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16 小弟被欺,姐姐找场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75 2020-05-15 07:00:00

  “姐……”江小弟急了,“我不撒谎!”

  “嗯,你说。”她微微一笑,眼里却没有任何波动。

  “是同学,他们让我帮忙写作业。”

  “几个同学?”

  江沉星:“三个。”

  江扶月表情沉静,“为什么不拒绝?”

  他嘴巴一瘪,眼神闪躲。

  “说话。”

  小少年咬牙:“不写他们就会往我板凳上洒水,在我抽屉里放蟑螂,我的书和笔也经常找不到……”

  江扶月仍然平静,只是眸色微沉:“有没有告诉过老师?”

  “……有。”

  “老师怎么处理的?”语气愈发温柔。

  江小弟哽咽一声,却没哭:“老师叫他们去办公室,批评他们,但是没用的,下次他们还会这样。”

  “那有没有告诉过爸妈?”

  江小弟摇头。

  江达和韩韵如早出晚归,根本没时间关心两个孩子的生活,他们只会赚钱,像陀螺一样打转,累死累活,却也赚不了多少。

  汲汲营营,庸庸碌碌。

  这就是普通人的悲哀,不为理想,也没有追求,只为活着。

  江扶月轻叹,“别怕。”

  江小弟看着她淡漠的眼睛,灯光下,却有温柔的光在流动。

  那么暖,一直烫到心里。

  “嗯,不怕!”他说。

  ……

  第二天姐弟俩按时起床,吃过早餐,各自去学校。

  分开前,江扶月突然开口:“下午我接你放学。”

  江小弟眼前一亮,像有星星在闪。

  午饭时间,江扶月在食堂找到蒋涵三人。

  如今,蒋涵已经被虐出应激障碍了,一看江扶月远远走来,那种被作业支配的恐惧登时上线。

  她浑身肥肉都在颤抖,手里捏着的鸡腿也不香了,“月、月姐……这才上午,家庭作业还没布置呢……”您是不是来得太早了?

  “这回不写作业,咱们换个玩法。”

  “?”

  “下午第二节课完了,操场后围墙集合。”

  “虾?”

  江扶月没有给她掰开了揉碎解释清楚的打算,交代完,就走了。

  蒋涵琢磨半晌,饭菜都凉了,才勉强回过味儿来——

  “她、这是让咱们逃掉下午第三节课,翻墙出去的意思吗?”

  操场后围墙,懂的人都知道,那地儿矮,好翻。

  葛梦点点头,塞了块排骨进嘴里:“我觉得是。”

  柳丝思就想得远了:“她要做什么?”

  蒋涵浑不在意地摆了摆肥手:“管她做什么,只要不是写作业跟跑步,啥都行。”

  下午,江扶月上完两节物理课,开始收东西。

  万秀彤一脸疑惑,最后竟然见她背着书包要走,才忍不住开口:“江江,你做什么?”

  回眸,莞尔:“逃课啊。”

  恰好一阵风吹过,拂动她耳边碎发,幽邃的瞳孔在明亮的天光下被浅散成剔透的褐色。

  凉淡生光,润霜浸雪。

  万秀彤两眼一呆,痴迷顿显。

  又被杀到……

  逃课对原主来说是家常便饭,江扶月有了那些记忆,做起来也得心应手。

  另有学渣身份加持,更添理直气壮,反正班里同学对于她这种行为早就见怪不怪,看书的看书,说话的说话。

  平静如常。

  至于蒋涵更不用担心,她的逃课记录比原主还丰富。

  “月姐,你来啦……”蒋涵搓着手,笑呵呵迎上前。

  “走吧。”

  “啊?去哪?”

  那厢江扶月已经双手一撑,上了墙,转眼便稳稳落地。

  那叫一个利落。

  葛梦和柳丝思紧随其后,前者还算灵活,后者因为缩手缩脚显得比较狼狈。

  蒋涵嘛……

  墙,她是翻不过来的。

  葛梦轻车熟路地换到墙角位置,用力一推,看似牢固红砖轰地倒地,墙上赫然出现一个大狗洞。

  为什么用要“大”来形容?

  因为太小蒋涵也钻不过来啊!

  江扶月啧了声。

  等蒋涵出来,三人又动作麻利地把砖垒回去,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月姐,咱们要去哪啊?”江扶月腿脚快,蒋涵跟得气喘吁吁。

  “红光小学。”

  “小学?”蒋涵有点懵,“做什么?”

  旁边葛梦跟柳丝思不约而同竖起耳朵。

  江扶月笑,只是那笑却令人头皮发麻。

  她说:“收拾人。”

  ……

  16:30。

  “下课——”

  “起立!”

  “同学们再见,记得按时完成作业。”

  “老师再见——”

  一群小学生蜂拥而出。

  校门外,一条小巷里。

  江沉星被拽着书包,拖进去,跟平时不太一样,他今天挣扎得很厉害,可劲儿抻着脖子往外面看,目光也在焦急地搜寻。

  像要找谁。

  胖墩儿走过去,给了他一脚:“大饭桶,你今天很嚣张嘛!”

  江沉星被踹到角落里,手破了,裤子也脏了,但他始终没哭,只冷睃睃盯着面前的胖墩儿。

  像条正在龇牙的小奶狗。

  “胖哥,江沉星他瞪你!”

  胖墩儿走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谁给你的胆子不帮我们写作业?找打是不是?!”

  江沉星想要站起来,姐姐说,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不管他是十二岁,还是四十二岁。

  可不等他起身,胖墩儿一脚又给他踹了回去。

  这次比上次更用力,他疼得脸色一白。

  “胖哥,江沉星居然没哭诶!”

  “他为什么不哭啊?真讨厌。”

  就在胖墩儿准备下第三脚的时候,哐咚一声——

  他被狠狠掀翻在地,像只四脚朝天的王八。

  蒋涵壮硕的身影笼罩在他上方,肥肉横颤,凶神恶煞:“欺负我老大的弟弟,活腻歪了?”

  说完,抬腿就是一脚。

  胖墩儿屁股挨了踢,又被如斯的“庞然大物”恐吓住,整个人僵在地上,无法动弹。

  另外两个跟他一起的小狗腿,同样被葛梦和柳丝思按在地上摩擦。

  “你是缺胳膊,还是少腿啊?”蒋涵眯着眼,又踹了一脚,这回落在另外一边屁股瓣儿上。

  胖墩瑟瑟发颤,从下往上看,只见这女人双下巴叠成了多下巴,视线溜过那宽厚雄壮的肩臂,无一不在彰显力量。

  而这种力量可以分分钟碾死他。

  有了这个认知,在蒋涵第三次提脚,准备落下去的时候,胖墩哇的一声,爆发出与之蛮霸道身形不相符的嚎哭……

  惊天动地。

  “对、对不起……我错了……”

  蒋涵竖着眉毛,用脚踩着他愣是没让这丫爬起来:“哪错了?说!”

  “我不该打江沉星,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