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嚣张天医

第一百一十章 团战大帝(下)

嚣张天医 Rubywo 2766 2020-05-20 00:00:00

  白光里的卫璟凝眉不语,只难以压制的力量,仿佛夏夜里燎原的火兽,让人暴动。

  “不止如此。”寒音如雪,冷澈透骨。

  不是有点本事的小子,是要杀你的死神。

  “那便来试试。”司莲伸手吸过红剑,同卫璟的宽剑相对。

  火光呼啸,被剑意尽数斩断,姬陌北的火舌堪堪避开,在密不透风的剑意下,缓缓停滞。

  姬陌北抿着唇,抹掉额头细汗。

  站在后殿的月重华远远看到姬陌北的动作,金光磅礴而出化为数道丝线铺展,一直通到王座旁边。

  金线纤细,在天空中竟然看不真切。

  “给我。”月重华压住内心的血气翻涌,传声给姬陌北。

  姬陌北抬起眸,看到月重华眼里的认真,遂点了点头。

  黑曜石顺着丝线,竟然径直滚了过去,落到月重华手里。

  月重华瞄了眼和司莲隐隐相当的卫璟,压下心里的惊异,不经意间,从后殿送上王座。

  司莲一无所查。

  巫灵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在红烨的搀扶下,喘息着勾出那根发丝。

  巫灵长睫掩住疯狂,邪意肆虐。

  漫云女子自逍遥,不惧鬼魔不折腰!

  想要她的命,可以,拿命来换吧!

  一把小巧的银色匕首闪出,刀柄雕花,刀刃上刻着尖细沟槽,巫灵紧咬唇瓣,想也不想就往心上扎去。

  “唔。”灵舞闷哼一声。

  “灵舞!”红烨大惊失色,巫灵猛地喷出一口血,血迹斑驳,溅了红烨大半张脸。

  “对不住啊,红烨。”巫灵弯着唇,想抬手抹去红烨脸上的血迹,奈何力气不够了,心脏处疼得发颤。

  话都带着颤音。

  “别,别动,你别动。”红烨心疼的伸手扶住,一时间竟不知道手往哪里放。

  “丹药,对丹药!”红烨害怕的手直抖,颤巍巍的浑身摸索。

  显然忘记了自己身上从来不愿带丹药……

  和司莲对战的白影听得那声音,浑身一颤,手腕处被莲火焚烧,闷哼一声,倒退砸出地面数米,宽剑甩了出去。

  令狐棠暂且击退绿旖,飞身而至。

  “怎么了!”她瞧着巫灵颤颤巍巍地将匕首拔出。

  卫璟眼露惊慌,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巫灵身边。

  “灵儿!”少年眼底划过深深的心疼和自责,跪坐在一旁。

  巫灵虚弱地笑,仿若耗尽生命之力的末世之花,看着手上沾染心头血的匕首,缓声,“把头发缠上去。”

  染血的小手里,捏着一根红色发丝,看不真切。

  卫璟正要动作,身后莲火靠近,逼得巫灵又吐一口血。

  眉梢缠上戾气,墨眸里一片冰冷,转身立于天地之间,狂风席卷着墨发,低声:“鸿蒙剑!来!”

  破空之声,压抑的莲火都熄灭不少,一柄黑色古朴至极的剑,自天际划来。

  再不是飘渺剑意,而是真真实实的黑影。

  少年倾力,翻身握剑,朝着握有红剑的司莲缠斗而去。

  “鸿蒙剑!是鸿蒙剑!”司莲第一次目露骇然。

  小八已经隐隐达到极限,眷恋的看了一眼巫灵,隐回灵海。

  白虎不过灵兽,灵兽对付几个知天命倒还勉强,对上大帝,早就皮毛翻腾,焦灼一片,浑身是伤的隐回红烨灵海。

  令狐棠将发丝缠上,忍住眼里的泪意,“还要干什么?”

  巫灵轻轻摇头,只闭上眼,嘴里默念什么。

  蓦地,天际乌黑一片,第一丝雨滴落在巫灵脸上,整张脸失了血色一样,疲倦得勾唇。

  秘法,已成。

  天地间,轰轰隆隆,整个司莲之域,都被乌压压的黑云遮住。

  司莲惊慌抬头,“天罚?!”

  卫璟冷眸寒彻,趁着司莲失神的空挡,提剑就扫,司莲的腰腹瞬间被划伤。

  “可恶小儿!”司莲气急败坏,双手合十,整个司莲之域化为火海。

  大帝之威,可将周遭的一切同化成自身,火元素遍布整个司莲之域,司莲借此隐于这片空间,企图躲过雷罚。

  同一时间,万万里之隔的巫山岭,白衣锦袍的女子端坐大殿之上,细白的长腿莹莹泛着光,底下长老颤颤巍巍,伏地而拜。

  女子勾唇一笑,凉薄而危险,“呐,终于找到你了,巫灵。”

  《鸿蒙经》记载,黄帝臣巫彭作医,为巫氏之始。

  但其实最初的原文却是如此:黄帝臣巫彭作医蛊,为巫氏之始,蛊术阴邪,后毁之。

  巫灵所用禁术,以发为媒,反噬发主,属于仅有的现存巫蛊禁术之一。

  引雷入体,属牵动天地之力,为人力所不能及,反噬极大。

  巫灵施展术法,整个人逐渐失去意识,瘫软在红烨怀里。

  红烨捏碎令狐棠递来的丹药,一点一滴的塞进巫灵嘴里。

  “灵舞,灵舞妹你不要有事。”令狐棠把灵湖水不要钱似的往巫灵嘴里灌。

  天雷滚滚,几息时间,银白色的雷罚之力降落。

  轰隆隆――

  一劈没中,似乎在这天地间寻找司莲大帝。

  整个天地化身为火,卫璟也不知哪里是司莲。

  仿佛哪里都是司莲,哪里又都不是司莲。

  天雷把整个司莲之域都当成是目标,轰隆隆砸个不停。

  月重华本来一点点藏着黑曜石,乘此机会,一跃而起,黑曜石带着浓郁的暗元素一下子塞入王座!

  变故一息间,突然,“啊!”司莲大叫一声,一处火红虚幻了几下,闪出身影。

  “小儿!你坏我大事,去死!”司莲火发张扬,暴怒而起,径直朝着月重华而来。

  卫璟墨眸里倒影着盛怒的司莲,鸿蒙剑现身,攻势猛烈,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尽管后背满是泥泞,胸前灼烧一片,嘴角还在滴血,但是那双眸,越发的战意十足。

  天上的雷电终于发现目标,乌云翻滚,黑漆漆一片,整个天地,只留黑红两色,实乃人间地狱。

  卫璟白袍上点点血迹,手腕上粘上了巫灵的血。

  血异香清冽,惹得卫璟精神一震。

  剑光千层,眼花缭乱,密不透风。

  司莲在此番攻势下,也隐隐不敌。

  周身的元素灵力越发诡异,吞噬进去的暗元素,使得司莲整个人异常诡异,疯疯癫癫,实力都大退了。

  “你到底是谁?!”司莲久攻不下,大声质问,“鸿蒙?”

  又自己摇头,“不,你不可能是鸿蒙!”

  “可是还有谁能催动鸿蒙剑?”

  世人多不识鸿蒙剑来历,只有近万年前,有幸听过洪荒巨战的人族大能,才听说过鸿蒙剑。

  鸿蒙剑乃人族帝神鸿蒙的武器,开天辟地,征战各界。

  洪荒时期,人类诞生以来最混乱的一个时期,大陆战争不断,大帝纷起,人族很多年才会出现一个大帝,但是那时候,大帝常见的不甚稀奇。

  大帝的出现,导致灵力锐减,灵力不足,没人可以成神,因此,众帝之争,由此开始。

  至洪荒后期,爆发过一次规模最大,涉及种族最多的一次战争,史称洪荒巨战。

  十数万年前的洪荒巨战,距离司莲那个时期都已经很遥远,但是鸿蒙剑的传说,还是流传了下来,不像现在只剩一句帝神之器这般简单。

  洪荒巨战之后,文明消退,别说大陆修士消失,就是最基本的种族都灭绝不少。

  数万年休憩,才慢慢演化出如今这片大陆。

  鸿蒙剑是鸿蒙帝神得道成神之后,留于世间镇守大陆安定的存在。

  洪荒巨战时期,一剑扫天下,平天下战乱,斩天下邪狞。

  此后流传数万年,未曾出世。

  至司莲时期,只有几个人族强者还听说过鸿蒙剑真正的样子。

  剑身漆黑,犹如神光护体。

  再到如今,万年已过,天下间除了司莲,应该没几人能辨认出鸿蒙剑了。

  雷云酝酿完毕,一道泛红的细小闪电直直地静悄悄地劈下。

  疯癫的司莲没有察觉,嘴里还在呢喃,“不可能,不可……”

  “啊!”还未说完,司莲弓着身子被劈的头发竖起,七窍生烟。

  好不容易攒了万年的灵力,一点点消散。

  巫族引雷之术,哪有那么容易逃脱……

  雷电劈中,径自散去。

  大帝匍匐在地上,烂肉一摊。

  卫璟执剑立于天地,手抹掉嘴角鲜血,喘息。

  鸿蒙剑有三道,剑气,剑身,剑法。

  以他最原本的力量,只能引动一丝剑气来战斗,这次借大道之力,才能勉强运用起这鸿蒙剑。

  如今,已经快达到极限了。

  

Rubywo

本文设定:鸿蒙时期(世界伊始)——洪荒时期(几十万年前)——洪荒巨战(十几万年前),人类文明出现断层——黄帝时代(人类文明重新出现,一万多年前)——九洲时期(万年前至今)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