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25 管她叫姐,妖魔鬼怪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220 2020-05-24 07:00:00

  我不自觉,你强迫我自觉,就这么简单。

  江扶月嘴角一抽,转眼扫过葛梦和柳丝思:“你们俩什么理由?”

  葛梦弱弱:“……我也及格了。”

  柳丝思:“……我差两分及格。”

  所以,眼前这仨都想被逼着学习?!

  “求你了,月姐……”蒋涵眼巴巴。

  江扶月不为所动,转身就走,“我很忙,没空。”

  蒋涵追上去:“月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包在我身上!”这下总有空了吧?

  江扶月脚下一顿,似笑非笑。

  蒋涵:“……”脖子有点凉是肿么肥事?

  午饭时间,全校学生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食堂门口,蒋涵带着葛梦、柳丝思,每人手里一沓传单,配上吆喝,赚足眼球。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学校后门往前五十米,江记煎饼,好吃到炸!”

  “饿了吗?饿了就吃江记煎饼!”

  “涵姐倾情推荐,不要九九八,也不要九十八,更不要九块八,只要九块钱,全家福套餐带回家!”

  “不好吃把你头拧下来。”

  “盘它!盘它!盘它!”

  蒋涵也算全校名人,除了凭借她“过人”的体格之外,更是出了名的豪横。

  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也会干发传单、赚吆喝这样煞笔的事情。

  啧啧……

  “她被下降头了?”

  “我怎么觉得更像中蛊?”

  “她跟江扶月不是不对付吗?怎么帮她发传单?”

  “谁知道呢?”

  “话说这个煎饼是不是真的这么好吃啊?要不……咱们放学去买一个试试?”

  “中!”

  烈日当头,蒋涵被晒得油光满面,汗水直流,可她快乐呀,嘻嘻!

  “同学,传单!”硬塞过去。

  那人被吓了一跳,抓起传单,快步往前。

  蒋涵:“别扔啊——”

  正有此意的同学:“不扔不扔!我不扔!”

  “阿轩你看,那不是蒋涵吗?”孙丞抱着篮球,遥遥一指,“她在干嘛?”

  凌轩只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孙丞拦住一个同学,一番询问后:“……草!煎饼?!”

  凌轩离得不远,闻言:“什么情况?”

  孙丞放走那个同学,两人一起往食堂走:“蒋涵在帮江扶月发传单?”

  说完,他自己都不信。

  蒋涵擦了把汗,手里传单已经发出去大半,她满意地咧了咧嘴。

  突然一片阴影当头罩下,一声“爪巴,别当老娘光”正欲脱口而出,冷不防看见少年那张英俊温润的脸,蒋涵彻底失语,两眼呆滞。

  “嘿,可还行?”孙丞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在她面前来回轻晃。

  蒋涵骤然回神:“凌凌凌凌……”

  孙丞轻咳:“你什么时候有个这么秀气的称呼了?凌凌?凌凌!凌凌~”

  凌轩:“……”滚蛋。

  一串“凌凌”之后,蒋涵终于找回正常的发音,“凌轩,你怎么在这里?”

  “来吃饭。”

  “啊?这么晚了还没吃啊?都是剩菜剩饭了。”

  “刚在打球。”严格说来,其实凌轩并不属于高冷那一挂,相反,他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和他接触过的老师和同学没有一个不夸。

  即便面对蒋涵这样全校同学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他也依旧保持着温润和耐心。

  至少,表面看来是这样。

  孙丞:“你在做什么?”

  蒋涵:“发传单!”

  “这个煎饼摊不是江扶月家的吗?”

  “是啊,我帮月姐发。”

  “月……姐?”孙丞呆愣两秒,咽了咽口水,“你管她叫姐?”

  蒋涵有多拽,全校都知道。

  能让她心甘情愿叫声“姐”,还顶着大太阳帮忙发传单……

  江扶月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

  显然凌轩也有同样的疑惑。

  先是加入奥数班,当着全班做对了压轴题;现在又收服蒋涵,令她俯首帖耳。

  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而且……

  她还越来越漂亮,越来越耀眼,该死地让人不由想去关注、了解,甚至靠近,以致于他前两天竟一时失态,像个傻子一样跑去煎饼摊,要了个全家福……

  凌轩垂眸,掩下眸中浮现的懊恼,招呼孙丞:“走了。”

  “噢!”

  蒋涵目送两个少年走远,站在原地傻笑。

  突然想起什么,笑容一僵。

  月姐好像也喜欢凌轩来着……

  得益于传单的威力,短短一天,全校师生都知道高二年级倒数第一江扶月家是卖煎饼的。

  下午,年级办公室。

  一个语文老师调侃:“文案写得不错,有噱头,有卖点,关键还幽默。”

  某数学老师捏着一张传单,翻来覆去:“可惜,上面没写优惠活动。”不然他还可以动笔算算最佳购买方案。

  化学老师:“加了滤镜的照片会失去食物本来的颜色和质感。”

  生物老师:“感觉摊位收拾得挺干净,卫生很重要。”

  物理老师:“这推车设计得有点儿意思,特别是这个撑杆,可以分散受力……”

  “我打个岔,咱们学校允许学生发传单吗?”

  此话一出,全员噤声。

  这时,教导主任突然出现在门口:“徐老师在不在?据同学反映三班有学生在校内发传单,严重影响了纪律,让他该批评批评,该教育教育,尽快处理。”

  “赵主任,那个……老徐去一中开竞赛指导会了。”

  “行,那我亲自走一趟。”

  七班班主任知道徐泾这段时间格外关注江扶月,立马给他打电话:“……大概情况就是这样,现在赵铁军已经去班里找她了。处分不处分不好说……以前也没遇到这种情况……我?赵铁军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啊?我怎么护?再说我也没理由啊,又不是我班里的学生……是是是,我知道你稀罕她,稀罕天才……等等,你不是想这会儿赶回来吧?疯了!”

  江扶月是在课堂上被喊出去的。

  李雪垂眸,敛下眼中明晃晃的幸灾乐祸,可嘴角却不自觉上扬。

  “我去,江扶月被铁壮叫走了!”

  “赌一包辣条,她会哭着回来。”

  “我赌两包。”

  “你俩做个人吧,铁壮一出手,那是要给处分的,整个班级都会被连累,今年评优别想了。”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徐老师?”

  “没用,徐老师不在。”

  “面对疾风吧,少女!”

  “……”

  走廊上,赵铁军负手而立,圆滚滚的肚皮配上一脸冷肃的表情,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很凶”三个字。

  江扶月垂手站定,目光清越,表情平静。

  这副样子落在赵铁军眼里就成了桀骜不驯,反了天了,居然敢跟他对视?

  怎么着?想挑战教导主任的权威,还是觉得自己有理?

  正好以前逃课早退什么的,因为没抓现行,被她躲过去了,今天新帐旧账一起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