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嚣张天医

第一百零四章 破轮回阵

嚣张天医 Rubywo 2640 2020-05-14 00:00:00

  “你方才说,上面也有一个森林小道?”卫璟侧头询问。

  “是的,和这里长的一模一样。”少女点着下巴,狐疑地盯着那树。

  树干几米处有一道划痕,那是自己刚攀上巨树时,用刺藤借力,划出来的。

  “这两个地方,是同一处?”巫灵皱着眉,指着那划痕,“这好像是我弄出来的。”

  卫璟走近,划痕很新,确实是刚刚划上不久。

  俩人对视一眼,察觉到不寻常。

  “此地的阵法,名轮回阵,看似一条直直的小道,实际上,在慌乱逃窜间,小道就已经悄悄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

  巫灵没听过轮回阵,但是她听得懂圆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他们一直在这圆里兜圈?

  那自己跳下裂缝怎么还是落回到了这里?

  “此地阵法被破,圆被破坏,按理说,本应可以走出去的。但眼下看来,应该还有一处阵法没破。”卫璟抬起头,微微看向天空。

  横向阵法已破,圆不成圆,纵向法阵未破,走着走着,可能会继续坠落或上升。

  灵舞从树上跳下落地,却从自己头顶上空落下,看来这另一处阵法,是在这天上了。

  少年墨眸里擒着光,盯着那看不到尽头的大树。

  世上会有如此之高的巨树吗?

  高到看不到尽头?

  是真的看不到尽头吗?

  少年白衣潋滟,一跃而起,脚尖轻点几下,便踏树而上,转瞬看不见人影。

  “等我一下。”他说。

  “好。”巫灵仰头看了几眼,便敛下眼,盯着地面。

  刚才那张脸,藏在山石里,会不会也能藏在这土道上呢。

  轻哼一声,斜斜一笑,目露狡黠。

  手上刺藤探出,狠狠地扎进去。

  一击未成,小道纹丝不动,一点灰尘都未扬起。

  呦,巫灵来了兴致。

  这破土地果然有问题,和那下落的石壁一样坚硬。

  收回刺藤,手掌上跃出一抹金色。

  先天火种完全释放,金光刺目。

  隔着厚厚的土地,地下数米的那张大脸感觉到灼热,正打算移到更深处。

  巫灵小恶魔般,巴掌猛地一拍,“嗷~”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惊的巫灵手抖了一抖。

  小心脏受了惊吓,火焰便更耀眼了。

  卫璟正打算破阵呢,突然眼前的天空就露出一只脚,脚上还秃噜着一只破洞草鞋。

  少年灵力一卷,带着那身影直直下坠。

  呀,抓到了!

  巫灵看着眼前一脸黑炭似的人形,抱胸冷笑,“就是你在此地搞鬼。”

  “这这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我我,就是个看守此地的小精啊,我不会捣鬼的。”那黑碳眼珠一转,佯装害怕,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巫灵看傻子一样看着那黑碳脸,戏谑,“你以为我会信?”

  司莲坐化已近万年,这东西留在这已经不知道多久了,这地方无穷无尽,走不到尽头,怕是入此地者,都已经绝望而亡了吧。

  黑碳一脸扭曲,见巫灵好似很不好说话,转向卫璟,卖惨可怜,“公公公子,你可要信我,我就是一山石小怪,没有伤过人的。”

  最多吃点死去的修士尸骨。

  原本还云淡风轻的少年脸忽的一黑,公公?叫他公公?

  抱剑冷声道:“你喝了她的血。”

  石怪太贪心,吞了血后还想再要更多,导致未能完全炼化,残留的香味被卫璟闻了出来。

  石怪原本哭兮兮的脸一呆,这白衣小生是狗鼻子吗?

  他大脸上的小眼珠滴溜一转,咽咽口水,正准备逃跑,巫灵一指金光,打在他腿上。

  “嗷~”石怪疼得身体成弓状,捂着脚踝,目光愤恨地瞪着巫灵。

  “臭丫头,你给我等着!”讨好不成,暴露本性。

  巫灵沉目,“等着?敢喝我的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巫灵整个人故作阴森,可怖得吓唬黑脸石怪。

  石怪果然一僵,啥,她的血那么香,难不成还有毒?

  “你你你,你这臭丫头怕不是故意的?”黑炭小眼瞪大,恨不得现在把血吐出来。

  故意把有毒的血给他喝?他就说,怎么会有人的血这么香?

  “呕~我也太倒霉了。”石怪扣着嘴巴,黑漆漆的手指伸进去,看得巫灵一阵恶寒。

  忍着心里想吐的冲动,“这地方怎么回事?”

  巫灵看着假装听不到的石怪,威胁道,“不说?不说我就让你毒发身亡!”

  巫灵催动灵力,石怪忽然觉得体内的血液有一丝灼热。

  “啊!女侠饶命,说说说,我说!”石怪害怕极了,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般的灼痛。

  实际上巫灵只是暗自增加了先天火种的。

  温度升高,血液循环加快,那一丝血液更快得和石怪融合,才让他产生了灼热的错觉。

  实际上血液已经炼化完毕了,只是石怪一心觉得巫灵在毒害他。

  黑脸石怪趴在地上恭恭敬敬,“此地为万道重森,是,是大人布下的法阵结界。”

  石怪颤颤巍巍,伏地解释。

  “来到这里的修士,都因为拼命奔跑,灵力耗尽而亡了。”

  说到这里,石怪抖了一抖,小心的看了一眼脚边白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破大人阵法的人……

  “我是大人抓来的小怪,就靠吞噬尸体骨髓里的丁点灵力而活,可没害过人。”

  抢也抢不过大人,只能靠着一点灵力渡日,难怪万年来,只修了个小怪之身。

  黑炭脸特别大,舌头很长,手和脚都很小,有点类似大头娃娃,趴在地上,好不滑稽。

  “你说的大人,是司莲吗?”卫璟低头,看了眼石怪。

  “我,我也不知道大人叫什么,就看见,他一身火焰,随手就把我塞进一颗珠子,我就到了这处地方。”

  石怪委委屈屈,遥想当年,他还是一只刚化出灵识的小石头,万年时间,本以为能修道成仙,结果却变成了个石怪。

  “司莲大帝是火元素体,先天莲火是不亚于我的火种。”巫灵想起万年前的传说。

  大帝司莲,莲火之体,灼万物,吞天地。

  万年前一战,司莲力战魔族,重伤不治,坐化于此。

  “可是,他布这轮回阵干嘛?”

  而且,此前落在这里的人都十死无生……实在不是一位强者大能应该干的事。

  也根本不是一个正常难度的历练地。

  卫璟手抵着树干,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巨树,所有的一切都在灵力耗费上面做猫腻,看来这司莲之域,有什么地方和东西,需要无穷无尽的庞大灵力,“那就先破了这阵。”

  免得有什么突发情况,灵力继续消耗,那就太过危险了。

  巫灵抽出一丝先天火种,困住石怪。

  “你说,你这么黑,叫小黑如何。”

  “啊?大人,咱能不能换个名字?”小黑苦哈哈的,本来就丑的脸这下更丑了。

  “可以呀,你想叫什么。”巫灵十分好商量。

  “嗯?黑霸天怎么样?”小黑眯着眼,爬起来叉着腰,大有要直指苍穹的气势。

  “好的呀,小黑。”巫灵笑眯眯得看着石怪表演。

  小黑:“……”

  参天大树拔地而起,树根不知能延伸到地下几何,这天地间,空旷异常。

  攀上树的卫璟手上白光金光交叠,化成数道丝线,围着巨树树干,绕来绕去。

  巫灵不继续逗小黑了,火线缠上脚踝,拽着走近。

  她的法阵才刚刚入门,只看见过法空长老教给她的一些,卫璟动作连贯,显然精于此道。

  丝线交叠,转眼数十轮回,少年手在前方一按,巨树顶端发出爆响。

  “树裂开了?!”巫灵抬头,眯着眼睛看向天空。

  巨树从半截树干开始,一路断裂,碎于虚空,眨眼间就变成能接受的正常大小。

  恢复了?

  巫灵惊讶的看着周遭,朝卫璟竖起了大拇指。

  “走。”卫璟浅浅一笑,牵着巫灵,朝前方走去。

  巫灵手里拽着小黑,扯得他哇哇直叫。

  “放开,放开老子,带着老子,你们出不去的。”

  巫灵没听他的废话,扯着火线就朝前方飞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