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29 老舅太狗,强塞试卷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40 2020-05-28 07:00:00

  孟志坚看得太认真,以致于徐泾和喻文州都不敢出声打扰。

  半晌,他才放下试卷,眼神有点呆,“……还真是满分啊?”

  喻文州:“……”敢情这人不信他。

  ……

  吃过晚饭,江扶月留江小弟在家做作业,自己去了趟煎饼摊。

  “月月?你怎么来了?!”韩韵如惊喜。

  江达也放下茶盅,站起来。

  这个点已经没那么忙,但偶尔还是会有客人,所以夫妻俩便这么守着,多卖一个是一个。

  “给你们送饭,趁热吃。”

  韩韵如从她手里接过来,递给江达:“下次别送了,耽误你写作业。”

  “已经写完了。”

  “这样啊……那就在家看电视,放松放松。”

  江扶月没再多争,反正当妈的总有理由。

  趁江达和韩韵如吃饭的时候,她在周围转了两圈,发现摊位后面有个店铺,但关着门,也没挂招牌。

  “这里卖什么?”

  “粮油、大米、副食、水果、调味品什么都卖,但上个月就关门不做了。”

  韩韵如随口一叹:“如果租金便宜点,咱们倒可以盘下来,以后就不怕刮风下雨了。”

  江达端着碗,一言不发。

  “今天生意怎么样?”江扶月适时开口。

  说到这个,韩韵如和江达同时流露喜色:“下午放学之后,好多一中的学生过来买煎饼,还有人一口气买了二十个,又多送了他两个。”

  “老婆,咱们今天比平时多卖了一倍呢!”江达咧嘴,一双眼睛期待地望着韩韵如,像个求表扬的孩子。

  女人悄悄在他紧实的腰上拧了一把,提醒他注意形象。

  “你得意个什么劲?还不是全靠月月的传单,不然能有这么多同学过来?”

  “对对对,月月功劳最大。”江达笑得傻呵呵。

  “不过……”韩韵如目露担忧,“学校允许这么做吗?老师有没有批评你啊?”

  江扶月:“没有。”

  ……

  是夜,御天华府。

  别墅大门从外面推开,谢定渊一袭铁灰色衬衫,臂弯里搭着西装外套,缓步而入。

  刘妈迎上前,“先生回来了。”

  “嗯。”

  “饭菜已经准备好,您看是现在吃,还是……”

  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半个钟头之后。”

  说完,径直上楼。

  今天他不仅参加了一场学术会,还在实验室泡了半天,身上一股消毒水味,不洗澡根本吃不下饭。

  半小时后,男人准时出现在饭厅。

  刘妈安静地为他上菜、盛饭。

  男人换了一身居家服,材质绵软的POLO衫,扣子系到最后一颗,严谨又苛刻地包裹着脖颈,往上是微突的喉结,伴随着进食吞咽轻轻滚动。

  修长的手指握着木筷,有种温玉清隽的美感。

  “先生,小少爷从学校回来了。”

  “嗯。”

  刘妈:“一到家就躲进房间,现在都没出来,还把门反锁了。而且……我看到他下巴青了一片儿,是不是在学校让人给欺负了?”

  男人表情不变:“我知道了。”

  刘妈几番犹豫,到底不敢再多言。

  先生哪里都好,就是冷漠了些,这可是亲外甥……

  饭后,谢定渊迎着夜风散步,月色朦胧,路灯昏黄。

  二十分钟后,他才回别墅,先到书房拿备用钥匙,再去敲钟子昂的门。

  “刘妈,都说了,我不饿!你别送吃的,看着就撑!”

  天知道,他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开门,是我。”男人沉凛的嗓音隔着一道门,清晰地传进来。

  “靠——他怎么来了?”钟子昂又惊又慌,越不想什么,就越来什么。

  简直哔了狗!

  “……舅,那个、你有什么事儿吗?”

  “开门。”

  “我要睡了,不急的话,明天再说吧!”

  “钟子昂,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半分钟后,门开了。

  谢定渊看见他脖子上的围巾,眉心渐次收拢:“大夏天,你犯什么病?”

  “咳……”钟子昂握拳轻咳,顺势将下巴埋到围巾里,“空调温度调太低,有点感冒。”

  男人看了眼他额间渗出的汗珠,面无表情:“我打电话叫老汤。”

  钟子昂脸色大变:“别别别……小感冒而已,没必要让汤医生跑来跑去,我捂捂汗就好了。”

  “开着空调捂汗?”

  呃!

  “这样凉、凉快……”

  谢定渊目光骤冷,好似温玉覆盖寒霜,凛凛慑人:“还记得你到临淮第一天,我说过什么吗?”

  少年先是一怔,旋即不知想到什么,面色发白。

  “钟子昂,永远不要对我撒谎,你做到了吗?”声线平和,可暗涛下的汹涌却令人心颤。

  “舅舅……”

  “你不是一直想回帝都吗?明天我打给钟云益,让他派人接你回那边。”说完,转身离开。

  “不要——我才不回去!”少年一把拽掉围巾,“我说,我都说,还不行吗?”

  谢定渊缓缓转身,“嗯。”

  “……”老舅太狗了,嘤!

  十分钟后。

  “所以,你被同年级一个女生揍了。”

  钟子昂跳脚:“不是揍,是愿赌服输!”

  “那还是被揍了。”

  “……”擦!

  “难得有人让你吃瘪,”谢定渊点头,目露欣慰,“挺好。”

  “你还是我亲舅吗?”眼神幽怨。

  “除非你不是谢云藻亲生的。”

  “……”斗不过,斗不过。

  钟子昂可怜巴巴:“我饿。”

  “你说不吃,就没留饭,这会儿刘妈估计已经睡了。”

  “……”钟子昂生无可恋。

  天底下还有比他更惨的“少爷”吗?

  ……

  第二天,物理课上,喻文州把试卷发下来评讲。

  像这样的单科小测通常不公布成绩和排名。

  万秀彤:“……太可惜了,如果大家知道你又考满分,估计眼珠子都会瞪出来!”就跟她第一次看到江扶月数学小测满分时一样。

  “无所谓。”她考满分又不是为了让大家眼球脱眶。

  万秀彤简直爱死了她这副冷冷淡淡、冰冰凉凉的表情,顿时眼冒红心。

  又是为同桌痴迷到无法自拔的一天呢~

  下课铃响,喻文州往江扶月身旁经过,“你来一下。”

  江扶月:“?”

  进了办公室,好几道目光齐刷刷朝她射来。

  其中有一些江扶月根本不认识。

  并非老师们太闲,而是她这段时间进出办公室的频率实在太高。

  徐泾看到江扶月跟在喻文州后面,心下咯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这些试卷,你拿回去做。”

  “?”这年头,老师都喜欢给学生塞试卷吗?还一塞一沓。

渝人

喻文州:怪你过分优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