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47 谣言中伤,江达出事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57 2020-06-15 07:00:00

  老实说,江扶月看着焕然一新的店,也不由吃惊。

  “怎么样?”韩韵如有些忐忑地问道。

  “妈,你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宝藏女孩’。”

  “瞎说什么?都中年妇女了,还女孩儿……”

  江达掀开门帘从厨房出来,汗水遍布的脸上全是喜悦和兴奋:“里面都收拾好了。你们娘俩,喝点水。”

  杯子是上家面馆留下来的,被涮得干干净净。

  “爸——垃圾全部扔完了,外面好热啊……”江小弟走进来,“我也想喝水。”

  “要喝自己去倒。”

  “……”为什么妈和姐姐都不用自己动手?

  江小弟默默走进厨房。

  终究是小小的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收拾完,江达直接在店里下厨,一家四口罕见地坐在一起吃午饭。

  “以后就不用你们姐弟俩跑来跑去送饭了,店里就可以煮。”

  这也是为什么韩韵如一直想要间门面的原因。

  江达点头:“晚上也不用再花四十分钟收摊,直接把门一拉就打烊。”

  确实方便很多。

  不过……

  “月月啊,这个门面不仅宽敞,位置还好,一千块租金,咱们是不是占你同学便宜了?她跟她家长那边好交代吗?”

  “放心,我有数。”

  下午,江扶月订做的招牌送来了。

  红布一掀,“江记煎饼”四个用正楷写就的大字跃然眼前。

  徘徊俯仰,容与风流,刚则铁画,媚若银钩。

  江达不会书法,却不影响他对美丑最直观的判断:“字写得真好看。”

  韩韵如点头:“提笔的人少说也有十几年的书法功底,看那笔锋勾得……”

  江扶月眉眼轻动,略带深色地看了美人妈一眼。

  江沉星一个劲儿点头:“像大饭店的招牌一样。姐,谁写的啊?”

  “哦,随便找了个人,效果还不错。”

  她能说是自己写的吗?

  当然不能!

  原主可不会书法,更没十几年功底。

  江达踩在凳子上,双手托着招牌,固定住,转头问:“这样可以吗?”

  江扶月:“左边高了。”

  他调整一番:“这样呢?”

  江沉星:“好像又矮了。”

  父女(子)三人正忙活,一个女人突然笑着走到韩韵如身边:“老远就看见这家店开了,还以为面馆老板回来了,没想到是你啊,韩姐。”

  说完,又朝江达的背影喊了句:“江哥——”

  两个字愣是被她喊出婉转动人、荡气回肠的味道。

  江扶月看见她爸身形一晃,差点摔下来,估计是吓的。

  这倒稀奇了,她转头望去。

  只见一个身材丰腴的女人站在韩韵如身旁,双手抱臂,嘴角含笑,穿着很普通,面上还系了条围裙,看上去就像隔壁店铺过来串门子的,但那张脸又是另一种风格——

  粉擦得极厚,是最白的色号,因为不够贴合,在表面浮了一层。眉毛经过精心修剪,描成柳叶状,玫色口红勾勒出饱满的唇线,可能涂得太里面,牙齿沾上了也没发觉。

  油腻,俗媚。

  只一眼,江扶月就默默移开视线。

  江沉星小声嘀咕:“她怎么又来了……”

  “小孙,你不用看店吗?怎么有空过来这边?”韩韵如保持微笑,眼神却很淡。

  “让隔壁张大婶帮忙盯着呢,这个点又不忙,想说过来看看热闹,没想到还是熟人呢。你和江哥这是……租了门面,要搬过来吗?”

  “嗯。”

  女人滴溜着眼珠,四处打量:“这门面不错,租金得不少钱吧?”

  “还好。”

  “有三千吗?”继续试探。

  韩韵如扭头端了杯水给她:“凉茶消暑的,喝点?”

  “……谢谢。”

  见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女人喝完茶,掐着小腰走了。

  原本以为只是个小插曲,没想到第二天就有谣言传开。

  “江达两口子的煎饼摊要搬了!搬去哪?你居然不知道?就街头第一家门面啊,以前开面馆的……”

  “嚯!那地方位置好,敞亮又通透。”

  “租金好几千块吧?光靠卖煎饼,赚得回本吗?”

  “江达这是搁哪儿发财了?以前大伙儿怎么劝他都舍不得租间像样的门面,哪曾想这一租就租了间最好的,厉害哟!”

  “那家门面不是蒋先生的吗?”

  “蒋先生?哪个蒋先生?”

  “就那个胖胖的,见人就笑,拎一串钥匙来收租,穿个大花衬衫。据说,那种暴发户口味最独特了,嫌嫩果子不好吃,专挑熟烂了的下口。”说完,意味深长地坏笑两声。

  “你是说江达他媳妇儿……”

  “诶诶诶,看破不说破,大家懂就行了。”

  “嘿嘿嘿……”

  一条街上就那么几家店,没两天谣言就传到正主耳朵里。

  “肯定是孙红红!”韩韵如气得浑身发抖,眼眶泛红。

  哐当——

  厨房传来一声巨响。

  紧接着,江达摔帘而出,二话不说就往外冲。

  韩韵如面色骤变:“坏了……老江!你别冲动!”

  ……

  周四下午奥数班,徐泾只讲了一节课,其余时间全都用来做题。

  “……总共六张试卷,还是老规矩,写完一张来我这儿换下一张。”

  第一张江扶月只用了五分钟,因为全是选择题。

  她起身离开座位的瞬间,全班齐刷刷抬头。

  孙丞咋舌:“这还是人吗?”

  凌轩低头看了眼面前还没写到一半的试卷,突然烦躁。

  原来这就是被碾压的感觉,说实话,不太好受。

  尤其碾压你的那个人还是你曾经最看不起的。

  “阿轩,你说江扶月脑子是不是开过光啊?怎么突然就亮堂了?”

  凌轩冷冷抬眼:“她开没开过光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需要开光。”

  “嗐……开个玩笑嘛,淡定,淡定。”

  “闭嘴。好好做题!”

  孙丞一哂,这家伙今天吃火药了?

  第二张江扶月用了八分钟,填空题没选择题快,但也远远甩开众人。

  当她第三张已经写完大半,凌轩才上去领第二张。

  江扶月做到第五张的时候,手机响了,因为是振动模式,只有她自己知道。

  掏出来看了一眼,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韩韵如的。

  这个时间打给她……

  肯定出事了!

  江扶月迅速写完最后一步,扯了试卷,拎上书包,大步走到讲台前,“徐老师,我有急事现在要走,最后那张试卷拿回去做行不行?”

  “当然可以!”徐泾没有拒绝的理由,这段时间江扶月在奥数上展现的天赋令他惊喜又惊叹。

  拿上试卷塞进书包,江扶月出了教室立马回电话:“妈,你别着急,慢慢说……”

渝人

小渣一枚,等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