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6 最刚辟谣,不服来战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21 2020-06-04 07:00:00

  “厉害了。”

  “这是我见过最刚的辟谣。”

  “说我作弊是吧?行啊,那你陪我再考一次,6666……”

  “好不容易月考结束,谁特么脑壳有包,还想噩梦重演啊?”

  “干嘛不让江扶月一个人考?”

  “凭什么让她一个人考?哦,造谣的就动动嘴皮子,不用付出代价啊?那成本未免也太低了点……”

  “别吵了,先看试卷!”

  ……

  “别说,江扶月的字写得还挺好。”

  “作文开篇就把我给镇住了,果然,排比句就是容易得高分。”

  “数学参考答案后面几个大题怎么都是‘略’啊?”

  “物理也一样。”

  “化学也没好到哪里去……”

  “呃!都‘略’了,还怎么抄?”

  现场一寂。

  “有详细答案的人家也没抄啊,你看这题,答案就是很传统的解法,先代入数字,再一步一步求解,但是江扶月先把这个公式证明了一遍,后面直接套用,数字放进去,一步到位……”

  “嘶!这样省了好多步骤,难怪卷面看上去清清爽爽的。”

  “你们来看英语作文,她写的这个单词什么意思啊?还有这个、这个……怎么感觉读不太通?意思也奇奇怪怪的。”

  “凌轩,你知道吗?”

  “……beast,野兽的意思。这是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A loner is either a beast or a God——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名人名言啊,感觉好有文化的亚子。”

  “同样是义务教育,她为何如此优秀?”

  “……”

  孙丞手臂搭在凌轩肩上,听着周围接连不断的感慨和惊叹,嘿笑一声:“逻辑清晰,行文流畅,引经据典的同时还兼顾幽默,是我也给满分。你说对吧,阿轩?”

  凌轩拂开他的手,转身往回走。

  “诶……”孙丞追上去,笑嘻嘻,“你就没什么话说?”

  “说什么?”他脚步不停。

  “江扶月没作弊考了第一。”

  凌轩撩起眼皮:“所以?”

  “她压了你。”

  “……”神他妈的“压”!

  孙丞:“你现在是不是特有危机感?”

  凌轩:“闭嘴。”

  孙丞:“我怀疑你恼羞成怒。”

  凌轩额角一抽:“不会再有下次。”

  孙丞:“?”下次什么?

  下次再听到他说这种话?还是……下次再让江扶月考第一?

  啧!

  ……

  江扶月的试卷和参考答案被贴出来不到五分钟,就被人传到校园论坛上。

  【澄清帖:没偷试卷没偷答案,有图有真相,不服者,尽管来战!造谣者,不得好s!】

  楼主【万万不可】:……综上分析,江扶月凭实力满分,看谁还敢臭不要脸污蔑她作弊!

  1楼【涵姐我最大】:顶!月姐牛X!

  2楼【格格不做梦】:造谣者死马!

  3楼【丝丝心动】:一群红眼病!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

  彼时,万秀彤和蒋涵、葛梦、柳丝思三个凑到一块儿,全神贯注盯着手机,十指如飞。

  蒋涵:“46楼有个憨批喷我月姐,集美们,冲鸭!”

  葛梦:“收到!”

  柳丝思:“正在怼。”

  两分钟后——

  “咦?他怎么没反应?”

  “被我们喷死了?”

  万秀彤弱弱举起手,羞怯地抿着唇:“……我把他禁言了。”

  “……”你是楼主,你喜欢就好。

  年级办公室。

  “老喻,你怎么还在玩手机?给你的那几个题目看完了吗?”

  “马上!”喻文州头也不抬,噼啪打字。

  296楼【吃瓜小能手】:江扶月是个好同学。

  ……

  301楼【吃瓜小能手】:考满分不是运气,是实力,更是天赋。

  ……

  317楼【吃瓜小能手】:我怀疑她智商180你们信不信?

  “老喻!”孟志坚摔了鼠标,冲到他面前。

  喻文州反手一扣,屏幕朝下,“嘿嘿……正准备看呢,现在立刻马上!对了,江扶月答没答应来物竞班啊?”

  “跟她谈好了,这个星期就开始。”

  “那确实要好好准备一下……”想起那张满分试卷,喻文州就忍不住两眼放光,摩拳擦掌。

  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江扶月的极限在哪里。

  “好久没遇到过这样的苗子了……”

  孟志坚眉毛一竖:“那你还不赶快把题目看了,确定下来我好拿去打印,周四就要用。”

  “那我的实验课怎么安排?”

  他和孟志坚,一个负责实验,一个负责笔试。

  原本两项课程应该同时进行,但由于近年一中物竞实在没出什么成绩,实验课就暂停了。

  而孟志坚原本负责的笔试部分也降低了难度,不再以物竞的水准来要求学生,仅仅只是在课本基础上,进行适当拓展。

  与其说是“物竞班”,不如叫“物理课外补习班”。

  如今江扶月加入,孟、喻二人都想好好培养这匹千里马,肯定不能继续停留在这种难度水平上。

  所以,孟志坚重新规划了训练进度,又熬夜找了很多新题。

  但他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直到下午放学,赵铁军那儿也没收到任何有关江扶月本次考试成绩的“异议”。

  呵……

  造谣的时候七嘴八舌,正给那些人机会开口,一个个的又怂了。

  他拿起座机:“校长,都处理好了。”

  “嗯。”

  “那调查谣言源头……”

  “……查吧,咱们这位江同学可不好糊弄。”

  赵铁军头皮一紧,等挂了电话,才轻声喃喃:“确实不好糊弄……”

  学校就这么大,高二年级就更小了。

  来来回回那么几百号人,根本经不起抽丝剥茧,更何况校园论坛上还挂着那个揭发江扶月考试作弊的“黑帖”。

  发帖人虽然使用了匿名模式,但只要稍微用点手段就能追踪到IP地址,背后藏着的人自然也暴露无遗。

  赵铁军看着手里的调查结果,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

  ……

  李雪慌了。

  从她发现那条匿名帖不能删除的时候,就乱了手脚。

  管理员为什么锁定她的帖子?

  是不是怀疑什么?

  或者正在追踪调查?

  所以才要保留痕迹?

  她赶紧抹掉浏览记录,又注销了发帖账号,回家之后还换了个手机。

  正当她松口气,准备放下心来的时候——

  “李雪,”赵铁军的声音极具辨识度,往教室门口一站,高壮的身形仿佛一座耸立的山丘,“来一趟办公室。”

  女孩儿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到极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