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10 苏断腿了,美则美矣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73 2020-05-09 07:00:00

  江扶月刚站定,门就开了,江小弟站在门后,还是那副怯生生的模样。

  “姐……”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好像每次他都会及时跑来给她开门。

  “我听见脚步声。”

  “哦。”江扶月低头换鞋,“我带了钥匙,以后可以自己开,你不用……”

  “没关系!”江小弟突然打断她,旋即声音又弱下来,“那个……饭做好了,有番茄炒蛋。”

  江扶月走了两步,突然脚下一滞。

  番茄炒蛋,原主最喜欢的菜。

  江小弟盯着她的背影,嘴角微抿,就在这时,江扶月倏地回头,叫他——

  “过来。”

  “……啊?”

  她已经朝沙发走去,江小弟赶紧跟上。

  “坐。”江扶月指了指对面。

  小少年听话地走过去。

  “头抬起来。”

  他也乖乖照做,同时单薄的后背下意识绷直,严肃得有点可爱。

  江扶月轻笑:“你紧张什么?我有这么可怕?”

  江沉星下意识摇头,又想到江扶月不喜欢这样,开口道:“不可怕。”

  “那为什么每次看见我都小心翼翼的?”

  “……我怕你生气。”

  江扶月想起原主那个性格,不仅对同学,对家人也一样。

  “江沉星。”她叫他大名。

  江小弟茫然抬眼。

  “以后和平相处。”

  说完,径直朝饭桌走去,“还愣着干嘛?吃饭。”

  江小弟仿佛飘在云里,整个人懵懵傻傻的,直到他姐盛好饭,把锅推到他面前。

  “姐,你不生我气了吗?”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昨晚……”

  江扶月一顿,抬手摸了摸他脑袋:“不是气你。”

  江沉星感受着那一瞬的触感,像偷了蜜一样甜,然后,害羞地把头缩进衣领里,嘴角不自觉上扬。

  姐姐真的不一样了……

  饭后,江沉星洗碗,江扶月扫地,分工明确。

  收拾完,姐弟俩又像昨天那样挤在一张桌子上写作业。

  江沉星:“姐,这道题我不会……”

  ……

  徐泾是个行动派。

  昨天说要让江扶月参加奥赛班,今天就扔了一堆卷子过来,“能写多少写多少。”

  说完,端着茶杯直接走人。

  这一幕被不少同学看在眼里。

  万秀彤:“老徐怎么给你这么多试卷?”

  “做。”

  “嘶……怎么全是奥赛题啊?拿错了吧?”

  “没有。”

  “对了,”万秀彤有点小羞涩,抿了抿唇,绽开两个小梨涡,“刚才评讲的第二个大题中间有两个步骤我记漏了,你写了吗?”

  江扶月摇头,不过——

  “我试卷上有。”说完,从桌洞里把随手塞进去的试卷又重新拿出来。

  万秀彤只一眼就呆住,1、170分?!

  第一反应是江扶月自己在70前面添了个1,可是等她看完整张试卷,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除附加题外,全对。

  三十分的附加题,由于步骤不全,被扣掉十分,得二十。

  加起来刚好170!

  货真价实!

  万秀彤瞪了卷面足足两分钟,然后一把抱住江扶月:“啊啊啊——江江,你太牛掰了!你怎么这么牛掰呢?!”

  她这一嚎,别说江扶月懵,其他同学也跟着傻眼。

  主要还是万秀彤平时在班里太不起眼了,好像从来没大声说过话,这冷不丁一下爆发,把所有人都惊住了。

  包括她自己。

  “江江,你满分诶!”她反应过来,双颊袭上绯红,虽然刻意压低了嗓音,眼中却有抑制不住的兴奋,“怎么考的呀?怎么这么厉害?”

  难道从学渣飞升学霸只需要翻完所有教科书?

  江江?

  被叫的人挑眉,貌似还挺顺耳:“你不是要看步骤?现在距离上课还有两分钟。”

  “啊!我先抄下来再慢慢研究……”

  看着万秀彤手忙脚乱的样子,江扶月勾唇,怎么傻夫夫的……

  万秀彤余光一瞄,那个眼神……

  嘤!苏断腿了,肿么破?

  ……

  徐泾给的试卷总共36张,到下午放学,江扶月零零碎碎写完了20张,剩下16张今天之内搞定应该没问题。

  万秀彤磨蹭半天,江扶月见她一直在收东西,等教室人都走光了,她还没收完。

  “你在做什么?”

  “那个……”万同学期期艾艾,“我们一起走吧?”

  “不用。”

  “……那好吧。”一阵失落涌上心头,“我先走了。”

  “要去办点事,你应该不习惯那种场面。”江扶月说。

  万秀彤眼中重新恢复神采,对她灿烂一笑:“不要紧,你忙你的!那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这一耽搁江扶月到女厕的时候,蒋涵已经带着两个小狗腿蹲在一边开始写作业了。

  那叫一个乖觉。

  “还以为你不来了。”江扶月往栏杆上一靠,似笑非笑。

  蒋涵被她一盯,习惯性冒冷汗:“怎、怎么会……”

  其实她真的不想来了。

  尤其昨天听完柳丝思那番话,越想越觉得憋屈。

  是啊,她堂堂涵姐,有钱有地位,凭什么躺好挨江扶月的打?

  后来蒋涵想通了——

  当然是凭人家的拳头比她的硬啊!

  想反抗也要有那个本事,葛梦被踢的那一脚至今淤青还没散完,她又不是头铁,非要“以身试法”。

  想明白这点,蒋涵突然就不郁闷了,甚至还咸鱼地想——

  做作业嘛,又不是跑步,有什么难的?

  江扶月看她的眼神登时玄而又妙。

  蒋涵小心翼翼:“那、我们继续?”

  “嗯。”

  ……

  谢定渊到的时候,教学楼已经空了。

  途中接到谢云藻的电话:“……打也好,骂也罢,总之你给我狠狠地教训,一点情面都别留……”

  谢定渊人在走廊上,突然脚下一顿,双眸微眯,朝电话那头:“姐,先挂了。”

  “……哦,好,那你……”

  谢定渊收了手机,双眸微眯。

  只见对面走廊上,斜靠着一个背影,女生穿了件黑色吊带,双肩薄削,骨架纤细,露在外面的皮肤冷白莹润,与黑色布料形成鲜明对比。

  此刻正一手试卷一手笔,高举过头顶,姿态闲懒地涂鸦。

  上扬的脖颈绷成一道紧致的弧度,柳条的双臂在阳光下极尽舒展,马尾轻晃,美则美矣,却不是校园里该有的景致。

  男人眉心微蹙,淡漠的眼神牵扯出一丝冷嫌。

  这是继校门前那一幕后,他再度对临南一中的校风产生怀疑。

渝人

九爷:袒臂露背,成何体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