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24 我们不配,蒋涵求虐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70 2020-05-23 07:00:00

  江扶月想了想,“买十送一。”

  “行嘞!”

  下课她就给韩韵如打电话,告知具体情况。

  韩韵如听完,又惊又急:“……月月,你怎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

  江扶月一顿:“买十送一会亏?那就算了。”

  虽然有失信的嫌疑,但总不能让家里亏本。

  “我说的不是这个,”韩韵如跺脚,语气惶惶,“你……这么做不是明晃晃告诉所有同学家里是摆煎饼摊的吗?”

  “妈觉得卖煎饼很丢脸?”江扶月语气淡淡。

  “怎么会?!我是怕……”

  怕什么?

  怕她的月月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怕家境好的同学会嘲笑她,更怕来自学校的孤立,以同学的冷暴力会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

  “妈,你别急,听我说。”

  那头,韩韵如一怔,慌乱的心绪在这句话后竟缓缓平复下来。

  “以前是我想岔了,对不起。”

  “月月……”

  “我们家是摆摊的没错,可你和爸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劳动赚钱养活我和江沉星,送我们读书上学,一点都不比其他家长差。我更不会妄自菲薄,觉得在同学中间矮一头,因为——”

  江扶月一字一顿:“是你们给了我底气和勇气。”

  所以,也请你们不要妄自菲薄。

  韩韵如半晌没说话,只隐约传来擤鼻子的声音。

  江扶月也没开口。

  母女俩就这么远远隔着电话,心却在一点点靠近、贴紧。

  半晌,“……月月,妈知道了,欢迎你同学来吃煎饼。”

  “好。”

  没再多说什么,母女俩结束了通话。

  江扶月收起手机,正准备回班里,迎面撞上蒋涵,以及和她形影不离的两个小狗腿。

  “嘿嘿,月姐……”蒋涵搓手。

  “有事说事。”

  “就昨天放学,你没来盯我们做作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

  “嗯。”

  “那个……”蒋涵欲言又止,小心翼翼。

  江扶月知道她想问什么:“上次你忙了帮,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你不用每天留下来蹲厕所门口写作业了。”

  说完,越过蒋涵,径直往前走。

  谁知——

  “别啊,月姐!”蒋涵扑上去抱住她小腿。

  那身肥肉差点把江扶月抵得一个踉跄,她额上青筋猛跳,咬牙切齿:“你干什么?!”

  “月姐,你不能抛弃我们!”说着,朝葛梦和柳丝思狂打眼色。

  两人反应过来,立马扑到江扶月脚边,但不敢伸手去抱腿。

  一则因为怕。

  二则蒋涵吨位太大,地方全给占了,他们想抱也抱不到啊。

  江扶月背对三人,蒋涵看不到她已经冷到掉渣的表情,便无所畏惧:“我们怎么能一笔勾销?怎么可以一笔勾销呢?你看,我们三个嚣张可恶到极点,把你堵在厕所里,又是警告,又是羞辱,你怎么能仅仅因为我们帮忙教训了几个小学鸡就轻易原谅呢?”

  蒋涵痛心疾首:“我们不配!”

  葛梦and柳丝思:“对,不配!”

  江扶月:“?”

  “我再说一遍,撒手!”

  蒋涵:“那你不能走。”

  “我数两声,一二……”

  蒋涵撤之不及:“不是三声吗,怎么变两声了……”嘟嘟囔囔。

  江扶月转身,蒋涵还在蹲着,她低头,她抬头,一个凛凛威严,一个可怜巴巴。

  “起来。”

  蒋涵听话照做。

  “还有你们。”

  葛梦和柳丝思对视一眼,起立。

  三个人站成一排,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紧张又局促。

  江扶月:“说吧,什么情况。”

  蒋涵硬着头皮:“那什么……我们就是想继续被盯着。”

  “做作业?”

  “昂!”

  江扶月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脑子被驴踢了?”

  蒋涵:“……”

  如果两天前江扶月说“一笔勾销”,蒋涵会高兴得蹦起来,头顶天花板不带痛的那种。

  可就在昨天,惊变来得措不及防。

  她数学小测特么居然——及、格、了?!

  不仅蒋涵懵逼,老师也惊诧不已。

  毕竟,这位同学自打上高中起,数学成绩就没超过五十。

  当然老师更多的是欣慰,毕竟,这两个星期他好几次撞见蒋涵逮着班上第一问问题,大概是真的想踏踏实实搞学习了。

  当天晚上数学老师就给蒋爸爸去了通电话,交谈内容不可考,但通话结束之后,蒋爸脸都差点笑烂。

  胖胖的双手扶住闺女浑圆的肩膀,语重心长:“涵涵,你终于懂事了,爸爸很欣慰!”

  蒋涵两眼茫然。

  自从母亲去世,那个女人进门以后,爸爸就从来没像这样夸过她。

  “……为了鼓励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爸爸决定从现在起陆续把家业传到你手上。钟灵揽胜那套公寓怎么样?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

  “啊?”

  “不满意?”蒋爸沉吟一瞬,“那再加一套彩云湖的loft?”

  恍然中,蒋涵看到后妈那张惨白无色的面孔,原本不太够用的脑子在这一瞬间竟开挂一样高速运转。

  她好像无意中……掐住了某人的命门?

  原来,她自以为可以给那个女人一点颜色瞧瞧的恶作剧根本无关痛痒,反而每次都会让自己挨骂不说,日积月累,还把亲爹越推越远。

  难怪平时在家她老是有意无意说些恶心的话,办些恶心的事儿!

  现在想想,根本就是为了激怒自己!

  蒋涵十八年的智慧,全集中在这一刻了。

  她先笑着亲昵地叫了声“爸”,然后像小时候那样把头靠到蒋国辉肩上撒娇,紧接着朝年轻的后妈勾了勾嘴角,就像她每次陷害拿捏自己那样,看谁婊得过谁。

  “谢谢爸,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未来把咱们老蒋家的包租事业发扬光大,然后当一个快乐的包租婆!”

  “乖女儿,你终于懂事了,爸实在太高兴了……”老泪纵横。

  第二天,两套公寓嗖的一瞬转到蒋涵名下,多少中年人奋斗半辈子都买不起的房子,她就跟白捡一样。

  “所以?”江扶月挑眉。

  蒋涵扬起下巴,两只眯眯眼被肥肉挤得快要消失不见:“为了顺利继承家业,我要奋发图强!”

  “……”

  “月姐,你就盯着我吧,反正你也要做卷子的是不是?嘿嘿……我要求不高,下次能及格就好。”

  “你坚持做题,好好听讲,一样能及格。”

  “不一样嘛!”蒋涵急得抓耳挠腮,“你看,我以前不听讲,也不做作业,你一盯,我既听讲,又按时完成作业。”

  江扶月奇怪:“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蒋涵理直气壮:“因为我怕你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