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1 又美又飒,拿她打赌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82 2020-05-30 07:00:00

  场上,女孩儿穿着球衣,里面一件黑色内衬,阳光下,双臂修长,锁骨分明。

  皮肤是偏冷调的雪白,因运动而泛起薄红,仿佛暖玉雕就。

  随着每一次奔跑,每一次进攻,无限的活力从她身上迸发,勾扯住来自四面八方所有目光。

  或惊叹,或惊艳,或惊愕。

  明明场上还有其他人,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只看她一个。

  “又美又飒!”

  “我们女生打个篮球都比你们男生好看。”

  “关键江扶月比分还领先。”

  “这他妈就尴尬了……”

  彼时,易辞和钟子昂还在教室上课。

  两人几乎同时收到消息,而后迅速登陆校内论坛,点进首页热帖,满屏的“江扶月”,除了这个名字,还有她穿球衣的照片。

  奔跑运球,对峙角力,起跳投篮……

  女孩儿满头大汗,却美得惊心动魄。

  “靠——穿这么少,给谁看?”易辞低咒,抓起手机就往外走。

  钟子昂紧随其后,不忘带上他的宝贝篮球,表情跃跃欲试。

  “擦!辞哥,你疯了?这还在上课,你……”

  回应他的只有两道风一样席卷而去的背影。

  “怎么钟子昂也疯了?”

  ……

  下楼梯的时候,两人无可避免碰上。

  易辞:“你跟着我干嘛?”

  钟子昂:“不会说话就少放屁,谁跟着你了?”

  易辞加快脚步。

  钟子昂不甘示弱。

  最后竟发展成短跑比赛。

  可惜,等两人赶到,球赛已经结束,一堆人正慢慢散开,只嘴里还兴奋地议论着这场“颠覆性”的对抗——

  性别的颠覆,比分的巅峰,以及他们对江扶月这个人既定印象的颠覆!

  而被议论的中心却并不在现场,易辞随手逮了个同学,问:“江扶月人呢?”

  “好像被孟老师叫走了。”

  ……

  角落里。

  “……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孟志坚满怀期待,看女孩儿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块香喷喷的五花肉。

  江扶月没应。

  孟志坚急了,“我跟你讲,不是只有IMO才有前途,IPhO一样厉害!每年40多个国家参赛,影响遍及五大洲,这些远的咱们都不提,就说近的,你要是能拿奖,保送B大、Q大这样的顶级学府不成问题,甚至你想出国,常青藤offer也能随便拿……”

  任他舌灿莲花,江扶月从头到尾始终平静:“我考虑考虑。”

  “不是……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我保证,只要你来物竞班,我一定给你最全面、最科学、最系统的培训!”

  但江扶月还是那句话。

  孟志坚抓耳挠腮:“那你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垂眸。

  “那我换个问法,你奥数班都去了,怎么就不能来我的物竞班?”

  江扶月抬眼:“奥数班有补贴。”

  “?”

  “每个月五百。”

  “……”

  但物竞班没有。

  不久前,孟志坚还嘲笑徐泾江扶月不是冲着他,也不是冲奥数去的,而是冲着学校每个月那点补贴,如今轮到他自己身上,才体会到这种感觉有多……草蛋!

  关键吧,学校还真没给物竞班学生发补贴,那是奥数班才有的待遇。

  以前没人提,他也没在意。

  更何况能上一中的学生,哪个家里没点底子?谁还在乎这三五百块钱?

  能被当做“种子选手”培养,不管学生,还是家长,高兴都来不及,还真没有主动让学校掏钱给补贴的。

  江扶月是例外。

  唯一的例外。

  “这个习惯不好,既没做到学科公平,还剥夺了学生用知识创造财富的权利,更打击了一中学子探索未知、努力拼搏的积极性。”

  “!”还、还能这么解释?一套一套的……

  孟志坚已经被绕晕了,等江扶月走出老远,他才反应过来,朝她背影保证:“我马上就跟学校申请!”

  江扶月脚步未停,嘴角却牵出一抹笑。

  她摆摆手,“那就等申请下来再说。”

  孟志坚:“……”

  这年头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江扶月拎起外套往身上一披,正准备回教室,转头就让易辞跟钟子昂堵个正着。

  她双眸微眯:“有事?”

  易辞:“你会打篮球?我怎么不知道?”

  钟子昂:“我们再赌一次,敢不敢?”

  两人同时开口,一个质问,一个挑衅。

  不管是谁,江扶月都——

  “没兴趣。”

  说完,拔腿就走。

  越过二人的时候,连眼神都没多给一个,轻得像阵风,抓也抓不住。

  钟子昂想追,被易辞拦下。

  “你干什么?!”钟少皱眉,眼神不善。

  “我警告你,别打江扶月的主意。”

  “擦——你算哪根葱?管得着吗?”说得好像他看上那妞儿一样,切!

  易辞看出他眼里的不屑,反倒放心了。

  转而开始正眼打量钟子昂,虽然这人又拽又狂,比凌轩那个小伪君子还讨厌,但别说这脸长得还挺耐看。

  “你刚才跟江扶月赌什么?”

  钟子昂闻言,冷笑:“凭什么告诉你啊?”

  语气嚣张,只可惜下巴挂着淤青,不仅没有威慑力,反倒平添滑稽感。

  易辞表情微妙:“听说……你前两天被人揍了?”

  钟子昂浑身一僵。

  “不会是被江扶月给揍的吧?”

  “……”

  易辞哈哈大笑:“你个孬货!居然被女人揍,哈哈哈……”

  完全忘了自己也曾被江扶月按在墙壁上摩擦。

  “闭嘴!”钟子昂青筋猛跳。

  “哈哈哈哈哈——”

  “你再笑,信不信我……”

  易辞才不怕:“你怎么?能把我吃了?”

  “我不吃你,”钟子昂诡异勾唇,“但我可以追江扶月啊。”

  笑声戛然而止。

  “你敢?!”

  “小爷有什么不敢?”钟子昂笑得一派慵懒。

  “她是我先看上的!”

  “现在我也看上了。”

  易辞:“臭不要脸!”

  “她答应你了吗?刚才那样可不像,别是你一厢情愿吧?”

  “哼!我追不到,你也甭想。”

  钟子昂想起江扶月那拳,下巴淤青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不如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谁先追到江扶月。”

  易辞皱眉,下意识觉得这样不好,可哪里不好,他又说不出来。

  钟子昂轻嗤:“别是不敢比吧?”

  “比就比!谁怕谁?”少年意气,经不得激。

  “好!谁输了谁就当小弟!”

  四目相对,互不相让。

  “一言为定。”

渝人

月姐:我让你们输得光腚[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