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26 月姐真牛,少年之争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52 2020-05-25 07:00:00

  “江扶月,听说你在学校发传单?”

  她点头,承认了。

  犯事儿的这么干脆,审问的有被惊到。

  但赵铁军是谁?

  致力于教导主任事业、黑脸担当、下手整治从不手软的骨灰级干将,并没有把任何情绪表现在脸上,呃……除了凶。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学校规定?!”

  “哪条?”

  “?”

  “我违反了哪条规定,还请主任点明,我也好痛定思痛,改过自新。”

  这……

  赵铁军噎住。

  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校纪校规,一时之间还真扒拉不出具体哪条来给江扶月发传单的行为“定罪”。

  “……你影响到其他同学了!”半晌,他拎出这么一点。

  江扶月:“我是在下课和午休之前发的,既没影响正常上课,也没耽搁同学午睡。”

  赵铁军眼神一厉,陡然拔高的音调挟裹着雷霆万钧的气势:“还敢狡辩?!作为学生,你把广告行为带进校园,给周围同学造成唯利是图的不好印象,这是极其错误的示范!另外,对一中形象也造成了损伤,传出去像什么话?!”

  一顶……不,两顶大帽子扣下来,换成其他学生恐怕早就被盖得死死的。

  江扶月表情不变,眼神清泠:“说到广告行为,我有几个问题想问赵主任,学校大门上挂着的某品牌纯牛奶宣传横幅算不算广告?校园橱窗里,才艺展示专栏,某培训机构的咨询热线又算不算?还有食堂……”

  “另外,我记得学生会为了拉企业赞助,也会不时派发传单,不知道这种行为有没有给周围同学造成唯利是图的不好印象?又是不是对一中形象造成了损害?传出像话吗?”

  “最后,现在是上课时间,您刚才声音太大,这层楼所有班级应该都听见了。”那么究竟是谁在影响其他同学?

  赵铁军目瞪口呆。

  ……

  江扶月前脚刚回教室,后脚下课铃响。

  一群人围上来,看她的眼神像在围观珍稀动物。

  就连物理老师往她身边走过的时候,也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江扶月:“?”

  原来,她和赵铁军在走廊外面的对话,教室里听得一清二楚。

  “江同学,请问你是吃豹子胆长大的吗?或者熊心?”

  “铁壮的脸青了,还是绿了?”

  呃……

  青和绿有什么区别吗?

  “话说,他没给你处分吧?七班的易辞恁叼一哥都不敢跟铁壮硬碰硬,只有你,古往今来第一人。”

  “你真牛!”

  “为你打爆电话!”

  “……”

  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江扶月被吵得烦了,借口去厕所,赶紧开溜,正好下节体育课。

  万秀彤:“你们有完没完?人都走了。”

  大伙儿鸟兽散。

  但还有一个人不死心。

  “张恺,你怎么不走?”

  “江扶月什么时候回来?”

  “你问这个干嘛?”

  “我得确认一下她是不是躲出去偷偷地哭。两包辣条啊,心痛死了!”

  “……”爪巴!

  江扶月从厕所出来,打算从另一边楼梯下操场。

  因为要绕路,走的人不多。

  刚出教学楼就和易辞撞个正着。

  少年五彩斑斓的头发滴着汗,双颊因运动而袭上薄红,愈发衬得肤白如玉。

  他穿着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身球衣,汗湿的布料紧贴皮肤,勾勒出少年劲瘦的胸膛。

  “上体育课?”

  “嗯。”

  两人错身而过,易辞突然伸手。

  江扶月早有防备,后退躲开。

  “啧,又被你逃了。”

  江扶月看着他,面无表情:“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别啊……”易辞踱步靠近,邪笑着立定她跟前,“考虑考虑呗,当我女朋友怎么样?咱们一个凶,一个悍,简直就是绝配!”

  江扶月皱眉:“你胡说什么?”

  “啧,还不承认?就刚才你怼铁壮那副样子,我都看见了,不是悍是什么?我又不嫌弃……”

  “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易辞:“啊?”这个跳跃有点大。

  “一朵迎风招摇的喇叭花。”说完,大步离开。

  易辞站在原地,下意识抓了抓后脑勺:“什么意思?”

  “嗤——人家笑你自作多情呢,傻缺!”钟子昂同样一身球衣经过,手里篮球拍得噼啪作响。

  易辞双眸微眯,危险之色一掠而过:“你偷听我们讲话?”

  “这里是公共场所OK?我那叫偷听吗?我是正大光明地听。”

  “你他妈——”易辞冲上去,揪他领口。

  钟子昂脾气上来,同样不甘示弱。

  两个外貌出色的少年在教学楼偏僻一隅,用同样狠戾的眼神逼视着对方。

  剑拔弩张,势同水火。

  钟子昂扯了扯嘴角,眼神讥嘲:“不就是输了球吗?怎么,输不起啊?”

  “滚蛋——”易辞甩开他,拍拍手,“老子输不起?明明是你丫玩儿阴的,有本事像个爷们儿一样干一场啊?”

  钟子昂抚平领口:“干就干,你以为我怕你?!”

  “行,这周六,上午九点半,市中心体育场,谁输了谁就是孙子!”

  ……

  江扶月说到做到,蒋涵帮忙发传单,她放学以后花半个钟头盯着她们做作业。

  “以后换个地方。”

  “啊?”蒋涵动作一顿,抬头,鼻孔里还堵着耳塞,“为什么?”

  “你打算一直蹲在厕所做作业?”

  “不可以吗?”蒋涵眨眼,“有句话怎么说的?反正大概意思就是恶劣的环境更能锻炼心智,激发潜能,然后获得成功。”

  江扶月:“……”口味真重。

  最后还是换到了操场乒乓球台,更宽敞,也没味儿。

  蒋涵嘟囔:“我恶劣的环境没了,还能不能成功啊……”

  江扶月微笑:“你可以先跑五圈再开始写作业,相信没有比这更恶劣的了。”

  “……”duck不必!

  期间,蒋涵有道题不会做,她想了想,拿去问江扶月。

  后者抬眼一扫,用笔添了两条辅助线,又还给她。

  蒋涵默默看了半分钟,接着恍然大悟:“我懂了——”

  江扶月继续埋头刷题。

  蒋涵偷偷瞥了眼,那些应该是数学试卷,而之所以用“应该”这个不太确定的描述,是因为上面的题目她从来没见过。

  至少在正常的高中数学试卷里没有。

  她其实一直很好奇,江扶月明明很厉害,为什么要故意把自己伪装成学渣,每次都考年级倒数第一?

  “看我干什么?做你的题。”语气幽凉。

  蒋涵目光慌忙一收,乖觉得很。

  突然,一颗篮球从天而降,砸到乒乓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