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3 我要追她,斯文败类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47 2020-06-01 07:00:00

  “好了好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嘛!就、那家游戏厅,弄了个投篮比赛,一等奖是一个绿巨人限量手办,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所以我就想……嘿嘿……”

  “你喜欢绿巨人?”

  “不是我,是凌轩,他喜欢收集复联手办,我想赢回来送给他。”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投篮赢奖品,送给凌轩?”

  “可以吗?”蒋涵两眼放光。

  “No。”

  “……”

  江扶月一路走,蒋涵一路追,到了拐角的位置,转下去就是楼梯,江扶月却突然止步。

  蒋涵仿佛看到希望,屁颠屁颠追上去,气喘吁吁却笑得阳光灿烂:“月姐,我就知道你——”

  说话一半,戛然而止。

  楼梯尽头,长发披肩的女孩儿半倚在男生胸前,正娇羞地说着什么,从蒋涵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她绯红的脖颈,好似漫上一层胭脂霞色。

  而男生则微微低头,两手扶住女孩儿瘦削的双肩,目光温柔。

  蒋涵抿唇,眼底涌现出淡淡的失落,原本将要绽开的笑容也渐次收敛,最后消失不见。

  “现在你还想送他手办?”江扶月轻嗤一声,拾级而下。

  随之响起的脚步声惊动了搂搂抱抱的两人,女孩儿慌忙抬头,犹如惊弓之鸟,凌轩也顺势看过来,目光触及江扶月的瞬间,当即微妙。

  而惊乱一对鸳鸯的江扶月却目不斜视,径直越过两人,往下走。

  蒋涵反应过来,追上去,与凌轩擦肩而过的时候,那种闷闷的难受也在渐渐消失。

  两人来得急,去得也急,很快不见了踪影。

  留下凌轩与林瑶二人立在原地,保持着“亲密的姿势”,半晌无话。

  “……站稳了吗?”男生淡淡开口。

  “站、站稳了。”林瑶单手扶墙,堪堪稳住重心,但紧蹙的眉头还是不经意泄露了一丝痛苦。

  “嗯。”凌轩收手,后退半步,“我已经打电话给林叔叔,这会儿司机应该到了,我下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作势要走。

  “轩哥哥!”

  凌轩脚下一滞。

  林瑶看着他清隽落拓的背影,目光微闪:“谢谢你送我去医务室,刚才我说的那些……都是真心话,你对我也有那种感觉,是不是?”

  “……明天我会帮你跟学校请假,好好休养。”说完,大步离开。

  林瑶眼里闪过失望,还有一丝……疑惑。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就连刚才被打断之前,两人之间的氛围都还很好,林瑶甚至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凌轩会接受她的告白。

  可……

  为什么一转眼,就变了?

  凌轩的眼神、态度……

  得益于这一幕,蒋涵终归是打消了拉她参加投篮比赛的念头。

  当然,江扶月也不会答应就是了。

  周六白天,她都泡在煎饼摊,主要负责收钱。

  江小弟马上就要小升初考试,最近都留在家里看书做题,专心备考。

  同一时间,正在房间练琴的凌轩却接连弹错音,他有些烦躁地扣下琴盖。

  “少爷,夫人出门前吩咐,让您今天去林家探望林小姐,礼物已经准备好放进后备箱了,您看什么时候出发?”

  “不去。”

  “可是……”

  “我说不、去,听不懂吗?”

  佣人头皮发麻:“那如果夫人问起……”

  “我会跟她解释。”

  ……

  而易辞眼下正坐在一家装修不俗的造型工作室里,对着镜子左看右照,各种打量。

  “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啊?”

  “易少,您染过头发,应该知道这个比较费时间。好在,这次染回黑色比上次染七个色省事多了,很快就好。”

  “那什么……等会儿你再帮我剪个酷一点发型。”

  呃!

  “具体怎么个酷法?”

  易辞想了想,“就是能讨人喜欢的那种。”

  “长辈喜欢?”

  “……”

  造型师看他无语的样子,灵光一现:“懂了,讨女孩儿喜欢。”

  易辞对着镜子扬了扬下巴。

  居然说他头发丑,哼!

  等着,周一去学校帅丫一脸血!

  ……

  钟子昂睡到日晒三竿,被刘妈叫起来吃午饭。

  “……别吵吵,让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

  “小少爷,先生已经在饭厅等你了。”

  “!”钟子昂惊坐而起。

  五分钟后,饭厅。

  秉承着“食不言”的规矩,钟子昂只管低头刨饭。

  对面坐着谢定渊,不疾不徐,连握筷的姿势都透着矜贵。

  钟子昂一时看呆。

  直到用餐结束,他一双眼睛还黏在谢定渊身上抠不下来。

  想起帝都那些名媛千金对自家老舅趋之若鹜、花式倒贴的疯狂场面,钟子昂打量得愈发专注,像要看出朵花儿来。

  谢定渊忍无可忍,从饭后到现在,快半个钟头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舅,问你个事儿。”

  “说。”

  “一个特凶、特彪的女孩子,会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

  “?”

  钟子昂脖颈一缩:“你这么看我干嘛?”

  谢定渊想起他在帝都惹下的桃花债,不由拧眉,目光也骤然一凉:“你看上谁了?”

  钟子昂没听出他话里的冷意,满脑子都是江扶月挥汗投篮的场景,那小腰,那长腿……

  简直了!

  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慢慢爬上嘴角:“就那什么……上次揍我的那个。”

  谢定渊:“?”

  “舅,我要追她!”

  “?”脑子没病?

  钟子昂噌的一下站起来,“我要出门买新衣服,那种凶巴巴的女生估计就喜欢你这样的斯文败类,衬衣西裤,皮鞋领带,对了还要再配一副金丝边的平光镜,完美!”

  说完,风一样冲上楼,换好衣服又冲下来,走了。

  谢定渊坐在沙发上,单手摩挲着下巴,眸色深沉。

  他这样的……斯文败类?

  呵!

  ……

  这个周六,学生们尽情放松,老师却还在加班加点。

  “老徐,你们数学组还剩多少?”

  “四沓。”

  “行啊,够快的!每到改卷的时候,我就在想自己怎么不是个数学老师?不然物理、化学也行啊,偏偏是个语文老师,这一篇篇作文看得我头晕眼花……”

  “语文嘛,正常……”徐泾看了眼时间,“快十二点了,先去吃午饭吧。老孟,走了。”

  “等等,你别吵。”孟志坚头也不抬,手上红笔划拉得飞快。

  徐泾走过去,“你干嘛?专注成这样……”

  话音未落,孟志坚刷一下站起来,表情兴奋,两眼放光:“出来了!”

  “什么出来了?”

  “分数!有史以来第一个理综满分!”

渝人

钟子昂:眼镜一戴,女人都爱。金丝儿的~   九爷:皮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