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09 物竞现状,给我跑圈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59 2020-05-08 07:00:00

  临南一中的奥数班在临淮市非常有名。

  一则有徐泾这个大拿镇场,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二则过去许多年里,这个班可谓硕果累累,为学校带来的荣誉也有目共睹。

  每年必出省赛一等奖,二三等奖就不提了,冬令营也时有学生入围,据说上上上上届有两个师兄还曾进入国家集训队,最终站上了IMO领奖台,为国争光。

  照片至今都还在橱窗里挂着。

  两人之后,徐泾就再没遇到过这样的好苗子了,一班的凌轩勉强算一个,也是今年最有希望进入冬令营的种子选手。

  平时徐泾没少关注。

  现在嘛……

  看着江扶月离开的背影,他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女生在不久的将来会带给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老徐!欸——”七班班主任叫他,“人都走了,还盯呢?”

  “你不懂。”他美滋滋咧嘴。

  “不就拐了个学生进你奥数班嘛,嘚瑟什么?我严重怀疑她是为了学校每个月补贴的那五百块钱才答应的。”

  “不管为了什么,答应就成。”

  孟志坚终于正视了他一眼,别看徐泾不温不火,其实骨子里比谁都傲。

  倒不是说他没礼貌,而是人到了一定高度和境界,自然而然就会站在俯瞰的视角,很多人很多事便轻易无法入眼。

  但就刚才他那股殷勤劲儿,连诱哄这招都用上了,可不像这位一贯的风格。

  “那学生真这么优秀?”

  徐泾哼笑,直接操起面前的试卷扔给他:“自己看。”

  两分钟过去——

  “满、分?”

  “嗯哼。”

  “怕不是背了答案吧?”

  “临时叫过来的,你背个给我看看?”

  “呵呵……”duck不必。

  徐泾端起茶盅,呷了口,优哉游哉:“今年总算有点盼头喽……”

  “当心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去去去,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就是眼馋!”

  孟志坚难以置信:“我?眼馋?开什么玩笑!”

  “今年的IPhO你打算送几个进国家集训队啊?”

  孟志坚秒蔫。

  IPhO,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

  他们学校近三年连个进省决赛的都没有,还国家队?

  “你就可劲儿寒碜我吧,”孟志坚撇嘴,坐回去,“估计明年这个时候就该撤班了,没有好苗子,养着也白搭,盘不活的,正好我也落个清净……”

  话虽如此,眼里却有遗憾闪过。

  本来凌轩也是有天分的,可惜精力有限,奥数班和物竞班只能二选一。

  “对了,那个学生是谁啊?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按理说这种好苗子早就应该在年级出名了。”

  “哦,江扶月。”徐泾轻描淡写。

  孟志坚刚喝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谁?!”

  徐泾好脾气地重复,还是那三个字。

  孟老师迷惑了:“除开那个年级倒数第一,我们学校还有叫‘江扶月’的吗?”

  “应该是没有了。”

  “!”

  ……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教室很快空了。

  “涵姐,”葛梦小心翼翼蹭过来,“咱们、还去吗?”

  蒋涵内心天人交战。

  一会儿是江扶月冷到可以把人冻死的危险眼神,一会儿又是面对习题试卷的煎熬酷刑。

  半晌,她牙关一咬,仿佛下定决心:“走!”

  葛梦惊喜,满脸崇拜,甚至感动到眼泛泪花——她就知道涵姐是不会怂的,她一定会带着她们逃出江扶月那个变态的魔爪!冲鸭!

  但下一秒——

  蒋涵:“厕所那味儿太恶心了,你耳塞不是还有多的吗?给我一对,我拿来堵鼻孔。”

  葛梦:“?”

  另外一个小狗腿默默跟上。

  三人到的时候,江扶月已经站在昨天的位置,后背斜靠栏杆,好整以暇。

  “作业带了吗?”她问。

  蒋涵讷讷点头:“带、了……”

  至于身后的葛梦和柳丝思两人,腔都不敢开。

  “那就开始吧。”

  “我们已经用下课时间写得差不多了!真的!”

  “是是是……”葛梦忙不迭点头。

  柳丝思也紧跟着附和。

  “哦?”江扶月挑眉。

  蒋涵赶紧翻书包,“不信我拿给你看……”

  “不用。”

  “?”

  “既然作业写完了,那我们玩点别的。”

  江扶月勾唇,蒋涵心都凉了。

  ……

  十分钟后,操场。

  江扶月站在起跑点上,朝前方扬了扬下巴:“五圈,跑完回家。”

  蒋涵恨不得当场倒地,表演一个重度昏迷。

  五圈?!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别……咱们有话慢慢说,一切好商量。”

  江扶月表情不变,只捏了捏拳头,又碾了下脚尖,看似随意的动作却让蒋涵头皮一紧。

  葛梦更是第一时间跳开老远,她不想再挨第二脚了:“涵、涵姐,要不咱们还是跑吧?”

  蒋涵咬牙:“……跑!”其实心在滴血。

  盛夏的傍晚,风都带着温度,地面被蒸腾的暑气笼罩着,整个操场就像一口焖锅,还盖了锅盖的那种。

  蒋涵没两步就开始喘,不到半圈已经汗如雨下。

  等第一圈跑完,她整个人像从河里捞起来一样。

  夕阳下,那浑身震颤的肥肉好似在进行一场久违的狂欢,“不……不行了……跑不动了……”

  江扶月揉着手腕,抬步靠近。

  蒋涵瞳孔一缩,“我跑!我跑还不行吗?”

  第三圈,蒋涵觉得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最后一圈,她被葛梦和柳丝思架着膀子走到终点。

  彼时,江扶月已经刷完七套数学试卷,十套物理专项,收好书包,站起来,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等……等一下……”蒋涵气喘吁吁,“明天能……做作业吗?”

  她快哭了,跑步哪有作业香?

  江扶月头也没回:“看你想做哪科目。”体育作业也是作业。

  “……写的!手写那种!”蒋涵扯开嗓子。

  等人走远看不见了,蒋涵又原地歇了十几分钟才缓过来。

  “涵姐……”柳丝思欲言又止。

  “有屁就放!”一把拧开葛梦递来的矿泉水,蒋涵咕咚咕咚灌了大半。

  “咱们凭什么要忍江扶月啊?凭什么受她欺负?她算老几?”

  蒋涵一愣。

  是啊,凭什么?

  她又不是打不过,咳……好吧,就算自己打不过,难道不能请外援?

  怎么就傻乎乎地任人宰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