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2 她是希望,提前交卷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75 2020-05-31 07:00:00

  却说孟志坚得了江扶月一句带条件的应允,转头就去了校长办公室。

  “小孟啊,坐。”

  “谢谢。”

  “这么急跑来找我,有事吗?”

  “有!”他神情一肃。

  校长也不由坐直。

  “事情是这样的……”

  他把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尤其强调了江扶月在物竞方面的天赋。

  “这是好事啊!这些年物竞班一直在走下坡路,发现一棵好苗子就等于看到了新希望。”

  “所以我邀请江同学加入物竞班,不过……”孟志坚虽然只是个物理老师,但也深谙说话的艺术。

  校长追问:“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这个同学家庭条件不太好,所以我就想着跟您申请一下,能不能像奥数班那样每个月也给咱们物竞班发点补贴?”

  “这……”校长皱眉,目露为难,“不是我不同意,而是这些年物竞班的成绩大家都看到了,不温不火,也没个响。区里的拨款从前年就停了,奥数班有,是因为上面给了。如果可以,我当然希望两头兼顾,可实际情况不允许啊。”

  孟志坚正色:“这样真的不好。”

  校长:“?”

  “既没做到学科公平,还剥夺了学生用知识创造财富的权利,更打击了一中学子未来在物理领域探索未知、努力拼搏的积极性。”

  “这、这么严重?”校长惊。

  孟志坚点头:“很严重。”

  “但物竞班没让人看到希望,这是事实。”

  “江扶月就是希望。”

  “拿什么证明?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做了多少试卷?花了多少时间?小孟,你也是资深教师了,成绩说话这个道理,不用我教吧?”

  孟志坚陷入沉默。

  校长语气稍缓:“……马上就是第三次月考,如果江扶月能证明自己的实力,那一切好商量,如果不能……物竞班还是保持现状比较好。”

  不是他不相信孟志坚,而是物竞班折腾这么些年,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也没看半点水花。

  一个江扶月又能改变什么?

  ……

  无论如何,月考还是如期而至。

  上午九点,语文开考。

  阅读题部分70分,包括现代文阅读和古诗文阅读两大类,难度正常,没有超纲。

  江扶月用了半个钟作答。

  接下来是表达题部分,共计80分,其中语言文字运用20,写作60。

  早在动笔前,江扶月浏览全卷的时候,就看了这次的作文题——

  李清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陶渊明: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

  黄敬远: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度此生。

  有人说,生命就该轰轰烈烈;有人却说,平淡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结合材料内容,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除诗歌外,文体自选。

  想好了行文构架,江扶月开始下笔。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四十分钟的时候,江扶月举手。

  “同学,你有什么事?”

  “交卷。”

  下午三点,数学准时开考。

  三十分钟后,江扶月申请交卷。

  “你……”监考老师有点懵,“不检查一下?”

  “不用。”

  “现在交卷也出不去考场。”

  “我知道。”

  最终,监考老师恨铁不成钢地收了试卷,心说:当惯了倒数第一,现在连坚持到正常交卷都不肯了,大概是真的准备破罐破摔……

  显然,他认识江扶月。

  还记得当初刚进高一,这个女生的成绩不差啊,怎么没几个月就混成了倒数?

  他一边叹气,一边翻看江扶月的试卷,哟,还真是难为她把每个空都填满了。

  解答题步骤也整得像模像样,尤其最后一道压轴题,密密麻麻写了不少。

  啧,乱写也是一种本事。

  他从来没想过,这些答案可能是对的,也无意求证,毕竟……他只是个历史老师。

  又一声叹息逸出唇畔,抬头看向被安排在休息区等待的江扶月,好家伙,睡得真香……

  江扶月想的却是,奥数试卷还剩7张,晚上九点之前应该能刷完,不用熬夜了……

  第二天上午,理科综合。

  生物、化学没什么难度,物理也还好。

  不过有一道选考题虽然只有5分,却花了江扶月一刻钟才算出来。

  填好答案,试卷放到旁边,她开始睡觉。

  等下午最后一科英语考完,这次月考才算真正结束。

  回到教室,一堆人凑在一起对答案。

  刘博文被围在中间,仿佛众星拱月,前提是忽略他被挤歪的眼镜。

  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这人凑到江扶月面前,笑嘻嘻:“大佬,对一下答案呗?”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作为前桌比谁都清楚江扶月的真正实力。

  “没兴趣。”

  刘博文受伤了,扶正眼镜,转而摸着胸口:“看见没?这里在滴血。”

  江扶月:“……”

  万秀彤:“噗!”

  “我只问一道,真的!”刘博文眼巴巴瞅着,像条哈巴狗,“物理选考题,第一个空算出来多少?是不是0.88m/s?”

  江扶月挑眉。

  刘博文以为她没想起来,提醒说:“就那个长为l的细绳下方悬挂一小球a,绳另一端固定在天花板上O点……想起来了吗?”

  “0.8m/s。”

  “啊?”刘博文呆住。

  万秀彤推了他一把:“你干什么呀?江江已经说了答案。”

  “不是……你确定没少说一个8?”

  江扶月抬眼:“没有。”

  “怎么会?明明是0.88啊……我算了半个小时才算出来,倒回去检查的时候还验算了一次,不可能错!”

  江扶月没有任何与他争辩的意思,淡淡“哦”了声,便再无下文。

  “?”她怎么这样啊?

  好气。

  徐泾来班里说了几句,然后宣布放学,众人鱼贯而出,连脚步都比平时轻快。

  除了考完松口气,还因为明天周六,不用上学。

  “月姐,明天上午,游戏厅约不约?”蒋涵哒哒哒追在后头,肥肉乱颤。

  “不去。”

  “轻松一下嘛,反正都考完了,老师不都说了要劳逸结合balabala……”

  江扶月停住,转头,面无表情:“你很聒噪。”

  “……”登时闭嘴。

  “还有,说人话,不要拐弯抹角。”

  蒋涵目光微闪:“我没拐弯抹……”

  江扶月拔腿就走。

渝人

预告:明天会出现简介里的情节,至于哪个情节,嘻嘻,保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