岁的孩子,还是可以利用她的外表卖萌装无知的吧.....

  “我答应过阿霖不能说的。”凤卿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带着些奶味。

  “阿霖?”

  “嗯。”凤卿抬起头,又是两眼通红,眼中含着两汪泪泡。

  “好。”秦沐风心里一软:“那我问的问题你不想回答不说便是。”

  凤卿心里松了一口气。幸好现在这具身体提起阿霖就会不由自主地难过,不然她哪里来的眼泪。

  “阿霖是谁?”

  凤卿摇摇头。小凤卿之前一直把阿霖当作是娘亲,但明显阿霖不是。具体阿霖到底是谁她现在也不是很确定......就是那个戴帷帽的黑衣人曾喊过阿霖“霖奴”,难道阿霖原名叫霖奴?

  “你们可是被人追杀?”

  凤卿点点头。

  “可认识追杀你们的人?”

  摇头。

  “阿霖可是已经身亡?”

  凤卿顿住,两只眼睛盯着秦沐风不说话,吸了吸鼻子把泪意强行憋回去。

  真的在十几岁的小少年面前哭唧唧,她凤卿真的做不到啊!就算眼前的少年显然心智成熟得她这个成年人都未必有他心眼多,她还是觉得很是羞耻。

  看眼前的小丫头拼命忍泪的样子,秦沐风突然喉间发涩,不想再问下去了。

  “你还有亲人吗?”

  凤卿反射性地摇了摇头。摇完了才愣住。

  这少年语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和了?难道真的是她装乖卖萌的招数生效了......

  秦沐风想起自己的身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凤卿跟前,伸出手有些生硬地轻轻拍了拍凤卿的脑袋瓜子。

  这一拍让秦沐风愣住了。

  这个女娃.....

  是他的错觉吗?

  见秦沐风拍着自己的脑袋就不动了,凤卿不解地抬头看了看秦沐风,感受到凤卿的目光的秦沐风才回神,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把另一只手里握着的两块碎银子放在凤卿面前,对着门外道。

  “秦力。”

  凤卿愣了愣,抓起面前的两块碎银子握在掌心。

  许是被捏在手心的时间长了些,两块碎银子也染上了温度。

  书房门口一直候着的秦力进门行礼。

  “带她下去休息,明日再送她离开。你.....安排一下。”秦沐风吩咐道。

  “是,这位....小姑娘,请跟我来。”

  待二人走后。

  秦沐风看着自己刚刚摸过凤卿头顶的手,好半天才放了下去。

  可能是他感知错了,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会对他有影响……

  ......

  出了书房,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许是凤卿的怀柔政策成功让白衣少年起了怜悯之心,这位少年竟然愿意收留凤卿在别院中先过一夜,天亮再离开别院。

  安排凤卿的工作又落到了一直守在书房门口的秦力身上。秦力见到不仅没哭,还让自家七爷吩咐好好安排的小丫头,心中甚是惊异。

  自家爷可不是一般人啊,那些因被自家爷的外貌所吸引的小姑娘,哪个不是在他家爷面前扛不过一刻时,便哭哭唧唧地跑了。这个小姑娘竟然能满脸红扑扑地走出来,还让七爷亲自吩咐要好好安排.......

  “七爷喜静,所以你的住处安排的远一些,你如果跟不上就跟我说。”

  秦力心里虽然惊疑,脸上却不漏半分,领着小凤卿就开始又沿着回廊七拐八绕起来。

  秦力一米九多的身高一对比,凤卿的小豆丁身材简直是凄凉极了,所以秦力有些担心自己步子迈太大,以至于小丫头跟得吃力。

  “好,谢谢。”

  凤卿想了想自己得打听一下自己身在何方,就心理建设了一番,可耻地又买萌起来。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这第二回凤卿心里就没那么羞耻了。

  “叔叔,这里是哪里?我在山林里迷路了,明天不知道怎么回家,所以想向叔叔你打听一下。”

  “这里是秦王别院。也不知你是怎么入的别院山林,这一片山林皆是别院所属,按道理你不该进得来的。”秦力对眼前这个脆生生叫着自己叔叔的小姑娘心里起了几分怜惜之心“你家在哪儿?要是近一些,明日我倒是可以派人送你回去。”

  “桃花村。我家在桃花村。”记忆中,她和阿霖就住在这桃花村中。

  “桃花村?”秦力停下脚步看向身旁的小豆丁“桃花村距离这边脚程至少一日,你是如何到这里来的?”

  这么远吗?

  桃花村是阿霖带着凤卿刚搬来四个月不到的落脚地,其实凤卿也不是真的要回桃花村,毕竟那里都被追杀者发现了,回去也不安全。说这些只是为了套些话确定她现在在哪儿,好计划下一步该往哪个方向去寻找药王谷。

  凤卿默了半响,纠结了下,还是觉得她一个小姑娘如果一个人乱跑,真的是很危险,于是抬头看向秦力。

  “叔叔。我和阿霖是被追杀,阿霖一路带着我逃到了这里。桃花村我可能没办法回去了,阿霖死了,我也没有其他亲人了。叔叔,阿霖叫我去找药王谷,你知道药王谷在哪里吗?”

  “药王谷啊.......”秦力眼神有些怪异“小丫头,这药王谷天下无人知道在何处的。”

  无人知道?

  那阿霖怎么会带她到处找药王谷?!而且明明在记忆中,阿霖说过他们已经快找到药王谷了!

  “你可听说三年一出世,十年还一愿?”

  凤卿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些阿霖曾经跟她说过。

  “这药王谷虽然说是三年一出世,开谷时间是每隔三年的七月一日,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开谷地点究竟在何处!我也只大概听闻这药王谷年轻一辈每隔三年会最先在这南秦国边境的万翠山暴露踪迹。”

  南秦国边境的万翠山?

  难怪阿霖要带她来这南秦国边境!

  如今这桃花村不就是距离万翠山不过两三日脚程吗?

  只是,怕是阿霖也不知道这药王谷开谷也不过是送人出来,而不是让外人也能进入吧.....

  “小丫头,你为何要去找药王谷?”

  凤卿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阿霖要我去找这药王谷,却没说原因。”

  秦力叹了口气。

  也只是个可怜的小丫头啊。

  “走吧,我先带你去休息吧。一会儿我会让人把晚膳送进你房里,没事你不要乱跑,这别院很大,你要是又迷路可没法再出现个我们七爷带你出来了。”

  凤卿乖乖点了点头。

  凤卿美美地吃了晚饭,再次感叹了下天龙大陆的美食味道实在是不错。凤卿在房里绕了一圈关好门窗后,便从桌子上拿一颗桃子啃了起来,开始研究起自己左手腕的这道印记。

  这五彩石化成了纹身一样的印记在她的左手腕倒也不是很突兀,看起来也挺好看的,不过回头有机会还是要找个手环、珠串什么的遮掩一下,不然被有心人看到也不好。

  怀璧其罪的道理凤卿是明白懂的。

  回想了一下,在山林中,一个念头就可以将她和木盒一起收进空间中,而自己前后两次进入空间也都是肉身进出,不知道这只是将东西放进去是否也可以。

  想着凤卿就跃跃欲试起来。

  看着手上啃了一口的桃子,一念闪过,桃子就凭空消失收入空间中,再一念闪过,桃子又出现在自己的手上。

  还真是厉害啊!

  看来以后她可以用空间来储存东西了!这简直比行李箱还要方便太多了!

  凤卿感叹了一声,又啃了一口桃子,然后脑中默念身体进入空间的想法。再睁开眼竟然真的又是那一亩草地的水洼边了。看了眼手里还剩一大半的桃子,凤卿又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觉到痛感之后才真的确认自己身体又进入了这空间。

  看来以后遇到那些黑衣人的追杀,她完全可以像今天一样躲进空间里了.......

  想到这,凤卿只觉得自己的小命得保了,原本提心吊胆的情绪稳稳落了地。她一向是惜命之人,原本先天不足的她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毅力与自律才成功活到了24岁,要知道她原本在医生的口中是活不过二十岁的。

  如今她得到了小凤卿这个健康且美丽的身体,让她如何能不珍惜。

  对她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三两下啃完桃子,桃核随手丢到一边,把之前随手丢进来的木盒和小破布块捡了起来。

  破布块是阿霖的。

  阿霖被硬生生化成了血水,已经完全消失于天地间了。而阿霖的东西她也只剩下这个小小的布块。她希望自己能带着这个小破布块,警醒自己,随时记得要为阿霖报仇之事。

  待她真的能为阿霖报完仇,她再回来为阿霖立一个衣冠冢。

  把破布块小心折叠好与那块药王令一起放进木盒,凤卿才拿起那封没有任何署名的信。

  心里默念了句抱歉,就打开了信封。

  她不是八岁的小凤卿,她要更好地活在这个大陆上,要找到被追杀的原因,要找到药王谷,要给阿霖报仇,她就需要知道更多的信息。

  信封是普通的信封,抽出信纸却是一张带着特殊印记的白色纸张,纸张上面隐约可见到雪花纹样的光华闪过。纸张竟是一般人无法看到上面写的内容,凤卿看过去只有一片雪白。

  凤卿感觉自己被这片大陆对非灵修者的恶意深深伤害了!

  是怎样?欺负她是不能修炼的废灵体吗?

  从小凤卿的记忆片段中,就可以知道凤卿根本无法筑灵,更别说成为一名灵修者了。为了小凤卿无法筑灵的事情,阿霖简直费尽了心思。不仅是让凤卿每天每天地行筑灵之术,还一有机会就用她自己的灵力帮凤卿梳洗经脉、稳定丹田。

  可这个大陆,偏偏是灵修者至上的世界,不能灵修根本不行!

  凤卿试了一下,这信纸的纸张竟然是不管如何用力都撕不破,把它丢尽小水洼里,竟然也无法被水沾湿,而这信纸可以如此,显然都是因为纸张之上特殊印记的作用......

  这一幕,让凤卿突然心里有些不服气起来。把信重新塞回信封里放进木盒妥善收好后,凤卿才看着自己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

  不就是灵修吗!她不信她凤卿就真的不行!

  原本那个世界中,她不也是被医生判定活不过二十岁,一样坚挺地活了下来,还成功读完她最喜欢的药剂师专业吗。她何曾认过命,信过天!

  她的命,从来就都在自己的手中!

  回想着脑海中阿霖无数次为她筑灵的场景,凤卿将阿霖传授的筑灵之法在脑海中好好捋了一遍,然后凭借着这具身体本能的熟悉感盘膝坐了下来,手上结了几个手印,闭上双眼。

  阿霖传授过凤卿筑灵之法,小凤卿在过去的八年中曾无数次在阿霖的希望和绝望的目光中中结印,试图筑灵。所以她的身体只是凭借着本能,轻易就结出筑灵之法。

  闭上眼的凤卿随着脑海中的筑灵之法,开始感知天地灵气。

  感知天地灵气乃是灵修者入门的第一步,若是连感知天地灵气都无法做到,那这辈子就只注定是个普通人了。而灵修者的不同就是感知天地灵气,将天地灵气吸收入体,并将灵气化为自己可控制的灵力。在可以感知天地灵气后,引天地灵气入体,将灵气存入丹田雪山形成灵力旋云就是完成了筑基。

  这筑灵就是成为灵修者的第一步。

  而灵修者一般感知天地灵气最多为五行金木水火土中的三种,感知灵气种类越多,灵修天赋越低,反而是单系灵气感应者在灵修界是大家争相羡慕的天才。简而言之,就是对五行感应越单一的人花费的精力越少,灵修修炼越快,而多种灵力同时灵修则负担太大,一般情况多系灵同修者都无法走得太远。

  天龙大陆中只要能感知天地灵气,慢慢来,最终都可以完成筑灵,只是时间的长短不同而已。

  而凤卿与常人不同的是,她感知的天地灵气异常活跃,甚至常人只能在天地灵气中感知五行之一二从而引入体内,而她却能感知五行的全部灵气!但是她感知的天地灵气虽然活跃,在引入体内的丹田雪山后却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感觉灵气入体后就消失了的凤卿不信邪,一咬牙,又结了手印,再次引渡灵气入体。

  不知道什么原因,凤卿觉得她感知的灵气竟然比在记忆中引入的灵气更加磅礴充裕,竟似取之不尽一般。

  代表金的金色灵气、木的青色灵气、水的蓝色灵气、火的红色灵气、土的黄色灵气交织在一起异常漂亮。五种灵气汇丝成线终于沿着凤卿体内的经脉向丹田雪山奔去。

  只是让凤卿挫败的是,这些灵气汇入丹田雪山后,丹田雪山仿佛黑洞一般将所有灵气一股脑吸收了进去,然后消失了!

  消失了?!

  凤卿有些目瞪口呆。

  凤卿一咬牙再次翻起手印,再引灵气.......

  还是消失了!

  来回尝试了多次,灵气最终都是消失于丹田雪山,一点踪迹也不留,让凤卿终是有些挫败。

  难怪阿霖会那么绝望。这黑洞一般的丹田雪山简直是无底洞啊,仿佛怎么填都填不满,怎么可能成功筑灵!

  从空间出来的凤卿很是挫败地躺在床上,临睡前还满是不服气。

  不行,她一定要找到解决方法!

  在阿霖对她的态度中可以看出,能否筑灵成功,能否成为灵修者对小凤卿是非常重要的。凤卿相信,成为灵修者一定可以帮助她找到阿霖交代的药王谷。而且,她若是能灵修,完全就可以不用再惧怕那些无孔不入、灵力高强的追杀者了。

  甚至,她可以亲手为阿霖报仇!

  不管是为了自己能更好地活下去还是为了阿霖,她都必须成为一名灵修者,必须要筑灵!

  凤卿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床上缓缓睡了过去。

  .......

  而另一边,书房中的秦沐风把终于下完的一盘棋,自己一颗一颗地归纳进棋娄里。

  书房正中,单膝跪着两个人,正是那秦武与秦力。

  “七爷,江临先生得知您此时的身体情况,很是担忧,特意命沧卫提前送来了清心丹。”秦武双手捧着一个玉盒道。

  “知道了。”

  见秦沐风并不在意,只是不急不缓地归纳棋子,秦武自顾自将玉盒拿到秦沐风跟前的桌几上,然后又退了回去跪好。

  “七爷,请您先用药,您体内的戾气若是......”

  秦武还想劝说,却被秦沐风轻飘飘一个眼神扫了过来,硬是把没说完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垂下头不敢再出声。

  “若是无事,你们便下去吧。”

  “禀七爷。属下核实,桃花村确有阿霖此人。”秦力看了眼自家哥哥,抬起头行礼道:“但是属下查到,这阿霖与叫阿卿的小姑娘分明是母女关系。两人乃是四月前搬至桃花村,此前从何而来属下暂时无法查明。”

  “属下与阿卿姑娘谈话中亦是得知,后山中的追杀应该是冲着她们而来,阿卿姑娘确实是毫无灵力。只是不知为何,这位阿卿小姑娘似乎在寻找药王谷。”秦力想起和凤卿的的谈话又补充道。

  “药王谷?”秦沐风终于收好棋子,盖上了棋娄,左手无意识地揉搓了两下:“此事就这样吧,想来也不是我那位皇兄的手笔。”

  秦沐风回想了下,当时在山林中遇到凤卿的场景,显然是有数位灵师甚至更高境界的高手才能造成的场面。他曾经以为可能是他那位皇兄时不时来一下的手笔,可是她询问过了那位小姑娘,那分明是因她而来的一场追杀。

  就算那位小姑娘有所隐瞒,他确认这场打斗与自己无关后,也已然没有再过多打听的兴趣了。

  只是这小姑娘,为何他接触到她时,体内的戾气竟然好似平稳了下来。

  秦武与秦力不敢接秦沐风的话,只把头垂得更低了。

  “明日送她离开吧。”

  “是!”秦力道。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