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39 易辞追求,混混寻仇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60 2020-06-07 07:00:00

  江扶月嘴角一抽。

  这人不说话勉强算个“校园男神”,一开腔就得在后面加个“经”。

  校园男神经!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在太阳底下?这里明明有一大片树荫,根本晒不到。

  “还我。”江扶月伸手。

  少年笑得眉飞色舞:“就不给。”

  冷冷看了他一眼,江扶月收拾书包,转身离开。

  “诶——你这人怎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拿去拿去,跟谁要抢你的一样。”

  江扶月收了试卷,书包挂到肩头。

  “不是……我都还你了,怎么还要走?”

  “找我有事?”江扶月抬眼。

  两人离得近,易辞又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带着阳光的暖燥和草木的清新。

  少年后退半步,耳根迅速漫上一层绯红。

  不过他刚运动完,倒也不奇怪。

  “看我,”易辞突然站直,“怎么样?”话里隐隐带着期盼。

  江扶月:“?”

  他再退半步,两手摊开,以便自己更完整全面地呈现在她眼前。

  “?”

  少年急了,眉眼胶着到一起:“你怎么这么笨啊?!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吗?”

  江扶月瞥了眼他头发。

  易辞看到了,嘿嘿一笑,单手抚着鬓边往后一抹,配合仰头的动作,自以为潇洒,实则骚包到极点——

  “怎么样?帅不帅?”

  “……丑。”

  “?”

  江扶月径直往前。

  易辞追上去,把人拦下:“我都染回黑色了,你凭什么还说我丑?”

  不服气,带点难以察觉的小委屈。

  江扶月觉得这人真有意思:“我的评价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

  “?”

  “我要追你啊!你要是觉得我丑,那我还怎么追?”

  “神经病。”

  “不是……我认真的,你看,我都为了你把头发染回去了,考虑一下当我女朋友呗。”

  江扶月懒得理他。

  易辞还想拦,被少女一个警告的眼神钉在原地。

  擦!

  不敢追。

  ……

  操场没法待,江扶月给蒋涵发消息,让她们去书店汇合。

  过了五分钟习惯秒回的人却毫无动静,她挑眉,收起手机,径直出了校门。

  路过一个巷口时,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江扶月脚下一顿,闪身拐进去……

  而此刻,小巷内正在进行一场“老鹰扑小鸡式”的单方面碾压。

  “想跑?!今天不把你们揍我弟那笔账算清楚,一个都别想走!”男人抓住柳丝思的长发,猛地用力把人强拽回来。

  “啊——”头皮传来剧痛,令她尖叫出声。

  蒋涵和葛梦正准备开溜,见状齐齐一滞,转眼就被对方的人堵死。

  “涵姐,怎么办啊?”

  蒋涵看着那一条条大花臂,头皮发麻。

  这些人是真正的流氓混子,下手没分寸,真打起来,她们三个只有吃亏的份儿!

  “……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没必要这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蒋涵扯出笑,好声好气与他商量。

  男人也笑了,松开柳丝思,上前半步:“妹子,你要是早有这个觉悟,哥哥们也不至于当坏人啊?”

  “呵呵呵……”蒋涵眼皮猛跳。

  “一个星期前,就是你带头到红光小学堵我弟?行啊,胆儿够肥!”

  “大哥,误会都是误会……”

  男人眼神一厉,冷咤出声:“动手的时候干什么去了?特么现在才来跟我讲误会?!小妹妹,不是这么个规矩!”

  蒋涵脸色发白,双腿打颤。

  “听说你们当时四个人,还有一个呢?”

  蒋涵目露茫然:“什么还有一个?不是……大哥,您到底在说什么啊?”

  啪——

  耳光响亮。

  蒋涵头被扇歪,嘴里尝到铁锈味。

  “小妹妹,撒谎可不是好习惯。”男人活动手腕,笑意阴沉。

  蒋涵转回来,嘴角见了血,不顾葛梦和柳丝思的惊呼,一字一顿:“我、真、的、不、知、道。”

  “你他妈欠教训——”手再次抬起来。

  却在半空被人硬生生截下,男人怒而转眼:“哪个多管闲事的……啊!”

  一声杀猪般的惊嚎乍响,“我的手——”

  男人腕口被掐,连带整条手臂被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却又挣脱不得,只能佝着身体去迁就,看起来就像一只蜷缩的虾米。

  “月姐!”蒋涵眼里闪过惊喜。

  江扶月淡淡看了她一眼:“蠢。”

  这种情况,但凡脑子聪明点都知道应该先顾自己。她倒好,被打了一耳光非但不学乖,还敢继续撒谎。

  蒋涵闻言,也不气,只看着江扶月傻笑,嘴角破了,沾着血,白胖胖的脸颊还挂着五个手指印。

  可怜又狼狈。

  江扶月眸色一暗,手上力道加重。

  “啊——”

  又一声惨叫乍起。

  “虎哥——”小弟们慌了,有一个想冲上来救驾被江扶月一脚踹翻,半晌爬不起来。

  葛梦震惊地看着,想起自己被踹那一脚,再对比眼前的场景,莫名后怕,也突然庆幸。

  “叫你的人识相点,否则我不保证你的胳膊还能在你身上待多久。”

  少女的声音轻缓温慢,一听就让人联想到单纯、无害之类的词,可现实却截然相反。

  那一瞬间男人只觉后背沁凉,毛骨悚然。

  “退后——都他妈给老子退后!听见没有?!”

  众小弟照办。

  江扶月挟着人往外撤,“发什么愣?还不走?!”

  蒋涵:“!”走,马上走!

  葛梦、柳丝思紧随其后。

  出了巷子就是主干道,既有学校保安巡逻,还有交警在执勤,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追。

  眼看到了巷口,马上就能脱身,江扶月却突然停下来。

  男人眼皮一跳,她还想干什么?

  江扶月:“混哪条道的?跟着谁?怎么称呼?”

  男人:“啊?”目露茫然。

  江扶月眉头一紧:“没拜堂口?”

  “什、什么堂口?”

  原来是个花架子。

  也对,能被她单手制住,还指望有什么江湖地位吗?就这种资质,要真在道上,也只有当炮灰给人铺路的命。

  江扶月瞥了眼他手臂上的纹身。

  “假的……这是衣袖……”男人说完,又补充:“贴肉的那种。”

  “……”

  江扶月:“挨揍的胖墩是你弟?”

  男人点头。

  “他活该。如果你不服,明天这个时候,你带你的小弟,我喊我的人,咱们在这里一次解决。”

  说完,丢开他,转身离开。

  男人托着快要断掉的手臂,看着江扶月离开的背影,眉头紧得能夹死蚊子。

  “虎哥,”一群小弟围上来,“追不追?”

  “追个屁!明天把所有人叫上。”

  他倒要看看,这女的究竟有多大本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