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菩提覆尘埃

住持心中泛涟漪

菩提覆尘埃 一抹暮色 1237 2020-03-21 12:24:51

  雨。

  住持独自下山采买。雨伴着风越来越大,竹林呜呜作响,泥点溅上他的僧袍,凉意从脚趾蔓延到大腿到后背。住持一手挽着竹篮,另一只手有些握不住手里的伞。抬眼望去,只见不远有一处青竹搭起的小屋,甚是雅致。

  “施主莫怪,贫僧前来避雨,片刻后便离开”,他隔着小竹门喊到。

  随即,一着粗布素衣的姑娘撑着伞小跑着来开了门“住持?”

  定睛一看,愣了片刻,定神,作揖道:“千楼娘子”。便跟着千楼进了竹屋。

  他坐在火边烤着僧袍。千楼端来一碗热茶和一套陈旧的衣服。

  “住持请喝了这碗茶,以免着凉。”她顿了顿,轻咬下唇,继续说“这套衣服倒是旧了,若是住持不嫌弃,把身上的衣服换下烘干了再走吧,这雨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了”

  “这不是酒客留下来的,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里。”她垂下眼帘,不知她喜悲,放下旧衣继续说。

  他略略皱着眉头,望着这套男人的衣服。虽陈旧却也干净,想必是放了有些年月。他刚想张口拒绝

  “前些年,我遇到了一个书生,他说要娶我,我便把赎身的钱尽数给了他,让他去考取功名。可后来,就再也没有过他的消息,留给我的,只有他剩下的这套旧衣。”

  住持吞下将要说出口的话不再推脱,侧过脸望着千楼平静的说着这些事,手里还忙着收拾桌椅。

  他换下衣服,将僧袍挂在火边。望着僧袍眼帘微颤,不止心中是何种滋味。

  天色渐渐暗下来,雨却越来越大。

  她坐在门前倚着门框木讷地望着雨,他在火边望着她。

  许久,她起身道“如果不介意住持就在这里住下吧,待雨停了再走,我去拿干净的棉被给你。”

  他自知这有违寺规,却还是默许作揖“有劳娘子”

  被子有股淡淡的清香,他轻搓着身上的旧衣,自从剃度后,便再也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也不知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能轻易拿走她的所有,这么些年她又是如何煎熬。这夜,他许久不肯睡下。

  鸟儿轻语,他睁开双眼,雨还在下。他起身,见她的房门半掩,房里没有太多的颜色,满满的都是素静,桌上还放了几本摊开的经书和一串菩提佛珠。却不见她的身影。

  他将被子叠好。

  “我来吧”,她一手撑伞一手抱着木盆,盆里是一些青菜。

  放下手里的东西,往身上胡乱擦擦,把被子收进衣柜里。

  “我看还在下雨,就没有打扰你,刚刚去菜园里摘了菜。”

  说罢就进了厨房。

  没多一会,饭菜端上桌来“你先吃着吧,我去换身衣服。”这会他才发现她浑身湿透了,布衣贴着她的肌肤,背着光,腰线显得格外消瘦,双峰却傲人的挺立。她关上房门,透过纱窗,她扬起手指,抽出发间的素簪,黑发如丝帕一般滑下,她一件件把衣服脱下,肌肤白得有些发亮,只是隐约可见的瘀痕和长鞭抽打的新伤。

  他收回目光转过身去,微颤着手端起茶杯猛然灌下。一时间居然忘了自己的身份。

  饭毕。

  闲暇间,他翻着她的经书,她则坐在一旁绣着手帕。时而望着她娴静的样子,他心中泛起朵朵涟漪。当她抬头拿剪刀时他惊得忙闭上眼嘴里默念着经文。

  黄昏。

  雨终于停了,他换回僧袍便与她告别匆匆回寺了。

  夜里,住持躺着望向窗外的半月,脑中时时回想着千楼散发和换衣的场景,千楼那缕缕青丝和肤如凝脂令他意乱,她身上的新旧伤痕更是令他浮想联翩。住持只得拿出佛珠起身打坐,愿以此洗净凡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