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40 我来解决,好戏开场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37 2020-06-08 07:00:00

  “怎么办?明天真的要和那群人正面刚吗?”柳丝思愁得头发都白了,一边走,一边念。

  蒋涵和葛梦也有同样的疑问。

  但没有一个敢去问江扶月。

  最后分开的时候,她才对三人道:“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来解决。”

  蒋涵皱眉。

  柳丝思小声抱怨:“她怎么这样啊……咱们就算挨打也没把她供出来,她倒好,连句谢谢都没有……”

  “闭嘴!”蒋涵冷冷抬眼。

  柳丝思委屈地瘪了瘪嘴。

  本来就是嘛……

  第二天,江扶月正常上学。

  课间,蒋涵跑来找她——

  “我已经打听过了,那个男的叫虎奔,在天域街一带混,他有个亲弟弟在红光小学,应该就是我们教训的那个胖墩。”

  江扶月挑眉。

  蒋涵见她有在听,莫名高兴:“虎奔手底下大概有十来个人,昨天堵我们只带了一半。这些人大多二十出头,中学毕业以后,就辍学混社会了,经验丰富,可能……不太好对付。”

  何止“不好对付”,惹上这类人,对一个普通中学生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要不咱们报警吧?”

  江扶月:“不急。”

  ……

  满分封神后,江扶月在班里的待遇犹如坐火箭一样直线上升。

  从人人排挤的阴沉少女,到受尽追捧的学霸女神,中间只隔着750分的距离。

  同样是沉默寡言,以前叫“木讷呆板”,如今则变成“高冷有范儿”。

  江扶月身处其中,自然也感受到了。

  首先是各科老师的态度,以前对她放任不管是因为觉得她没救了,如今依然如此,却是因为不敢管,或者说管不了。

  叫她起来回答问题?

  可以,那就做好被当众反问,并且答不上来的准备。

  阻止她化学课上刷物理试卷,或者生物课上解奥数题?

  也行,如果不怕被徐泾、孟志坚、喻文州三人连喷的话。

  那点名批评,面壁罚站总可以了吧?

  没问题啊,只要你顶得住江同学那张“油盐不进”的脸,并且随时做好她说走就走、翻墙逃课的心理准备,另外还要在徐、孟两位竞赛狂魔来要人的时候,给出充分合理的解释。

  众老师直呼:惹不起……

  偏偏她成绩摆在那儿,不管家庭作业,还是随堂小测,始终保持在满分水平。

  各科老师包括徐泾、喻文州在内,就此达成默契:let it go~let it go~

  也许老师们还比较隐晦矜持,即便对江扶月有所偏爱,也都暗搓搓进行;可同学们的热情就不一样了,明晃晃,赤果果,就像热辣夏天里刺目的骄阳,不把江扶月晒融算她输——

  “月姐,练习册能借我看一下吗?”

  “举手!我也想看。”

  “我我我!第三!”

  “第四……”

  “月姐,昨天那道压轴题的步骤能不能……嘿嘿……”

  “还有最后一个填空题,到底是根号3还是根号5啊?”

  “月姐——”

  “月姐——”

  刘博文从前桌转过来,笑嘻嘻:“月姐——”

  江扶月:“……”

  也不知道“月姐”这个称呼是从谁嘴里开始的,等反应过来,大家都已经叫习惯了。

  某次数学课,徐泾点人上去做题,结果难倒一片。

  “真的没有人做出来吗?”

  “有有有!月姐——”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声,结果得到全班一致附和。

  徐泾站在讲台上,笑眯眯:“那就请月姐上来给大家讲讲。”

  至此,“月姐”这个称呼算是彻底叫响了。

  如今的江扶月说是一中“风云人物”也不为过,可她本人却没这个自觉。

  每天还是照常上学、放学、听课、睡觉,对老师们的偏爱不耽不溺,对同学们的追捧不骄不躁。

  而这一切落在某些人眼里就像钉子一样,扎进肉里,恨不得除之后快。

  “……林敏,这题我知道怎么做了。先算sinx……再算cosy……”

  “啊!你怎么想到的?!”

  “刚才问了月姐。她人真的好好,我有个地方没听懂,她就换了另一种方法给我讲,我立马就懂了。而且她长得巨好看,皮肤又白又光滑,凑近也看不到毛孔。她看我的时候,我特么居然脸红了你信吗?!心跳噗通噗通……一下接一下,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小鹿乱撞?啊啊啊啊……我死了!”

  “拜托,认清楚自己的性别先,你是个女人,OK?”

  “女人怎么了?我是女人我也爱月姐,哼!”

  “……疯了。我还有一道题没做,干脆拿去问问她,顺便也体验一把你说的那种噗通噗通的感觉。”

  五分钟后,女同学回来:“嘤!我也死了!”

  两人这番“鸡叫”被趴在桌上假寐的李雪一字不落听在耳朵里。

  她暗暗收拳:江扶月,你得意不了多久……

  七班教室。

  众人已经开始午休,蒋涵却毫无睡意。

  葛梦:“涵姐,你上午去找月姐,她怎么说?有没有想出解决办法?不会真的要跟那帮人硬碰硬吧?”

  柳丝思:“我们肯定打不过……”

  蒋涵眼前忽然闪过江扶月那个兴味盎然的笑,还有那句胸有成竹的“不急”。

  “她应该已经想到办法了。”

  同一时间,三楼女厕。

  “应该已经想到办法”的江扶月把刚蹲完大号出来的李雪堵个正着。

  后者冷冷一哼,下巴上扬:“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怎么考的年级第一?”

  最后四个字她咬得很重。

  江扶月什么都没说,甚至还轻轻勾了勾唇,下一秒,猛地抬手抵住她肩头,再把人狠狠往里一推。

  李雪没料到她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一时间也没个防备,偏偏身后又是蹲坑,然后……

  她就这么一屁股坐进了便槽里。

  沁凉的水渗透校裤单薄的布料,很快接触到皮肤。

  李雪整个人都懵了,等意识到自己掉进什么地方,而那些水可能是什么水后,她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江扶月,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而始作俑者早就拍拍手,不带一片云彩地走掉了。

  下午的课,李雪果然没上。

  不知道是赶着回家洗澡换衣服,还是做别的什么去了。

  江扶月耐心十足地刷完三套奥数真题卷、十五页物竞专项训练后,又拿出一本《工程设计》在看。

  期间,蒋涵又来了。

  距离放学时间越来越近,她整个人以有肉眼可见的速度焦躁起来。

  反观江扶月,气定神闲,好像根本不当回事。

  “别急,总要等演员就位,戏才好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