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农女帝

第十一回:财迷小凤卿

神农女帝 贰困 3545 2020-03-24 20:00:00

  或许刚来到这片大陆,凤卿是惊异的、无法融入的,但随着自己一天天与这具身体融合、与这脑海中的记忆融合,凤卿已经无法再去轻易剥离出自己那个来自21世纪的灵魂了。

  那些八岁的小凤卿的喜怒哀乐,仿佛她也经历了一遍一般,她轻而易举就可以感同身受。

  也随着本身灵魂与身体的融合,凤卿对于阿霖的死亡的痛也愈发刻骨,那份强大自己为阿霖报仇的心也越来越坚定!

  这个大陆是靠实力说话的,只有她强大了,才有能力去找那些追杀者,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躲躲藏藏地活着!

  眼看着姬舞捕杀疾风狼王的那个场景,凤卿心里对变强的渴望也越发强烈了起来。她只要一想到那些人,将阿霖活生生化成了血水的场景,她就想回到几日前,不顾一切地冲出去和那些黑衣人拼个你死我活。

  可惜,她连可以与之拼命的实力都没有。如今的她,就是再回到阿霖被杀的场景中,也不过是白白送掉自己的命,根本无法改变任何事情。甚至她都无法伤到那些强大的黑衣人一丝一毫。

  凤卿手中握着阿霖留下的破布块,眼眶红通通的。

  想要报仇,她现在二级灵者的实力是远远不够看的。

  虽然她从筑灵到如今的二级灵者,才不过数日时间就已经达到,已经是进步飞快。可那姬舞的实力没有到达灵师也至少是高阶灵徒,而那些黑衣人大多也应该都是灵师级别的实力。而那个亲手杀了阿霖,头戴帷帽的人极有可能是灵师之上的实力!

  她一定要变得更强!

  想到这,凤卿看了一眼还很平稳地昏睡着的凤杉,留一丝精力放在凤杉身上就闭目修炼起来。

  经过一晚上的修炼,凤卿只感到身体内灵力充盈,内伤也靠着灵力修复了个七七八八。她本身懂得一些医道,基本也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体不会出现什么不可修复的后遗症才睁开了眼睛。

  凤卿感觉了一下,觉得自己在大陆中修炼的速度比在空间中弱了十倍不止。不仅仅是时间流速不同,空间中的灵气浓郁程度也是大陆上的十倍不止,而且大陆的灵气杂质非常多,流入体内前还需过滤一道工序,引入体内灵修的速度就更加慢了!

  凤卿还发现自己灵修的灵气需求非常庞大,就好像她当时筑基的灵力需求是别人的数十倍一般,她每一级别的修炼累积的灵气需求也是普通灵修者的数十倍甚至更多。

  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凤卿不禁庆幸她还有神秘空间这一作弊利器,不然真的是没法走灵修这条路了。

  看来以后还是尽量进空间修炼!而且一定要小心谨慎。

  凤卿打定主意更要小心捂好自己的神秘空间,绝对不能被别人发现!

  “咳......咳咳......”

  一阵轻咳打断了凤卿的思绪。凤卿赶紧把破布块丢入空间,满脸惊喜地快速窜到凤杉面前。

  “凤杉叔叔,你终于醒了!凤杉叔叔,你小心点,小心背后的伤!”

  刚醒来凤杉自己撑着身体就要坐起来,凤卿赶紧小心地扶住凤杉。

  “咳咳.....小阿卿啊,你没伤到哪儿吧?”凤杉上下打量了下凤卿,见凤卿脸色算是不错就松了口气。

  没想到凤杉一睁开眼睛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自己,凤卿再也没忍住,鼻头一酸,大滴大滴地眼泪就落了下来!

  “唉,小丫头你别哭呀!你凤杉叔叔皮糙肉厚的,这一点小伤没事的!”看凤卿也不出声,大滴大滴地掉着眼泪,凤杉有些慌乱:“小丫头啊,咱们这都活下来是命大,是该笑的,你这哭得不吉利!”

  “嗯!不吉利!我不哭!”

  凤卿也不是爱哭的人,实在是昨天一天的惊慌,加上与阿霖之事有了关联,心神悲痛。还有一晚上对凤杉的担心,更是让她心里早就憋了一团气。刚刚被凤杉的话一温暖,这团气仿佛就被戳破了一般,让凤卿忍不住委屈得哭起了鼻子。

  毕竟也不是真的八岁的小丫头,凤卿三两下擦干眼泪,跪着退后两三步。

  “凤杉叔叔,救命大恩难以言报,请受阿卿一拜!”

  说着,凤卿俯身冲着凤杉拜了下去。

  “别别别,你快起来!”凤杉赶紧扶起凤卿:“要不是昨天我非要追着那疾风狼杀,哪里会惹来这疾风狼群,你本就是因为我受的无妄之灾,我哪能受你这大礼!”

  “不是的!凤杉叔叔,不是你的问题!是有一群人在追杀疾风狼王,疾风狼群才会跑到这边的!”

  “这又是何事?对,你快跟我说说,这些疾风狼是何人所杀!”

  凤杉才有空转头看到不远处那满地的疾风狼尸体。他当时硬抗了疾风狼王一招就不省人事了,这狼王与狼群肯定不是眼前的小丫头所杀,那肯定是他晕过去后又发生了不少事情。

  凤卿见此就把当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给凤杉说了一遍。

  “那叫姬舞的少女说,这狼王本就是她捕杀的任务,我听得明明白白。那少女知道我们二人是因为她才被狼王所伤,就留下了两枚丹药。昨日我给凤杉叔叔服了一颗,这里还有另一颗。”凤卿把药瓶递给凤杉。

  “那就难怪了。这落霞山不过数里大小,从不曾听说有任何灵兽,当时我便怀疑此地怎么会出现如此庞大的疾风狼群。现在想来,原来是这疾风狼王在躲避追杀,才会慌不择路逃到了这落霞山。”凤杉拿过药瓶打开,倒出仅有的一枚丹药。

  “这竟是二品复元丹!难怪我的内伤如此之重还恢复得这么快.......”

  “这药很贵重吗?”

  “这是当然。天龙大陆炼丹师本身就是极其稀有的职业,如此品相的二品复元丹怕是要三品炼丹师才能炼制出来。三品炼丹师这整个南秦国怕也是没多少位。”

  炼丹师阿.......

  她突然间觉得有些向往。

  “那这丹药是不是很值钱?”

  “啊哈哈哈哈,咳咳咳.......”凤杉被凤卿这小财奴的模样逗得一笑,然后牵动身上的伤咳了起来。“你这小财迷!这丹药自然是值钱。这可是好东西!”

  “嘻嘻嘻。”

  “你口中那少女出手就是二品复元丹,想来必定来历不凡。”

  “对了,凤杉叔叔你知道千年冰玉剑吗?”

  “千年冰玉剑?”

  “对,那个少女用的武器叫千年冰玉剑,好像是很厉害的灵器。”

  “这千年冰玉剑我就未曾听闻了。不过像你说的能自身吸收灵气的武器一定不是凡品,极有可能是上阶灵品的灵器,甚至更高阶。”

  天龙大陆武器分凡、灵、仙、神四品,其中每品分上中下三阶。凤杉只是一个独来独往的捕猎者,来往于各大小深山城市,知道的大多是草野消息,真的厉害的灵器他却无从得知了。

  反正她知道名字了,以后再慢慢打听就是了。

  凤卿并不气馁,掏出装了灵泉水的水袋递给凤杉。

  凤杉接过喝了一口,顿时被那入口充裕的灵气惊得赶紧屏息吸收起来,片刻后才睁眼惊异地看着水袋。

  “此水也是那少女留下的吗?竟然入口便化为纯净灵气,当真是神奇。”

  “凤杉叔叔你多喝一些,赶紧好起来。”凤卿不敢说是自己的,也就打了个马虎眼算是默认。

  “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些伤养几日就好了。”凤杉不肯多喝,把药瓶跟水囊递给凤卿“这灵丹我已服了一粒了,这一粒便是阿卿你的了。这灵水神奇,你也收起来,千万不可浪费。”

  “凤杉叔叔,你为了我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丹药和水你尽管用,比起你的身体,这些都不算什么!”

  “这些于我来说不过是小伤。我整日在外捕猎,受伤都是家常便饭了,你不必太过担心。这伤,养几日也就好了。”

  凤杉是个一做决定就不轻易更改的人,不管凤卿怎么说都不肯再喝灵泉,也不肯接丹药,凤卿没办法只能暂时收起来,想着回头想办法骗他喝下去!

  “我身上这草药是阿卿你为我敷上去的吧?”

  “嗯。”

  “没想到我在这山林中随手一遇,便遇到一位小医师呀。”凤杉感觉自己背后的伤口已经凝血开始结痂,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小阿卿还学过医道?”

  “家里长辈教了些。”凤卿挠了挠脑门“只是不成系统。”

  见过那颗神奇的复元丹的药效,凤卿哪里敢说自己懂得医术。比起这个大陆神奇的炼丹师,她这个小小的药剂师真的是一点也不够看。

  “等我送你找到你的亲人,一定劝你家人务必送你去学院拜师,你这天赋浪费了当真可惜。”

  只是一天,凤卿就突破一级灵者到二级灵者巅峰,凤杉灵师级别的实力一眼就看出来了。凤杉之前只是觉得凤卿身世可怜,长相可爱,谈吐有礼是个招人疼的可怜孩子,现在他更觉得凤卿是个在灵修甚至是医道一途有不错天赋的孩子。

  凤杉自己因家境贫苦无法系统学习灵修之道,只能靠自己天分与勤劳硬生生突破到灵师之境,却也因无人指引,这辈子怕是也只能止步于此而遗憾不已。见到一个经历似乎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孩子,凤杉心里更多了几分同病相怜的怜惜感。

  “嗯嗯!谢谢凤杉叔叔!”

  凤卿对找到自己的亲人反而没有多大的感觉,她觉得能遇到凤杉已经是自己撞了大运了。如果真的找药王谷没有结果,她也不介意赖着这位凤杉叔叔。

  想来她来到这个世上,除了那些追杀者,她遇到的好人还是多的。阿霖与眼前的凤杉暂且不说,就是那位从林子里捡了她的蓝衣少年和他的侍卫秦力,对她也是从无半分恶意,还给了她吃的用的穿的。

  等她有机会再遇到这些人,一定好好报答。

  思绪飘得太远,凤卿赶紧收神决定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凤杉叔叔,咱们还是准备下山吧,在这林子里也不安全。”

  “阿卿说的是。”

  “嘿嘿,走之前,凤杉叔叔,咱们可别浪费了眼前这些钱。”

  “钱?”

  凤卿小小的手指一指,看着那狼群尸体笑得格外财迷。

  这些二阶疾风狼群的灵晶虽然都被那几个青年人收走了,但毕竟二阶灵兽的皮毛也不是普通的动物皮毛可比的。

  最终,两人一大一小的身影慢慢把狼群的皮毛剥离了下来整理好,竟然足足有一百零九张疾风狼的皮毛尽数收进乾了坤袋。再将无法带走的大部分肉块用火系灵力烧了,最后用土灵力掩盖好才相伴缓缓下山。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