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嚣张天医

第八十四章 宫家卫璟

嚣张天医 Rubywo 2151 2020-04-27 00:00:00

  聂无伤抱起杜玲玲,就往导师席冲,五月查看后,遂道,“送后山,药老谷。”

  药老是昭陵为数不多的炼丹师,在药谷担任守山长老。

  昭陵几个炼丹师都在那里修行,平时不会出谷。

  聂无伤抱起杜玲玲,疯了似的冲去后山,几个老师跟了上去。

  五月皱眉看着场上一片混乱,林家的事,还是少掺和算了,毕竟背后有那位,拧着眉,甩袖走了。

  倒是廖老师,行至卫璟身边,低语,“怎么回事?”

  卫璟蹙眉,多事之秋罢了,“卫宇,何在?”语气竟然有些许冷冽。

  柳如水几人嗤笑,“卫璟怕不是急疯了?”

  忽然,人群里传来,“卫宇?好熟悉的名字啊。”

  “好像是二年级八班的?”

  “什么?我们班的?”

  几人的讨论声毫不掩饰,在场又都不是弱者,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巫灵惊得张大嘴巴,“还真有一个卫宇?”

  林琼儿皱眉,怒喝,“卫璟你在搞什么!”

  卫璟眉眼上冷意凝结,淡淡扫了一眼林琼儿,她整个人仿佛如坠冰窖,动弹不得。

  好,好可怕。

  卫璟纵身一跃,将人群里躲躲藏藏的一灰衣少年揪了出来,将信递给他。

  少年平平无奇,丢进人海里就找不出的那种,此刻却瑟瑟发抖,捏着信颤颤巍巍。

  “是,是我爹的信。”

  林琼儿倒吸一口气,尖叫疯狂,“你说什么!”

  众人大惊,什么情况。

  巫灵的嘴巴几乎可以塞进鸡蛋。

  红烨和令狐棠也夸张的瞪大眼睛,什么?

  盛风华难得的面色抽搐,真是天大的乌龙。

  卫璟脾气虽好,但多番询问,已是不耐,少年矜贵异常,冷声道,“是谁告诉你们,我是卫府公子了?”

  林琼儿蹙眉,大叫,“你不是卫府公子,曜日国还有哪个卫家能养出你这样的人!”

  她疯狂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不是卫府少爷!

  众人点头,红烨向来都是卫大少卫大少的叫,曜日国,最有权势的就数尚书卫府了。

  呵,清冽的冷笑声自卫璟唇角溢出,竟然是别样的风采。

  少年墨发飞扬,仰头转身,扫视众人,一字一顿道,“那又是谁告诉你们,我姓卫了?”

  滑天下之大稽,卫璟竟然不姓卫!

  红烨滑倒,什么?!

  巫灵点头,捏着下巴,她就说,红烨都不知道的本源灵气化形,卫璟却能用的如臂使指,根本就是有问题嘛。

  只是,卫璟不姓卫?

  那姓啥?

  是啊,那姓啥?

  众人目光紧盯着卫璟,好奇的抓耳挠腮。

  卫璟在人群里一眼看到巫灵,他衣衫随风,墨发飞舞,黑瞳里满是星辉,认真且专注,“我姓宫,宫―卫―璟。”

  很高兴认识你,灵舞。

  人群里静了一瞬,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卫璟根本不在意别人的议论,一双墨瞳直直的盯着巫灵。

  巫灵在人群里能一眼看见那个白衣少年,皎皎如玉,灼灼如华。

  忽然,星眸里溢满光彩,嘴角微勾,姓宫啊,如果是那个宫的话,那还真是个大秘密呢!

  巫灵抬头,娇俏着勾唇,无声道,“骗我,可要给一枚高级灵石才行哦。”

  卫璟紧张的心放下,张扬的挑眉,“当然。”

  都会是你的。

  红烨皱眉,“你这小子,太不够意思了吧!骗了我这么久!”

  卫璟歉意的抱拳,“现在晚吗?”

  红烨扫了眼林琼儿黑如砂锅的脸,哈哈大笑,“不晚不晚,一点不晚!”

  令狐棠噗嗤笑出声,什么嘛,害的她白担心。

  盛风华勾起唇角,话未出口。

  恼羞成怒的林琼儿抬头,“宫?曜日国可没有什么宫姓大族!如果不想你的家族覆灭,那么就乖乖的束手就擒,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再厉害,一人也不可能比得过我曜日金骑!”

  曜日国兵力分三等,铁骑盛家军,皇族金骑卫,暗部魏家魂。

  是啊,宫可不是什么大姓,没有家族撑腰,卫璟就是再强,一人难敌千军啊。

  事已至此,卫璟耐心全无,拂袖一扫,飞身回巫灵几人身边,“如果你能威胁的到他们,就尽管去吧。”

  家里的,巴不得有人找他麻烦呢。

  无聊的发霉了。

  林琼儿咬碎了一口细牙,可恶!太可恶了!

  太丢脸了!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巫灵,转身冲出学院。

  给我等着!

  巫灵摸鼻,眨巴下眼睛,哈?莫名其妙被瞪了?!

  红烨勾肩,“行啊你小子,藏的真深!”

  卫璟微微一笑,现在知道也不晚。

  时至正午,烈阳光照,柳如水看完戏,轻蔑一笑,“宫卫璟,呵,原本还担心卫家出了个天才,可惜……”

  没有势力保护的天才,怕是很难成长起来吧。

  那卫宇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摸了吧冷汗,逃也似的溜出广场。

  他就说,他老爹平白无故传信骂他,问他林家大小姐都不喜欢,他还喜欢什么样的,他就觉得莫名其妙。

  要是林家大小姐真喜欢自己,还用得着逼婚?转身他就娶了!

  那宫卫璟也是傻,放着那么一个俏小姐不要,平白得罪太子。

  以后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药老谷,白胡布衣的老爷爷皱眉凝目,身旁一几岁药童俏生生的抿嘴。

  “师父,这位姐姐怎么了?”

  药老叹息一声,“家族秘法,无解啊。”

  小童皱眉,那怎么办。

  门外,聂无伤紧张的来回踱步。

  怎么还没好!

  小童开门,抬头便看见聂无伤走的飞沙漫天,呛了一口,怒道,“别走了!那位姐姐醒了。”

  聂无伤一把拽住小童,“醒了,没事了吧?”

  小童不过6岁,还未开筑基灵台,被抓得痛苦异常,脸都青了。

  药老一出来,扫袖一挥。

  聂无伤直直的被扫出院门。

  “丫头已醒,自己进去吧。”

  药老带着小童,消失不见。

  手上蓝光流转,小童喘息才平缓,皱眉,“那人真没礼貌。”

  药老摸摸小童的头,“关心则乱嘛。”

  与人为善,宽己及人。

  聂无伤冲进房间,杜玲玲已经醒过来了,她白着唇,虚弱的笑着,“无伤,我没事的。”

  聂无伤跪在床前,执起苍白的小手,“玲玲,你可吓死我了啊。”

  杜玲玲没挣脱开,眼底微微泛着泪光。

  她抬起另一只手,小心的抚上聂无伤的头发,“无伤,谢谢你,还陪着我。”

  聂无伤抬头,“说什么傻话呢,我会一直陪着你。”

  杜玲玲弯唇,少见的温婉,轻声回应,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