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11 暴躁子昂,完美九爷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41 2020-05-10 07:00:00

  夕阳西下,暑气未消。

  江扶月站的这条走廊正当西晒,没一会儿就热出一身汗。

  她索性脱了校服外套,随手往腰间一系,里面就剩一件吊带衫。

  好在这具身体纤瘦高挑,颇具骨感美,就算吊带也不显肉俗,反而清丽窈窕。

  加上这个时间,整栋楼都走空了,谁还管她穿什么?

  倒是蒋涵频频望过来,眼神又惊又羡。

  她怎么那么瘦?!

  她凭什么那么瘦?!

  关键那么瘦力气还贼大,一脚踹得人嗷嗷叫那种!

  好气哦……

  脱掉外套的江扶月整个人清爽不少,刷题也刷得更加顺手。有个大题要作图,她索性一只手垫在下面,手臂往上抬,光线霎时明亮,她笔尖一动,近乎标准的椭圆便跃然纸上,又随手添了几条辅助线。

  千头万绪之中,思路就这样被理得清清楚楚。

  正当她准备继续下一题的时候,突然察觉到来自不远处的一股窥探之意,说不上危险,但也绝对不友好。

  江扶月立马站直,转身朝对面望去,只见一个男人推门的背影。

  不过两秒,门合拢的同时也隔绝了她打量的目光。

  年级办公室?

  江扶月双眼微眯,眸色略深。

  ……

  “钟子昂家长?”

  “嗯。”男人微微颔首,矜持的动作带出与生俱来的贵气。

  孟志坚想起校长的交代,多少猜到这位转校生背景不俗,如今一看家长这通身的气度,果然不是普通人。

  脸上笑容愈发客气,内心却叫苦不迭——

  这哪里是给他送学生?供祖宗还差不多!

  “你好,我是高二七班班主任,姓孟。”

  “你好,孟老师。”

  “请问你跟钟子昂?”

  “我是他舅舅。”

  “哦,事情是这样的……”

  钟子昂转学第一天还算安分,除了从同学嘴里打听些有的没的以外,就是睡觉,再不然就趴在桌上玩手机,好歹没惹事。

  孟志坚受校长所托,跟各个科任老师也都打了招呼,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钟子昂老老实实,那便一直相安无事。

  可第二天这小兔崽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去挑衅易辞?!

  具体经过不用赘述,结果就是两个人一起进了办公室。

  由于谢定渊来晚了,易辞已经被家长领走,钟子昂还在角落里歪歪斜斜地站着,毫无悔愧之意,反倒眼神桀骜,一派坦然。

  只谢定渊进来的时候,他才乖觉地喊了声“舅舅”。

  “麻烦孟老师了,情况我已经了解,回去会好好教育他。”

  “不麻烦,不麻烦……”

  送走这对甥舅,孟志坚瘫软在座位上,长舒口气。

  他觉得自己迟早有天会被七班那帮小崽子折腾死。

  一抓一个富二代,家里不是给学校捐过楼,就是投钱修过食堂、图书馆,全部都是金疙瘩、宝贝蛋,轻不得重不得。

  很多时候,他都寻思着应该给这群大少爷大小姐们一点教训,让他们尝尝被社会毒打的滋味,可惜,只能想想而已,从来没有付诸过实践。

  他太难了。

  ……

  谢定渊大步走在前面,钟子昂蔫了吧唧地跟在后头,也不敢开口说话。

  上了车,两人坐定。

  “九爷?”司机目露询问。

  “回御天华府。”

  引擎发动,车内一时无话。

  钟子昂不安地朝旁边瞄了几眼,看到自家小舅冷峻的侧脸,内心那点忐忑被无限放大。

  谢定渊不像谢云藻那样揪着他耳朵一直叨叨,说着说着就能大哭一场;也不像钟云益那样直接棍棒手上,先揍一顿再说。

  他只不远不近地淡着你,不声不响地冷着你,直到你自己绷不住,率先垮了心理防线。

  钟子昂咬牙,都是套路!

  可从小到大,他偏偏就被这种套路吃得死死的。

  忍住,这次一定要忍住!他暗暗打气。

  可谢定渊似乎真的没有开口的打算,下了车,也不管他,入了别墅径直上去二楼。

  晚饭都没下来吃。

  “小少爷,还要不要添饭?”刘妈笑眯眯问道。

  钟子昂捏着筷子,眼神飘忽:“那什么……不叫我舅来吃吗?”

  “先生说他要忙,不用叫他。”

  “哦……”钟子昂夹了块排骨,食之无味。

  “还要饭吗?”

  “不吃了。”他放下筷子,起身走人。

  不见就不见,当谁还不会躲了?哼!

  刘妈笑着,无奈摇头,这甥舅俩又开始了……

  是夜。

  哐当一声,钟子昂气得砸了鼠标:“靠!”

  又输!

  “我说林书墨你到底会不会玩儿?!”

  耳麦里传来一道无辜的声音:“不会啊……是你们非拖我进来。”

  钟子昂气得咬牙:“你说你顶着一挺聪明的脑瓜蛋子,考试第一名,竞赛第一名,怎么玩游戏就成了黑洞?”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上帝为你开了一扇门,就势必会关上一道窗?”

  “滚蛋!”

  “哟,昂子你今儿脾气挺大啊,谁惹你了?”另一道声音插进来,带着明显的揶揄。

  钟子昂扒拉了一下头发,啧,扎手。

  “快别提了,烦!”

  “哟嚯,什么情况?你都到临淮了,天高皇帝远的,又没人管,不乐呵死你怎么还烦上了?”

  钟子昂撇嘴,哼哼两声:“谁说我没人管?”

  “你说你舅啊?他能管你?我不信。”

  想起谢定渊那张矜冷淡漠的脸,钟子昂又开始烦躁:“运气不好,今天先这样,下了。”

  “喂——我还没说完……”

  系统弹出消息提醒“好友玩家已下线”。

  “草!林书墨,咱们继——”

  又一好友下线。

  “……”

  夜色渐深,万籁俱寂。

  书房——

  谢定渊合上电脑,摘掉眼镜,长时间集中精力令他双眼疲劳。

  闭目养了十来分钟的神,他才拿起水杯,顺势起身。

  离开前,又一丝不苟地检查了电源、开关,最后将窗户合拢,窗帘拉上,最后锁好书房。

  每个步骤严谨而有序,自有一套章法。

  饭厅。

  刘妈已经按照食谱准备好了饭菜,从食材的选择,到烹饪过程中所放调味用品的剂量都经过严格筛选与准确测算。

  以此保证摄入者通过进食获取的能量能够达到身体所需“最佳值”,不多一分,也不少一毫。

  就像数学题里的“最优解”。

  精确,完美。

  “小舅……”是钟子昂。

  谢定渊放下用过的餐巾,叠好,归拢在手边。

  刘妈知道这是用餐完毕的信号,默默上前,动手收拾。

  谢定渊起身往客厅走,钟子昂垂眸一瞬,抬脚跟上。

渝人

月姐:这男人真狗。   九爷:狗是名词,不能这么用。   月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