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43 替她办事,李雪不安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57 2020-06-11 07:00:00

  “虎哥,你们终于来了!”

  虎奔站在阴影里,手上点了根烟,朝侧前方的酒楼打量一眼:“他们什么时候进去的?”

  小六掏出手机看时间:“有半个钟头了。”

  “呵,这群逼崽子,刚出来就迫不及待下馆子!”另一个小弟骂道,他现在还饿着呢!

  这附近全是大排档,香味从四面八方钻进鼻孔,馋得他想哭。

  虎奔也饿啊,但他还欠江扶月一件事没办,等办完再填肚子也不迟。

  没错,江扶月报了警,又教他脱身之法,但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出息点!给老子打起精神!一会儿进了对面那条黑胡同直接动手,把人摁住了再说!”

  小六:“您放心,我已经让兄弟们埋伏好了。”

  虎奔:“麻袋和木棍准备了没有?”

  小六点头:“都准备好了,还有麻绳。”

  “干得漂亮!”

  “嘿嘿……”

  相比小六不问缘由的顺从,另一个小弟显然更活泛,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虎哥,那女学生摆明了玩儿咱们,那些保镖明明就是冲她来的,却被她鸡贼地引到我们这边,利用我们当打手,最后还发癫一样报警,哥儿几个不收拾她就算好了,怎么还反过来替她办事?”

  虎奔吸了口烟,白气从他嘴里吐出来,恰好遮盖住眉间一丝郁气。

  想起警察冲进小巷前,江扶月不动声色凑到他耳边说的两句话——

  第一句:“别忘了约定,这事一过,就算两清。”

  潜台词:即使你知道我耍手段又怎样,还是不能找我算账。

  第二句:“不想被拘留就替我办件事。”

  虎奔答应了,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咬牙接受。

  “哥!他们出来了——”

  “走!”

  漆黑无光的胡同内,棍棒落在实处的闷响伴随着几声压抑的痛呼,最终都归于沉寂。

  “哥,搞定了。”

  虎奔看着眼前五个麻袋,先挨个踹上一脚泄愤,“不是挺横的吗?嗤——”

  “麻袋掀了。”他随手一指。

  小六上前,很快一个保镖被放出来,但嘴里塞着东西,只能发出一阵不忿的呜咽。

  “还敢叫?”虎奔上去就是两拳,先把人揍老实了再说。

  很快,保镖服软。

  虎奔朝小六使了个眼色,后者抽出他嘴里的东西。

  嘶……谁的袜子,真特么臭。

  “我问,你答,敢撒谎今儿就别想完完整整走出这胡同,听懂了吗?”

  保镖被他的气势震慑:“懂,我懂……”

  虎奔:“为什么跟踪江扶月?”

  保镖:“大小姐吩咐的。”

  虎奔:“打算对她做什么?”

  保镖目光一闪。

  “说!”

  ……

  晚上八点,江扶月刷到第五张试卷,江小弟刚好写完她布置的题。

  “姐,我好了。”

  江扶月低头一扫,思路清晰,答案正确。

  “还不错。”

  “是满分吗?”小少年看着她,双眸晶亮。

  “嗯。”

  他把头蹭过去一点。

  江扶月没懂。

  他再靠近,目露期待。

  “做什么?”

  “姐……你看我头发是不是长了?”

  “没看出来……”说完,才反应过来他在变相撒娇。

  江扶月眼底漾开浅笑,伸手在他头顶揉了一把。

  江小弟顿时心满意足。

  这时,裤袋里的手机传来一声振动,江扶月让他自己复习,起身去客厅。

  一条短信进来,发件人是一串陌生号码。

  她点开——

  【那些人准备拍你果照发到网上】

  短短十三个字,江扶月却看了整整两分钟。

  再抬眼,眸色深暗,谲光翻涌。

  ……

  “姐,你要出门吗?”

  “嗯。”江扶月穿好外套,“你的鸭舌帽借我。”

  “哦!”江沉星赶紧从柜子里翻出来,递给她,“去哪儿啊?”

  “办点事。”

  “我可以一起去吗?”

  “不可以。”

  “……哦。”江小弟蔫了。

  “回来给你带宵夜。”

  “好!”尾巴重新摇起来。

  江扶月出了门,踩着夜色直奔网吧。

  脱下校服的她黑衣黑裤,压低的帽檐遮住大半张脸,加上身高原因,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个高中生。

  拍了十块钱给网管,径直走到最后一排角落里的机位。

  随着键盘噼啪的声响,大量代码出现在屏幕上,很快,一家名为“魅力日化”的公司相关资料呈现在眼前,除去各种合法渠道能查到的信息外,还有很多非公开信息。

  比如,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姓李。

  再比如,这家公司日常营收和庞大的资金流量根本不成正比。

  拿到想要的东西,江扶月清除痕迹,做好善后,麻溜走人。

  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一个钟头。

  回去路上,经过一家私房菜馆,江扶月进去,十分钟后空着手出来。

  “姐,你回来啦——”不等她掏钥匙,江小弟就像长了顺风耳哒哒哒跑来开门。

  “嗯。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还做了一套英语题,背了半个小时课文。”说完,眼巴巴瞅着江扶月,像条等待表扬的小狗。

  “乖。”

  江小弟害羞地低头,双颊泛红。

  “看在你这么自觉的份上,奖励你一顿大餐。”话音刚落,敲门声紧跟着传来。

  “您好,外卖到了。”

  十分钟后,江沉星看着面前精致得让人不敢去碰的餐食,咕咚——

  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姐,这些……”

  “宵夜。”

  “是不是很贵啊?”

  “好吃就行。”

  “……”

  把江达和韩韵如那份留起来,姐弟俩才开动。

  十分钟后,江扶月放筷:“饱了。剩下的交给你。”

  江小弟可爱地抿了抿唇,然后,开始风卷残云……

  唔!这个龙虾好大一只!

  这个丸子又滑又弹!

  还有那盘豆腐,明明是素菜怎么会有肉味呢?

  蓝莓山药好好喝……

  江扶月就坐在旁边,饶有兴味地看着,感觉自己好像还能再吃点?

  这晚,江小弟没在睡梦中饿得肚皮响。

  江扶月也睡了个好觉,第二天神清气爽去上课。

  刚踏进教室,就感觉到一束目光朝她射来,顺势望去,李雪脸上的不甘与怨毒被捕捉个正着。

  江扶月没什么情绪地朝着她勾了勾唇。

  李雪狠狠皱眉,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几个保镖到底有没有得手?为什么还不回她消息?

  江扶月的表现太正常,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可那个笑容又太诡异,好似酝酿着什么,亟待爆发。

  整个上午李雪都心神不宁,中途几次联系保镖,无论发出去的消息,还是拨过去的电话,无一例外石沉大海。

  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很快,她的预感成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