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农女帝

第三十回:他界好作伴

神农女帝 贰困 3121 2020-04-12 00:02:00

  临近巳时,凤卿突然惊醒了过来。

  趴着睡了几个小时的她,只觉得手脚酸麻。

  龇牙咧嘴地下地活动了好一阵手脚,凤卿才给自己穿好了鞋袜。

  想起她睡着前,给自己涂了药没来得及穿回鞋袜就睡着了,似乎有些不大美观。又想想她在美少年面前更落魄的样子都有过了,也就没想再挽回什么形象了。

  凤卿看了看天色,瞧了瞧别院里似乎还没动静,应该是秦力他们还没有回来。才回过头看着已经被自己惊醒的动作弄得乱七八糟的棋盘。

  凤卿想了想,在复盘和收拾好之间选择了她可以做得到的,收拾好。

  刚捏起一枚棋子,凤卿便看到自己身上多了件外衣,貌似是那会儿秦沐风披着的那白色的外衣,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将衣服从身上拉了下来折叠好,放在一边。

  这边刚收拾好棋盘,就有仆人端着粥和小菜上来放在一旁的大桌子上,让凤卿去用膳。

  凤卿伸了伸懒腰,一边走了过去一边问着仆人。

  “请问,秦力叔叔回来了吗?”

  话刚说出,大厅外就传来一阵喧哗声。喧哗声中还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声....

  凤卿一激灵,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猛然起身,冲着大厅门口就走。

  来人正是秦力秦武,此时两人皆是一身黑衣,风尘仆仆。秦武左右手分别夹着一个小女娃,进入大厅后就把两个小女娃放在了地上。

  这两个小女娃正是小六和丝丝。

  凤卿的心随着两个女孩子站在地上,也落了下来。

  而落后一步的秦力,则抱着一个大一些的孩子,进门却没有将人放下,而是就那么抱着小女娃,站着不动了。

  抱着孩子的秦力看着凤卿的眼神,满是复杂,表情欲说还休。

  见到这副样子,凤卿突然有些心慌。

  “哇!阿卿姐姐......哇哇哇.....”原本一脸惊吓的小六看到了凤卿,突然跌跌撞撞跑过来抱着凤卿就大声哭了起来。

  “阿卿姐姐,小天姐姐她......”丝丝也向前走了两步,泪珠子不要命地掉着。

  秦力这才抱着小天,靠近了凤卿,然后单膝跪地,将毫无人色,一脸伤痕的小天的脸露给了凤卿看。

  “阿卿姑娘,节哀。”

  凤卿一步一步地走近,看着小天的脸好一会儿,才一脸不可置信地抬起手摸向了小天的额头。

  直到入手一阵毫无人气的冰凉,凤卿才真的确定,小天没了。

  明明十几个小时前,小天还在跟她说话的。

  那么乖巧懂事的一个小姑娘,年纪这么小,怎么就没了呢。

  “是小六的错,哇哇......”小六哭的都抽抽了,讲话都断断续续的很是可怜“是我不小心......不小心噎到了......小天姐姐为了给小六找水才会出去的......都是小六的错.....”

  凤卿才发现,小天的身上,裹着的似乎是秦力的披风,正想掀开看看,秦力却一把抓住了凤卿的手。

  “阿卿姑娘!别看!”

  他们赶到的时候,按照凤卿的说法找到了两个小小女娃,正要带人走的时候,这两个小女娃才告诉他们,还有一个,就是凤卿口中的小天,为了给她们找水喝跑出去了,一直没有回来。

  等他们找到她们口中的小天的时候,小天正被裹在破草席里,似乎正要被侍卫处理掉。

  待他们打晕侍卫后,打开草席一看,小天早已经没了呼吸。

  小天当时的模样,秦力秦武两个八尺大汉也不由一阵不忍,最终秦力用自己的披风将小天的身体包起来,带了回来。

  “放手。”

  轻飘飘的两个字,凤卿甚至都没看秦力,可是不知为何,这两个字中蕴含的威压竟然让秦力愣了一下松开了手。这种威压,他只有在他家七爷身上才感受到过的.....

  凤卿轻轻打开了披风。

  小天身上已经不着寸缕了。浑身上下布满鞭痕、灼痕、细小的刀痕,混者恐怖的淤青和血迹,分外吓人,再往下看......

  畜生!

  凤卿只觉得浑身都在发抖,心里有什么汹涌着让她要去做些什么。

  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凤卿才咬了咬唇,背过身,示意秦力把小天放在她的背上。

  “秦力叔叔,劳烦你为我准备个房间,我想给小天换身衣服。”凤卿努力背起小天,站了起来。

  “好的。阿卿姑娘,你跟我来便是。”

  凤卿将小天的身体带到了个干净的房间,然后帮小天的身体清理了一遍,又找出自己备用的衣服给小天换上。

  小天的身量比凤卿矮一些,衣服穿上去有些大,但是也不至于太不合适。凤卿特意找的最好的一套衣服,是丝绸的,淡粉色的,很好看的一套。

  把小天的头发梳好,凤卿才又背起小天的身体,推开房门向着后山就走,也没管一直守在房门口,而后又一直跟在她身后一脸担忧的秦力。

  凤卿人小,力气也不大,背着尸体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吃力,更何况是走不算近的山路。没走多久,凤卿就出了一身汗,但她不肯假手他人,歇了两次才走到了目的地。

  阿霖身亡的那片空地上。

  凤卿放下小天,在阿霖化成血水的草地旁边,拿出她的小铲子开始挖了起来。秦力见此,也走近拿出自己的佩剑帮忙一起挖了起来,凤卿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话,只奋力地挖着,仿佛挖坑是她这辈子做的最虔诚的事情。

  默默把坑挖好,凤卿才背着小天走进坑里,将小天放入坑中躺好,然后从空间里拿出一块手帕,仔仔细细叠好放进小天的胸口处的衣襟内。

  “小天,我说过我会送你这帕子的,就决不会食言。你看我真的没骗你,我真的有很多帕子。”凤卿摸了摸小天的头发“小天,你别害怕,我会拜托阿霖保护你的。阿霖是个很好的人,她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说完,凤卿才起身爬出坑,开始往小天身上填土。在秦力的帮助下,很快就将坑掩埋,一个小土包就起来了。

  做好了这些。

  凤卿才缓缓在一旁坐下,就仿佛见到老友一般,伸手摸了摸小土包,目光幽深。

  “小天,今日我就不给你立碑了。等我为你报了仇,我再回来为你立碑可好......”

  凤卿又摸了摸另一边幽幽的青草。

  草地上原本的血迹早就无影无踪了,但是凤卿却知道,就是这里,阿霖的血就是和这一片草地融为一体了。

  “阿霖,我筑灵了。”凤卿的目光带着几分思念:“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很高兴.....”

  秦力站在旁边,见凤卿这一副脸上带着微笑,语气温和轻柔的样子,不知道为何,只觉得心里酸楚得厉害。

  阿卿姑娘是个很好的姑娘,只是未免太坎坷了......

  “阿霖,你别担心我,我过得很好,遇到了很多好人,大家都对我很好。阿霖,我可能还是要跟你说句对不起,我还是要自己去找答案的。我没办法如你说的那般,什么都不去做。还有,你隔壁这个小姑娘,是我刚认识的小姐妹,你在那边帮我照看着点哦.....”

  凤卿抬头看了眼正午炙热的阳光,眯了眯眼睛,笑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我走了。等以后,我为你们报了仇,就来看你们。”

  说完,凤卿头也不回地缓步离开了,留下山林微风吹过的沙沙声。

  书房中,一身蓝衣金纹的少年坐在桌案后,似乎在翻看着什么信件。

  桌案前,秦力秦武正单膝跪地。

  “七爷,这一次城主府怕是知道是我们秦王府出手的了。”秦武道。

  “无妨。”

  “七爷,这宁远本就与我们不和,会不会以此为借口向我们秦王府发难?”

  少年执笔写了什么,然后拿起来吹干折好放进一个特制的玄色信封中。

  “让木柳加快脚步就好。”

  秦武愣了愣,答道“是。”

  “秦力,你今日倒是一句话也没有。”

  被点名的秦力,有些恍然地抬头,行礼回道。

  “七爷......属下只是觉得阿卿姑娘今日.....有些奇怪。”

  听到这,秦武转头瞪了自家弟弟一眼。

  你还管那个小姑娘奇不奇怪,七爷都为了这小姑娘在城主府暴露了,你不为咱七爷考虑谋划,还想人家那个几岁的小丫头作甚!

  “嗯?”

  “七爷,阿卿姑娘在那坟前说她要报仇。”

  报仇啊,那可是城主府,有高手坐镇的堂堂城主府。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姑娘却说要自己报仇,这是要多大的心气和毅力才能做到啊。

  秦天虽然认为凤卿勇气可嘉、心有谋算,但也不认为一个孤立无援的小姑娘真的可以对抗得了城主府。

  “而且阿卿姑娘虽然哭也没哭,一直笑着的,但是我知道她心里肯定很难受。哎....这宁远一家真是该死,祸害了这么多人......。”

  “秦力!”觉得秦力不该说这些,已经逾越了,秦武小声呵斥了一声。

  秦力才撇撇嘴不说了。

  秦沐风垂下眼皮,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玄色信封,挥了挥手。

  “下去吧。”

  “是。”

  秦武又瞪了秦力一眼,二人纷纷恭敬行礼,缓缓退出书房。

  秦沐风坐在椅子上,左手放在桌案上轻轻叩着,右手拿起那玄色信封,不知在想什么。

  想自己报仇吗?

  那就再留城主府几年好了。

  想到这,秦沐风才将信封连同内容化为靡粉随风散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