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0 物理天赋,老孟真香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55 2020-05-29 07:00:00

  喻文州被江扶月清泠泠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了,才摸摸鼻子解释道:“这次物理小测你考了满分。”

  “所以?”

  “你是个有天赋的孩子,应该好好培养。”

  最后,江扶月拿着一沓试卷离开。

  徐泾炸了——

  “老喻,你几个意思?”

  “什么几个意思?”喻文州装傻。

  “你明明知道江扶月是我的学生,你还塞给她这么多试卷,你想干嘛?”

  “那也是我学生啊,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

  “我霸道?”徐泾气得直发笑,可眼神却实打实发了狠,“她完成日常物理作业我半点意见都没有,可你给她加别的,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喻文州水杯一放,来劲了。

  “就凭我是她班主任!”

  “那我还是她科任老师呢!”

  徐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喻文州目光一闪,嘟哝:“我能打什么主意……”

  徐泾冷笑:“一次满分算什么?很大可能是运气的成分,再说,小测题目又不难,你怕是高兴得太早了。”

  喻文州拧眉,却没反驳徐泾说的。

  这回题目确实简单,满分也不是不可能,或许……江扶月真的只是运气好?

  “老喻,你应该知道,一个人精力有限,做好了这件事,就不可能同时做好另外一件。江扶月现在专攻奥数,你如果指望她能在物理上有所突破,甚至达到竞赛水平,我劝你还是趁早歇了吧。”

  现在越蹦跶,以后越失望。

  喻文州陷入沉思,半晌,到底还是妥协了:“……也罢。”

  徐泾长舒口气,他还真怕喻文州抢人。

  至于不相信江扶月有参加物理竞赛的实力倒也并非信口胡说,毕竟一个人再聪明、再厉害,也不是全能的。

  第二天喻文州上完课,找江扶月要回那沓试卷。

  “……这么急?我只写完一半。”

  喻文州以为“一半”是指的“一张卷子的一半”,他随口问道:“花了多长时间?”

  “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果然,难度一上去就显得吃力了,看来老徐没说错,小测满分不代表能学好物竞,这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实现的,还是要天赋才行。

  即便早有准备,喻文州仍不免失望。

  江扶月莫名地看了他一眼,这老师估计不太聪明。

  不太聪明的喻文州回到办公室,随手将试卷一撂,坐到椅子上,开始发呆。

  怎么奥数行,物竞就不行呢?

  恰好孟志坚也下课回来,“老喻,这次月考题目看完没?有问题就说,没问题的话,我下午就交给上面签字,送去打印了。”

  喻文州摆摆手:“印吧。”

  “哟,怎么愁眉苦脸的?是微博上有人追着你骂,还是校内论坛又有学生开帖吐槽你?”

  “别闹,正郁闷呢。”

  孟志坚看他状态确实不好,正色道:“出什么事了?”

  “唉,我跟讲……”

  他把给江扶月试卷的事说了,又把徐泾那套“精力有限”理论重复了一遍。

  “……为了给咱们物竞班挖一根好苗子,我容易吗我?”

  孟志坚:“不容易。就这沓试卷?”他随手一翻。

  “嗯。我也想通了,反正江扶月也不是那块料,我就不跟老徐抢了,免得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老喻,”他艰难地从试卷上移开,抬头,“你确定——江扶月不、是、那、块、料?”

  “是啊,她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连一张试卷都没做完,只写了一半,况且这还不是正规竞赛题,只是入门级训练,照这个速度她连省决赛门槛都够不到。”

  “你傻了吧?”孟志坚忍无可忍。

  “不是……说话就说话,你怎么还骂人呢?不带这样儿人身攻击的啊!”

  “……真是傻透了。”丢下这么一句,孟志坚拔腿就走。

  “欸!你去哪?”

  “三班!”

  喻文州有点懵:“你一七班班主任,去三班干嘛啊?”

  孟志坚当然是去找江扶月的!

  完成了一半……

  可能只有老喻那个傻帽才认为是一张卷子的一半,但实际上江扶月完成的是所有试卷的一半!

  少说也有十来张。

  没想到江扶月不仅数学一鸣惊人,物理也是个中好手。

  他刚才粗略一扫,竟没找到一个错处。

  很快,孟志坚来到三班门前,迎接他的却是一片空荡。

  “学生呢?”他拉住一个同事。

  “三班这节体育课,都去操场了,孟老师有什么事吗?”

  孟志坚道了谢,又闷头往操场走。

  操场那么大,上体育课的又不止一个班,他找了半晌才看到三班几张熟脸。

  好家伙,一群人围着篮球场。

  “刘博文。”

  “谁呀,别打扰我看球……”

  孟志坚嘴角一抽。

  “靠!要进了!进了进了!唉,差点……抢球啊!摁他!摁在地板上摩擦——”

  “刘博文!”

  “谁啊,烦——”不烦。

  呃!

  “孟、孟老师。”刘博文吓傻了。

  孟志坚板着脸,没想到三班第一、年级前十就这德行,瞧瞧看个篮球给激动得。

  “看球就看球,什么摁在地板上摩擦?注意同学之间的团结友好。”

  “哦。”蔫巴巴受教。

  “咳……你们班江扶月呢?”

  “场上。”

  孟志坚一愕,目光飘过去。

  刘博文转回去继续看球,然后:“卧槽——三分!进了?进了!她怎么投的?靠——太帅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江扶月这么帅呢?”

  十分钟后。

  孟志坚站在最外围,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上,单手攥拳,捶在另一只手掌心。

  “避!再避!走位!上篮!摁他!对,就这样……捶死!漂亮!”

  他费力咬紧牙关才没让呐喊和欢呼泄闸而出。

  那什么……老师的面子还是得绷住,不能丢。

  其他人或许没听见,听见了也可能没注意,但刘博文就站在前面一点,加上他神经高度紧绷,时刻注意着孟志坚的动向,哪怕声音再小,也是听得见的。

  对此,他很想问一句:摁他?捶死?您脸疼不?

  “哦吼吼——干得漂亮!又得三分!”

  刘博文:连打call都来了,还有什么您不会的吗?

  孟志坚(立马闭嘴):老师想看学生打个球,真的太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