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46 蒋涵包租,小摊迁店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61 2020-06-14 07:00:00

  经李雪一事,学校意识到思想教育的重要性,不仅请相关人士到校举行“反校园暴力”讲座,还对全校师生进行了一次心理健康普查。

  除此之外,还增设网络“匿名举报通道”,对于一切发生在校园内的暴力行为,秉承着绝不姑息、严肃处理的原则,誓要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对此,江扶月乐见其成。

  那些或多或少曾欺负过同学的人生怕自己被举报,夹着尾巴要多低调有多低调。

  这其中就包括蒋涵、葛梦、柳丝思三个。

  “事先声明,我可没李雪那么恶劣,顶多嘴上吓唬吓唬。”

  “我也是!我也是!”葛梦举手,“我力气小,只有别人揍我的份儿,真的!”

  柳丝思更不用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柔弱劲儿,她和葛梦只会狐假虎威。

  好在,三人前段时间的“修身养性”起了作用,加上这次月考进步巨大,得了表扬,众人许是看到这仨变好的希望,一时间竟也没人举报她们。

  蒋涵泪流满面,感谢大家给她重新做人的机会,尤其是那些曾经被她欺负过的同学。

  “我决定了,从今往后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继承家业!”

  这次月考她进步了整整六十名,亲爹大手一挥,给划了两套公寓,外加三处门面,其中一处就在学校附近。

  “嘿嘿……月姐,今天放学有空吗?”

  江扶月挑眉:“有事?”

  蒋涵疯狂点头,她已经准备大半个月了,就等今天……

  放学铃响,蒋涵冲出教室,在学校后门与江扶月汇合。

  葛梦跟着一起,却不见柳丝思。

  五分钟后,三人停在一家店铺前,可惜,大门紧闭,前面的台阶还积了灰。

  不难看出已经很久没营业。

  蒋涵掏出钥匙,刷的一声,拉开卷帘门,然后回头朝江扶月咧嘴一笑:“月姐,请吧~”

  江扶月抬步入内,蒋涵正好把电闸推上去,室内一瞬明亮。

  桌椅整齐地摆放在堂中,往里是厨房,中间一扇透明玻璃隔开,外面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况。

  江扶月眉眼微动。

  蒋涵笑嘻嘻开口:“这里以前是家面馆,生意不行,开了半年就垮了,还倒欠我爸两个月租金,只能用这些桌子椅子,还有里面的锅碗瓢盆来抵。现在这里归我了,突然发现很适合开煎饼店,月姐,你说呢?”

  江扶月看她挤眉弄眼的样子,已经猜到什么意思,却没表态。

  蒋涵嘴角一紧,不是吧,要不要这么稳?

  “咳……我吃过叔叔的煎饼,比我在其他地方吃的都要香。”蒋涵这话一点没掺假。

  起初她去买煎饼,是因为江扶月,后来,就纯粹只为吃了。

  她现在是江记煎饼的忠实粉丝,每天早餐都必须吃一个,遇到赶时间来不及绕去后门买,大课间都得跑出去买一个吃了才舒坦。

  “……这里桌椅碗筷都是现成的,地方又大,离校门还近,叔叔阿姨如果搬过来,生意肯定比现在还好!”

  江扶月必须承认蒋涵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她心动的点上跳踢踏舞。

  “行,我租了。”

  蒋涵:“啊?”

  “你不是在推销门面吗?我说我租了。”

  “不是……我没打算租啊?”

  江扶月皱眉。

  蒋涵赶紧道:“我的意思是,我把这里借给叔叔阿姨用,免费的,不要租金。”

  她知道月姐家庭条件不好,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钱,反正她也不缺这点,再说门面空着也是空着,她爹因为懒得处理这些东西,一直没再租。

  顺水人情的事。

  江扶月却不打算吃白食:“要么租,要么不租,二选一。”

  蒋涵:“……租!”

  像这样地方宽敞、位置不错的门面租金大概三千块一个月,蒋涵大方地打了六折,一千八。

  江扶月租半年,押一付六,总共一万二千六。

  “对支付方式有要求吗?现金还是转账?”

  “没……都可以。”

  江扶月拿出手机,当场给她转了账。

  蒋涵一脸惊奇,这就是传说中的“条件不好”?

  当晚,江扶月把门面的事告诉江达夫妻。

  “……租、租了?”江达表情一滞。

  韩韵如还算平静:“要多少钱?”

  江扶月:“门面是我同学家的,租金每个月一千,不收押金,我给了半年的。”

  “那也要六千,月月,你哪来的钱?”

  “学校每个月会发一千补贴,我预支了半年的。”

  韩韵如蹙眉:“不是只有五百吗?”

  她笑:“我还参加了物竞班。”

  夫妻俩对视一眼。

  江达:“钱你自己留着,租金我们给。”说完,就要起身去拿钱。

  “爸,咱们一家人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高大的汉子一愣,有些无措地看向老婆。

  女儿这话什么意思?

  是不是不高兴了?

  那、怎么办?

  钱我是拿还是不拿?

  韩韵如无奈一叹,这父女俩一个憨一个精,还真是……

  “行了,你坐回来,既然女儿都这么说了,还犟什么?”

  “哦哦。”江达连连点头,他都听媳妇儿的。

  江扶月看了眼美人妈,果然,跟聪明人沟通就是省心。

  “不过月月,”韩韵如摸摸她手背,温柔的力道传来,“如果你在学校缺钱用,一定要跟爸妈说。”

  “好。”

  缺钱?

  那是不可能的。

  上次在S-SA卖书赚的20万,江扶月只留了5万在手边应急,剩下15万全部投进股市里。

  到现在已经翻了两倍不止。

  ……

  迁店那天,是个周六。

  江扶月和江沉星都去帮忙了。

  在此之前,江达和韩韵如已经把新店里里外外打扫了几遍,桌椅重新布置,细节上还做了装饰。

  比如,一进门就是两盆一米八高的发财树,收银台和空调柜机上摆了富贵竹。

  墙壁刷成淡蓝色,一排相框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点缀着,中间用干花串成的吊饰作分隔,看上去既有层次,又不失美感。

  江达是肯定想不出这些的,他只知道调面糊、摊煎饼,对于审美一窍不通。

  韩韵如就不一样了,她有眼光,还很有想法。

  盆栽和干花是她从附近花鸟市场淘的,而相框则纯手工制作完成,所有东西加起来成本不超过两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