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5 被疑作弊,我有条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27 2020-06-03 07:00:00

  消息传到高二三班的时候,江扶月没在。

  “你你你你再说一遍,第一名谁?”

  “江扶月啊!”

  “?”

  “不可能!”李雪一拍桌子站起来,眼神惊愣,表情扭曲。

  “榜上写着呢。哦,对了,你倒数第一。”

  李雪:“……”

  就在众人惊叹不已的时候,万秀彤却一脸淡定。

  仿佛早就预料到会有眼前这一幕,与此同时崇拜与骄傲也油然而生。

  那种感觉就像……

  我粉的爱豆终于被全世界看见,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个大宝藏!

  “她人呢?”刘博文回头,朝江扶月的座位看了一眼。

  他是除万秀彤之外,第二淡定的人,毕竟先前已经见识过某人数学、物理小测满分。关键是,她还提前做完了趴在桌上睡觉!

  你说气不气人?

  万秀彤:“被孟老师叫走了,还没回来。”

  “哪个孟老师?”

  “七班班主任。”

  刘博文瞳色一深,若有所思。

  上午就在关于成绩的讨论、排名的进退,以及江扶月力挫凌轩以全科满分的压倒性优势一跃登顶中过去。

  按理说,江扶月这个当事人本该处于风暴中心,可人家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一点“封神”的自觉都没有。

  面对那些或惊奇、或探究、或狐疑的打量,她也不闪不躲。

  想看是吧?

  行啊,随便看,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万秀彤:酷毙了!

  刘博文:这才是高手。

  下午,一些小道消息开始流窜。

  起初很隐秘,经过一夜发酵,第二天已经滚成大雪球——

  “江扶月作弊?不能吧……她考满分诶,能抄谁的?也没见其他人考个满分啊。”

  “说你天真还不信,她提前偷看了试卷,早就知道要考什么。”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她偷了答案,背下来才考的满分?”

  “可论坛上明明说因为老师泄题……”

  各种猜测,无数诋毁,甚至连“养小鬼”、“请考神”这样的说法都冒出来了。

  一场关于江扶月如何作弊的大讨论通过各种渠道就此展开。

  而这些人由始至终都不曾想过“她没有作弊”这种可能的存在。

  全科满分,一题没错,一分没扣,这是什么概念?

  瞎猫撞上死耗子都没这么巧!

  别的不说,就说作文这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她怎么就能捞个全满?

  语文是这样,英语也是这样。

  难道天底下所有“巧合”都叫她一个人占全了?

  呵!

  李雪暗中攥紧拳头,指甲嵌进掌心也毫无所觉,低垂的眼眸锁住翻涌的阴鸷,嘴角却缓缓勾起一抹无害的微笑。

  谣言越传越激,说法也愈渐离谱,终于惊动了校方。

  “江扶月,出来一下。”赵铁军亲自到门口喊人。

  彼时,正上化学课,齐刷刷的目光落到她一个人身上。

  少女从容起身,走出教室。

  赵铁军严肃地看了她一眼:“知道你嘴巴厉害,但也要分清场合,不该抖机灵的时候别自作聪明。”

  说完,大步走在前面。

  江扶月挑眉,眼底掠过一丝意外,这人在……提醒她?

  ……

  行政楼,校长办公室。

  江扶月以为顶多交给年级处理,没想到会惊动校长出面。

  看来,事情确实闹大了。

  “江同学,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叫来这里吗?”胡永围冷着一张老脸,莫名威严。

  “猜到一点。”江扶月表情淡淡,不吃对方“以势压人”那套。

  胡永围看着眼前小同学比自己还要严肃几分的面容,突然有点绷不下去了。

  “咳……那你怎么说?”

  “我没作弊。”

  “怎么证明?”

  江扶月面无表情:“您觉得,我需要证明什么?”

  “有人说你偷试卷,有人说你偷答案,还有人说老师泄题。”

  江扶月笑了。

  老校长顿觉有被冒犯到,冷冷拿捏着腔调:“我不认为刚才那番话有什么可笑的地方。”

  饶是赵铁军心理素质强大,也不由呼吸一窒。

  江扶月却屁事没有,笑意不改。

  “我觉得好笑啊,”她说,“好笑的点在于您说这些话都不先问问自己吗?”

  胡永围一愣:“……什么意思?”

  “如果试卷和答案那么好偷,那学校的安保是不是该换了?老师如果能轻易泄题,那师德教育是不是应该再加强?”

  这些猜测无论哪条成立,都将伴随着校方的失职!

  “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作没作弊的问题了。”

  胡永围眼皮一跳。

  赵铁军忍不住朝江扶月看了一眼,嚯,小丫头片子面不改色,镇定自若,连校长都被堵得哑口无言。

  突然有被安慰到是怎么肥事?

  “你说没作弊,我们相信没用,得让全校师生无话可说,你明白吗?”音调稍缓,一改质问的口气,变成协商沟通。

  赵铁军暗暗吃惊……这是低头了?

  江扶月表情稍缓:“我可以证明自己没作弊,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还自己清白,却跟校方谈条件?”老眼微眯,“江同学,这不合适吧?”

  “我的清白就是学校的名誉。”

  “……”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赵铁军嘴角狂抽:这么不要脸的话你也敢说!

  “什么条件?”

  “彻查谣言源头。”

  “然后?”

  “我要始作俑者当着全校师生向我道歉,后续该怎么处罚,严格按校规执行。”

  胡永围沉吟一瞬,谣言这种东西,查起来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就看校方态度,是真的有心追究,还是走个过场,马虎了事。

  “好,我同意。说说你想怎么澄清。”

  江扶月:“把我的试卷和参考答案贴在一起进行公示,抄没抄,一目了然。至于泄题,就算提前知道要考什么,谁能保证一定得满分?如果有,那我就陪他做一次新试卷,科目任选。”

  波澜不惊的语调说出极尽狂妄的话,偏偏她还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江扶月离开后,胡永围:“知道该怎么做了?”

  赵铁军点头。

  大课间,江扶月的各科试卷连同标准答案一齐被张贴到红榜下方,以便众人翻看。

  赵铁军抬手一压,周围安静下来。

  “这是江扶月同学的试题卷,以及各科参考答案,如果看过之后对作弊一事还有异议,那么请于下午放学前到办公室找我登记,这些同学将在明天上午与江扶月一起在监考老师的监督下,重做一套新试卷,当场批改,当场出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