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神农女帝

第三十二回:得来全不费工夫?

神农女帝 贰困 3422 2020-04-14 00:02:00

  第二日,秦王别院安排人将丝丝和小六送了离开。

  小六昨日已经成功筑基,凤卿将自己修炼的方式教授于小六,叮嘱她日后定要好好灵修。而丝丝则筑基失败了,凤卿又包了五十两银子给丝丝。

  看着两人远去,凤卿才跟送行的秦力秦武道了别,然后骑上秦力特意准备的马。

  “二位叔叔,再见。”

  “一路好走。”

  三人各自行礼后,凤卿便扬鞭而去。

  秦力收回视线才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了?这不是好好的吗?”秦武道。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阿卿姑娘此行凶多吉少。”

  “我看啊,你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七爷要回京都的行礼你开始收拾没有?”

  “啊,我差点忘了!”

  ........

  凤卿在进城前买了个帷帽,将自己一脸的疤痕盖住,这伤痕没有几个月怕是好不了,现在还在结痂阶段,很是引人注目。花了点钱,藏在一个运货马车中进了城,凤卿趁人不注意就钻进了小巷子里。

  她刚刚一路发现有不少城主府的人拿着画像在到处比对找人。

  不用细看,就知道画上肯定是她!

  “这城主府是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巷子口的茶摊就有人看着这阵势,好奇问了起来。

  “嘘!小声点!”

  “怎么了,看来你知道点什么,快说说!”

  “还不是那些腌臜事!说是丢了个不到十岁的女奴.....”那人四周看了看才压低声音“这宁三公子的事谁人不知,肯定就是抓回去的小丫头逃跑了!”

  “那还敢这么大张旗鼓地追捕。”

  “小声点!小声点!人家说了是丢了女奴,有正经的理由。”

  “哎......这真是......”

  两人终是互相对视一眼,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凤卿拉了拉帷帽,一侧身,将速度提到了极致,向城东区而去。

  看来不能久待了,她的年纪和个子本身就很难不引人注目地躲进人群里,再加上脸上的伤不是短时间可以好的,她必须赶紧出城,不能连累凤杉!

  凤卿却未想到,自己本是来道别的这一行,会引来接下来那么多的事情。

  到城东凤杉的小院,凤卿见院子里灯亮着,也没敲门,轻巧翻了墙就进去了。

  落进了院子,就看到自己一个人坐在石凳上不可思议看着她的凤杉。

  “阿卿?”

  “是我,凤杉叔叔。”

  凤卿摘下帷帽。

  凤杉急吼吼地跑过来,蹲下来就看着凤卿脸上那道疤。

  “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是谁下手如此狠毒?其他地方可有受伤?”

  凤卿知道凤杉着急,赶紧安抚他。

  “凤杉叔叔,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了嘛,没有受伤,我都好好的。”

  “什么叫没事!你可是个小姑娘啊!这脸伤成这样,以后如何得了!”一想到容貌精致好看的小姑娘,不过在自己离开几天后就被人伤成这样,凤杉就只想冲出去好给凤卿报仇!

  “我看医师了,医师说不会留疤的。这不过是看起来严重而已。”

  知道凤卿是在安慰自己,一副不肯说的模样,凤杉才想了想叹了口气。

  “你若是不说,我也不强求,但是阿卿,若是你真的遇到难处解决不了,千万要告诉你凤杉叔叔。”

  凤卿看着凤杉,正想说什么,院子门就被推开了。

  “凤杉啊,我家大丫提前回来了!”是凤二婶一脸喜色地推开门进来。

  凤二婶见凤杉蹲着,凤卿站着,三两步就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囔开了。

  “呀,阿卿回来了!你这都不见了好几天了,你二婆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凤二婶才看到凤卿脸上的疤“这.....阿卿你这脸.....”

  “二婆婆好。”凤卿行了个礼,刚想把帷帽戴上,免得吓到凤二婶。没想到凤二婶却一脸心疼地走进凤卿。

  “这是哪个天杀的,把你伤成这样!凤杉啊,你这可要好好给阿卿找回来,怎么能这么糟践咱们家孩子....”凤二婶突然想起了什么,瞪着凤卿“阿卿,你.....街上,城主府到处找的孩子可是你?”

  “什么城主府?”

  两道声音同时想起。

  一道是凤杉。

  一道却是来自跟着凤二婶后面进来的一个妙龄女子。

  凤卿此时才好好打量了眼对方。

  妙龄女子不过二十出头,一身灵力却已经达到初阶灵师。长相与凤二婶有七分相似,算是清秀佳人一位。一身粉色纱衣,倒是把她的气质衬得有了几分仙气。

  “这两日大街上一大堆城主府的侍卫到处找一个什么脸上带鞭伤的小姑娘,说是女奴逃跑了,对了,他们还拿着画像呢。”

  听到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凤卿,特别是那妙龄女子看着凤卿的眼光,竟然让凤卿感觉到了几分不舒服。

  抬起手,凤卿把帷帽又戴在了头上。

  凤杉也想到了什么,站起身看着凤二婶。

  “二婶弄错了,这阿卿哪里是什么家奴啊。”

  “也是,看来是我想岔了!”凤二婶笑着看着阿卿“阿卿你别在意,你二婆婆我就是有口无心哈,回头咱们去找弄伤你的人,让你凤杉叔叔好好教训对方!”

  “谢谢二婆婆。”

  “欸,不客气!对了,今天我来是找你俩家里吃饭的。这不是你这妹子回来了嘛,家里打算聚一聚。”凤二婶一脸喜气地看着那位妙龄女子。

  “三哥。”妙龄女子对凤杉行了一礼,脸上闪过一丝不耐。

  “是大丫回来了,是该办一桌的,一会儿我就陪二叔二婶喝一壶。”

  凤大丫?那位被凤二婶整天念叨着的,有了大出息的凤大丫。

  凤卿透过帷帽的纱布,又看了一眼自己好奇了许久的人。只是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失望。

  这凤大丫的气质外贸俨然不像是这平民区出身的,只是她眼中不管是对凤杉,还是对凤二婶,眼中都露着几分不耐。对凤杉,更是多了几分轻视。

  想来是个心高气傲不好相处的。

  想到自己也要马上离开了,凤卿才又放了想法。反正自己无需与其相处,想那么多作甚。

  “三哥,我有名字,叫凤青青。”

  “啊哈哈哈哈,对对,青青。是三哥的错,又喊了你小名。”凤杉显然也因为凤青青回来,心里真心高兴,哈哈一笑后,挠了挠后脑勺。

  “大丫多好听,大丫就是你娘我取的,怎么就不给喊了。她三叔,你别惯着她。”

  凤二婶嘴上虽然数落着凤青青,眼神与表情却依然满脸自豪欢喜。

  凤卿撇撇嘴,没再说话。

  “好了好了,你俩收拾下,一会儿来家里哈,我还得去趟她奶家,喊她爷奶也一起来。”

  “好嘞好嘞。”

  凤二婶风风火火的性格拉着凤青青就走,只是凤青青临走前,还多看了一直躲在帷帽后的凤卿一眼。

  两人出了院子后,凤青青不耐烦地将凤二婶拉住。

  “娘!我不想去了,我想回去修炼。”

  每年自己回来,凤二婶就会来这么一回,拉着她走门串户,炫耀个不停。虽然刚拜师那两年,她也很享受这种被艳羡的目光。可每一年都这样,她实在是觉得被这些卑贱的平民指指点点,简直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当然,三哥是个例外。

  但是比起自己,还有大好的前途,自家三哥即使现在比她厉害些,以后也迟早被她狠狠甩在身后,望尘莫及。

  想到自己这个远房三哥,凤青青眯了眯眼。

  三哥家的那个小丫头......这丫头她是不是见过?

  “急什么,这你爷奶家来回一趟也花不了多长时间。咱晚点再修炼哈,乖,你就听娘一次。”

  凤二婶怕自家闺女跑了,这一路没法在邻居亲戚面前得脸,赶紧抓着自家闺女得手夹在腋下,大步走了起来。

  凤青青想到自己反正也想问些事情,就没再反抗,只是拖着凤二婶将脚步放慢了些。

  “娘!你刚说城主府,什么画像?”

  “嘘,城主府可不是我们得罪得起的。”凤二婶见街边还有人跟她打招呼,才压低了声音“这俩天,城主府说丢了什么年纪八九岁的家奴,正拿着画像到处找呢。”

  哼,城主府算什么。她师傅可是碎心谷副帮主,哪里会怕他城主府!

  “那三哥家里的小姑娘是什么人,怎么我以前没见过?”

  “她啊,叫阿卿!是前段时间你三哥带回来的,说是什么很远的亲戚来投奔他。”

  “亲戚?真的是三哥那边的亲戚?”

  “这个谁知道。你三哥这人别看他那高大威猛的样子,心肠软的一塌糊涂,我看估计是在外面遇上的,见那孩子可怜就带回来了。大丫你是不知道,这丫头长得真的是好看......”

  凤二婶就开始越扯越远,讲起了凤卿怎么给她拿桃子,怎么给凤杉做饭的云云。凤青青却是没答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前段时间才来的小姑娘,年纪也对,长得好看这点也合的上。

  凤青青想起前段时间听到的自家师傅与帮主的对话。帮主分明是想知道一个女孩子的下落,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画像她师傅也曾让她看过一眼,她还有印象。

  只是刚刚院子里灯光昏暗,她只能看了个大概,并不十分清楚,加上后来女娃一直戴着帷帽,凤青青更是无从得知她清晰的面容,只能先从其他地方查实。

  “娘,你说街上有这个小姑娘的画像?我想拿来看看。”

  “什么阿卿的画像!哪里的事,这城主府是找家奴,这阿卿哪里是家奴!你可别乱说,回头你三哥生气了,我可不护着你。”

  “好,我不说就是了。”

  “这画像我明天问问,听说到处都有,你要这个干嘛?”

  “我自有用处!”凤青青笑得一脸得意。

  在她看来,这城主府找的肯定是那个什么阿卿的小丫头。哪有那么巧,城主府找脸上带鞭伤的家奴,这丫头脸上刚好就是鞭伤。

  什么城主府的事情她是管不着。她就想看看这丫头的画像,是不是和她在师傅那里看到的画像相符合。而且还不能打草惊蛇,她可是听说这丫头逃过了诸多追杀,很是狡猾!

  若是长相符合.......

  这可是大功一件!不仅是她在帮主面前露了脸,连她师傅都可以在帮主面前记上一功。

  这可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大馅饼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