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我的绝世谪仙

我的绝世谪仙

一粒糟糠 著

  • 短篇

    类型
  • 2020-03-19上架
  • 392381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梨花似雪暗添香

我的绝世谪仙 一粒糟糠 3010 2020-03-19 12:24:54

  三界之大,无人不知天界有一倾城绝世的仙子,她的名字叫白书书。

  白书书啊!白书书!

  名字带书,却不喜欢看一些经家道家的陈古烂作,她觉得太死板,条条框框的道理说的那么明白,可是世间的孰是孰非又怎会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明白的呢?

  她喜欢赖在月下仙人那里的梨花树下看民间话本,尝尝人间的烟火气。可是仙界第一仙尊墨珩知晓她看那些烂俗的民间话本就说她目无纲常,那些人间粗制滥造的俗物有什么好看的。

  她才不管,她就喜欢看那些芝麻绿豆,细小世俗的东西。

  突然一阵清风拂来,吹掉了满树的梨花,纯白干净的梨花花瓣洒落下来,白书书抬头望去,像极了冬日里的飘雪,却不似雪那般冰冷无味,倒是有些甜甜的花香。

  一不小心就甜满了心房。

  “真是仙界绝景!”白书书不免赞叹。

  此刻月下仙子——机衡踏云归来看到树下一脸痴迷的白书书就忍不住笑她:“我的书书仙子啊!你怎么又偷跑我这儿来了呢?”

  白书书抬书掩唇,两眼弯弯笑道:“机衡仙子,你知道我平时也没啥爱好也就最爱窝你这儿看会儿话本啦!你怎么忍心赶我离去呢?”

  机衡仰头叹息扶额:“书书啊!你知道吗?你可是三界第一美女,要见你的人多如牛毛,你每次都躲我这里,我的小仙邸可是要被踏破了呀!上次也不知道是哪几个混蛋将我府邸的门槛都踏破了,还没给我修!结果还是我自掏腰包修的呢!”

  “机衡仙子啊!就凭咱两的交情还怕我不给你钱银来修?”白书书说完就立刻在手中变出了一枚东海宝珍,随即捏着放在机衡面前:“呐,这东西够你修个十次,二十次小仙邸了!”

  “哇!这可是东海的宝物,你真愿意给我?”机衡有些不相信。

  “那是自然!咱俩的关系还比不过这一枚小东西吗?”白书书欢笑着说道。

  机衡拿着手里的宝珍,顿时喜笑颜开。

  白书书对于这些金银钱两本就没那么在乎,所以自己仙府上的那些小玩意都被她在欣喜之时随意打发送人了。

  白书书看机衡在那自得其乐,便继续拿着那本未看完的话本慵懒的斜靠在梨花树下单手撑头仔细阅书。

  雪白的梨花花瓣再次飘飘扬扬的洒下来,有几片洒落在她那乌黑透亮的柔发间,发出璀璨如星辰的光芒。

  她本就是三界第一美人,长得倾世出尘,肤白胜雪,眸似星月,面若桃花,朱唇皓齿,她有一双灿若繁星的清眸,右眼角有一颗细小的泪痣。

  只要她微微一笑便可使万人倾倒。

  形容白书书的美丽词藻有很多很多,但是当真正见到她本人的时候,一切言语全都变的苍白无力了,她的美根本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

  所以垂涎她美色的人有很多,嫉妒她容颜的自然也有很多。

  她自己便想又不是我想要长成这个模样,一切还怪自己咯?

  她也懒得弄一套虚假的东西,我就长这样,管他好看还是不好看,你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我要做的事就是自己喜欢的事,难不成因为你们嫉妒我漂亮,我还去弄难看了不成?

  所以她大抵也不会想很多,因为她知道想多了也没用。

  平时她就爱来月下仙子的仙邸,就喜欢赖在他那棵梨花树下看话本,除了喜欢月下仙子那仙邸看上去拥挤热闹外,还因为那棵梨花树。

  三万年前,这棵梨花树有一个美丽的故事,这棵梨花树修成了仙人便自取其名为“溪月”,她向往人间的情爱便私自下了凡,在凡间遇上了她的毕生挚爱“洛寒”,彼此为爱不顾一切,历经种种坎坷,最终在一起。

  后来听闻两人都修成了散仙,之后便闲云野鹤归隐了山林。

  白书书觉得这样也真的很好,能与自己毕生所爱之人在一起,她也愿意历经坎坷抛弃一切。

  机衡总笑她思想单纯天真,你以为自己想要与自己心爱之人一起便在一起了?

  白书书无奈叹气,只好点头同意:“是是是,你说的自然不错!”

  有些人啊!就算白书书长成了三界第一美人也不会去瞧她一眼,这个人便是仙界第一的仙尊——墨珩。

  墨珩今年有一千万岁了,比白书书大了整整五百万岁,是仙界第一的绝世冷酷仙人。

  这个人长得是挺好看的,就是冷冷清清,骨子里透着一抹冰凉。

  剑眉星目,棱角分明,薄唇皓齿,面目清俊。常着一身银线滚边的白色缎面长衫,常喜烹茶煮水,吹奏玉笛。

  不说他好似仙人了,因为他原本就是。

  冷冷清清的天宫里常常能听到他吹奏的玉笛声,可能是跟他这个人有关,所以连他的音乐也是冷冷清清不带一丝温度。

  说起来白书书还真的就喜欢这么一个不喜欢瞧自己一眼的人。

  与墨珩相识也不过是一瞥,那一日是观真仙子的诞辰,墨珩也被邀了去,白书书扎在人堆里乌乌泱泱,正苦不堪言,因为观真仙子速来喜好仙乐,便邀请墨珩为在坐仙僚们吹奏一曲玉笛,墨珩那日可能心情也好,所以便在围坐的众人间吹奏了一曲。

  曲奏起,人群也静了下来。

  乐声悠扬动听,竟不似以往,有了一丝丝的温度。

  就在此刻,起风了,一阵微凉的清风裹挟着璀璨的梨花花瓣吹拂在众人的身上,洁如玉莹般的梨花花瓣铺天盖地的飘落下来。

  墨珩在那场突如其来的花瓣雨中美得不像话,一下子就扎进了白书书的心里。

  那时的画面在白书书的心里久久不能散去,白书书总想铺陈纸笔将那画面画下来,可是几次三番,无论她费劲心思怎么画都画不出来。

  她喜欢墨珩,自然对墨珩感到好奇。

  于是她会趁墨珩在庭院内煮水烹茶时趴在墙头偷看他的一举一动,墨珩这个人晨钟暮鼓,严于律己,每日作息分毫不差。

  白书书比墨珩年纪小很多,差了整整五百万岁,当墨珩有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她才刚刚出现。

  天界的神仙有很多离奇的由来,有的是从人间由于行善积德够了升仙升上来的,有的是纯种的仙人,活了几千几万岁的,还有的是由一些仙凡魔三界的生灵努力修炼而成的。

  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经历,其中的种种故事要说那就是三百天三百夜也是说不尽的。

  白书书是天帝在昆仑“无我之境”的雪池中采回的一朵玉色芙蕖,看它生的通体透玉发亮,冰清玉洁,甚得天帝喜爱,于是便被栽种在了天帝的后花园中,后来在花园中吸收了些仙气便凝成了仙体。

  其实她原本在“无我之境”之时已经饱吸了仙界灵气,成仙指日可待,没想到竟然被天帝知微给摘了去。

  这样也好,直接从一个野外散仙,变成了天界的仙子了。

  白书书由于好奇墨珩的由来便去明里暗里的打听,听到的却是墨珩由来的各种版本,什么在凡间积了多少善,行了多少德;什么他是由凡间的一块玉石修炼成仙的;什么他是东海的一滴珠泪修炼成仙的。

  听的多了,就更加不能肯定了。

  墨珩的由来是一个迷,白书书曾在知微身旁旁敲侧击知晓了只言片意,墨珩原是元灵始祖在初春之时踏足凡间抬手拈于掌心的一滴春露甘霖。

  元灵始祖本是天地鸿蒙之时的一元先天混元的原灵,集天地万物之灵,又经过几世的修炼,成为仙人始祖的第一人。

  他那时在天界一人呆了几千万年顿觉寂静清寥,孤单寂寞,于是就踏足了凡间,凡间正值春日,花红柳绿,姹紫嫣红,鸟语花香,与天界的冷冷清清存在着天壤之别。

  他心里喜悦,此刻一场春雨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他抬手一聚,掌心中便有了一滴春露甘霖。

  许是想起了自己的由来,又觉得凡间胜景极好,于是赐了这滴甘霖一抹仙气。

  它原本不过是万千春露甘霖中普普通通的一滴,却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上仙始祖的一抹仙气。

  于是便日月修炼有了仙体,听知微说墨珩的容貌长得与元灵始祖有七分相似,白书书可没有机缘见元灵始祖,但是知微说两人相似,那便一定是相似的。

  他堂堂天帝又何须骗人呢?

  元灵始祖在三界寻寻觅觅了几千万年觉得无聊寂寞,于是又将自己化作了万物,存在于三界中,依他的说法就是这样就能同万物在一起了,便也不孤单了。

  知微说自己虽活了三千万岁了,但是见到元灵始祖的机会也就有两次,一次是他出生之时,还有一次是他登位之时。

  都是恍恍一瞥,却已是最大的幸运了。

  元灵始祖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墨珩与元灵始祖真的很像,都是清清冷冷的人,不喜俗物,却又渴求一分世俗的温暖。

一粒糟糠

白书书:大大开新书了!   墨珩:恭喜大大!   作者:那还傻站着干嘛!赶紧跪求收藏,跪求推荐票啊!   墨珩,白书书:跪求!谢谢各位!   其中“溪月”和“洛寒”的故事是我之前所写的短篇故事《玻璃水果糖》中第一篇的短篇故事《梨花落尽晚来风》,如果感兴趣大家可以去看看。   这本书的大纲是我之前生病的时候在医院写的。   希望大家会喜欢,求推荐票,求支持,跪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