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嚣张天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柳叶尽折

嚣张天医 Rubywo 2384 2020-05-24 00:00:00

  盛风华有些苦笑的望着走远的几个人,自己这个第一当的还真是……

  唉,无奈摇头。

  五龙台上五龙柱,永远的刻下了他们几人的名字。

  后世,众人指着盛风华的名字,赞叹不已,原来风华大帝如此厉害,竟然比昭陵五子还强。

  受万民敬仰,佑曜日昌盛千年。

  彼时,巫灵回宿舍收拾东西,她可以入住后山栖谷,有自己独立的院子了。

  推开门,屋内尘封的空气流动,带起一室灰尘。

  那个连床缝里的灰都要擦干净的柳如叶呢,好像很久没见到她了。

  巫灵走近,她的床铺东西尚存,但都落了一层细灰,瞧着许久没有翻动过了。

  巫灵凝着眉从桌边扫过,扫到一个巴掌印时,猛地顿住,印迹崭新,好像刚留不久。

  她走上前,看到桌上的首饰盒,盒内一张娟布包裹着一只金钗……

  巫灵心里猛地一沉,抽出娟布,其上赫然绣着一株柳枝妄想探出围墙被尽数折断在地……

  柳如叶,是出事了吗?巫灵凝着那金钗,阿碧传的话她是不信的,但是如今她把金钗一起送来,意义却不同。

  谁会拿自己喜爱的东西去开一个无关痛痒的玩笑。

  只是,为什么她不能直接来找自己呢,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柳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巫灵有些懊悔,早知道天榜前应该跟着去看一眼,这半年已过,实在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瞧着阿碧这隐晦又谨慎的方法,在自己来的前一刻才送消息,看来,学院里势必有柳家敌对势力的眼线了,而且此势力比起柳家,只强不弱……

  正思考间,门外传来一道尖细女声,语带挖苦,“呦,我们新生第一回来了啊?”

  巫灵迅速收起钗子和娟布,松开眉头假装不耐的转身。

  来人样貌不显,巫灵没什么印象,但是她身后那人,巫灵依稀记得。

  当初卫璟带她去女寝借浴室时碰到的那个学姐,虞清。

  虞清一改先前的朴素装扮,穿的是烈火金裳,热烈而刺目。

  巫灵微微眯起眼睛,意味不明的盯着虞清。

  “你就是当初卫璟身边那个泥猴?”

  今早灵舞的紫色天赋一经承认,众人瞬间想起那两只泥猴,女生们则想起开学那天,卫璟身边那个唯一得以近身的女生。

  虞清显然又有了新的倚仗,不然不会公然来找灵舞麻烦。

  “是便是,关你何事?”巫灵漫不经心的吹落桌上灰尘,倚在桌边。

  腰间的摄魂铃一摇一晃,正午的阳光洒落,满室光辉。

  也不知怎的,虞清莫名的讨厌极了灵舞这副满不在意浑然不觉却能得到那人百般在意和维护的样子。

  凭什么?!

  虞清压下妒意,嫣红的唇瓣轻启,“你以为,宫卫璟能护你一世吗?宫家,不过边郡小族,自身难保矣。”

  太子一党早就查遍曜日,有些实力的宫姓族内都被调查警告一番,根本没有什么举世望族,因此,那个高高在上的贵公子形象早已不存在于虞清心中。

  即使那少年,依旧风采如故,举世清华。

  巫灵像是听闻了类似天塌了一般的笑话,揉着肚子,笑个不停,笑得虞清一众人面色难看。

  “臭丫头,你笑什么!”一女子怒骂。

  巫灵揉揉肚子,拭去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怜悯又无奈,“暂且不说卫璟能否护我一辈子,就拿你们几个的实力来说,根本不够我撒牙缝的。”

  蔑视的扫过几人,灵师而立境的实力,来找自己的茬,谁给的胆子?!

  冷光一闪,前面几人瞬间觉得心脏一紧,都默默的后退一步,停在虞清身边。

  虞清而立初境,对于三年级的学生来说,算是中等水平,却是连1班都进不去。

  她稳了稳身形,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你实力不弱,但是你要知道,没有家族撑腰的天才,是没有机会成长为强者的。”

  巫灵抱胸勾唇,“如果你说的是那二十万金币和一枚中级灵石都出不起的太子一党,我想,你所谓的家族也不过如此。”

  那个被灭门的青州城张家,巫灵想起来了,梵天拍卖场的时候,那个所谓的张胖子和三楼雅阁一男子争抢,后被太子灭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雅阁内的男子,必是太子的人。

  “大胆!”女子踏出一步,手指着灵舞,眼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臭丫头胆敢议诽太子,她们几个人可都听到了,这下,怕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呵~”巫灵放下手,勾唇抬头,目露讥讽,“你以为,我会怕他吗?”

  语气不可谓不狂妄,态度不可谓不嚣张。

  虞清一行人,道行太浅,说到太子便挺直腰板,好似神明相佑,一试便知。

  “灵舞,你非议太子,我等可都听到了,他日走出昭陵,可得小心为好。”虞清语气森然,阴恻恻提醒。

  巫灵早就不耐,“奉劝你们主子一句,最好不要惹到我身上来。”

  皇权怎么争随便,但是若是把自己和伙伴们牵连进去,那么,她不介意帮曜日换个太子。

  “走!”虞清一脸铁青,本想嘲讽一番却被灵舞堵的一句没讨到好处,憋屈至极。

  “慢着。”巫灵漫不经心一挥衣袖,门口瞬间被大火围上。

  几人汗如雨下,紧张的僵住。

  “怎么,你要在学院里公然杀人吗?”虞清压下不安,强自镇定。

  又想奚落别人,又没什么胆识。

  “哎呀~”巫灵慢吞吞收回火焰,假装无意,“忘记了,这火,而立下境怕是受不住了。”

  她缓步走近,扫了一眼额头冒汗的几人,忽然眼里寒光一闪,火刃抵住喉咙,冷声道:“柳如叶呢?”

  虞清被看的腿脚发麻,脊背生寒,听到这一句话却又瞬间回暖,有了倚仗似的,“呵,我倒忘了,你还在意柳家那个前大小姐呢。”

  前大小姐?!

  巫灵手上火枪一出,更近虞清喉咙一步,“说!”。

  虞清运转灵力,抬手妄图推开火枪,却被灼热的温度烫的缩回了手,气急败坏,“拿开,不然不说。”

  巫灵冷哼一声,轻轻移开。

  虞清想了片刻,有些得意的幸幸灾乐祸:“柳家覆灭,大房掌家,柳如叶早就不是那个皇商大小姐了,她被关进皇城了。”

  估计被林琼儿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林琼儿自从被卫璟当众拒绝,又闹出那么一个大笑话,已经疯疯癫癫,对卫璟在意的人都狠不得撕了。

  柳如叶虽然和卫璟无关,但却是少有的能和他们几人说上话的人,林琼儿找不到别人,自然不会放过柳如叶。

  正好,柳如叶一脉失势,原柳家族长,柳如叶的爹被关进柳家地牢,柳如叶这个无依无靠的娇小姐可不就任人宰割了吗。

  虞清冷哼一声,扫了眼灵舞:“劝你最好快一点动身,否则,怕是只能见到尸骨一具了。”

  说完,抬步走出,最后一场交锋倒是杀了杀灵舞气焰,不然她今天得被气死。

  巫灵捏紧拳头,眼底愠怒,连虞清几个走了都不甚在意,她心底想的是,林琼儿。

  最好别做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