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48 讹上江家,打蛇七寸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70 2020-06-16 07:00:00

  医院。

  孙红红躺在病床上,头和手都缠着纱布:“……你买的什么盒饭?难吃死了!”

  说完,筷子一拍。

  韩韵如站在病床前,极力忍耐:“食堂买的,医生也是吃这些。”

  “谁让你在食堂买了?医生吃,我也要吃吗?现在是你老公,把我打伤了,医生说可能脑震荡,让我务必好好休养!知道什么叫休养吗?吃喝和好,心情舒畅,可你是怎么照顾我的?居然拿这种东西给我吃,好意思吗?”

  韩韵如深吸口气:“好,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这就对了嘛。我也不为难你,医生说要清淡饮食,我看华膳府的鲜肉粥就不错。”

  “孙红红,你别得寸进尺!”华膳府是临淮有名的“富人餐厅”,随便一碗粥都不是江家这样的家庭能负担的。

  “怎么,心疼钱啊?韩姐,容我提醒你一句,江哥这会儿还在派出所里待着呢,如果我咬死不松口,他会不会坐牢呀?”

  “你!”

  孙红红别过头,故作优雅地打了个哈欠,“我困了,赶紧去买吧,再等一会儿天就黑了。”

  “想吃华膳府的鲜肉粥?”突然,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从进门处传来。

  江扶月迈步而入,居高临下停在床前:“你也配?”

  “月月,你来了……”韩韵如勉强扯出一抹笑。

  江扶月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哟,韩姐,把女儿都叫来了?”孙红红掐着嗓子,冷笑爬上嘴角:“怎么,打算母女俩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病人啊?也别怪我多嘴,你这女儿好像不太懂礼貌,往后可得好好教,不然这辈子就毁喽。”

  “你好歹也几十岁的人了,说话就说话,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地恶心人!”韩韵如像只被惹怒的老母鸡。

  她受点委屈没关系,但谁要挖苦她女儿——不、能、够!

  孙红红连忙哟了声:“你看你这是做什么?我不就随口一说吗?还较真儿了,真是的……这年头,大实话已经没人听了!”

  韩韵如气得咬牙,蓦地,手背袭上一片温热。

  她转眼,对上女儿平静的目光,江扶月又轻轻拍了两下:“妈,你先出去,让我跟这位阿姨单独说会儿话。”

  “可是……”

  “放心。”

  韩韵如离开后,病房陷入一种诡异的平静。

  孙红红突然觉得后颈发凉,她不自在地挪了挪身体,很快沉不住气——

  “你想跟我说什么?”

  “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江扶月语调平平。

  “那敢情好,免得我多费口舌。你要真心疼你妈,不舍得让她来回折腾,那干脆你去替我打包好了呀,记得多加一份鲜虾,不要葱和姜。”

  “看来,孙阿姨是铁了心要讹上我家了。”

  “哈哈哈……”女人娇笑,“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嘛,什么讹不讹的,跟你妈一个德行。我现在啊,什么都不想,一心养病呢,如果哪天高兴了,就去派出所跟警察同志说清楚,把你爸放出来,可如果不高兴,那就……”

  江扶月挑眉:“这是威胁?”

  孙红红无知无畏:“你说是就是咯。”

  “看来只有请冯太太出面,你才肯好好说话了,行吧。”江扶月点点头,转身就走。

  “你站住——”

  女人手脚冰凉,面上却仍强撑着,故作平静:“什么风太太,雨太太?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江扶月勾唇:“如果你真的听不懂,就不会让我站住了。”

  孙红红脸色一变。

  江扶月踱回床边:“你说你不知道冯太太,那冯俊祥总该认识吧?”

  “不好意思,我听都没听过。”话虽如此,手却无意识揪紧床单。

  “那你记性还真差,好歹也是你曾经的恩客,跟了人家五年,又卷走他大半身家,怎么连名字都记不住?”

  孙红红脸色苍白,冷汗如注,蓦地抬眼,冷冷看向江扶月:“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知道那些事?

  江扶月并不理会她的咆哮,音调还是平淡得掀不起一丝波澜:“你卷走冯俊祥的钱后,他又出了车祸,变成个身无分文还缺了一条胳膊的穷光蛋。是冯太太不离不弃陪在他身边,如今两人冰释前嫌,恩爱如初,说起来你还是大功臣。”

  “不过这对夫妻心眼儿都小,睚眦必报,你应该最清楚了。尤其是冯太太,年轻的时候仗着亲爹的凶名,西北一带混天混地、胡作非为,后来相夫教子懂得收敛了,可那股狠劲儿还在。你说,我要是告诉她你在临淮……”

  “不!求你别告诉她……”孙红红浑身颤抖,脸上早已不复之前的傲慢与得意,只剩恐惧和哀求,“你千万不能告诉她,不然我就死定了,求求你……”

  江扶月不为所动。

  女人立马从床上滚下来,双膝一弯,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求你,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

  “冯太太会不会知道,就看你接下来的行动能不能让我满意。”

  言罢,大步离开,不再多看那女人一眼。

  当晚孙红红就结清医药费,办了出院。

  第二天亲自去派出所,承认自己动手在先,江达是为了保护老婆才误伤她,而且自己伤势一点都不严重,已经活蹦乱跳,现在她不打算追究江达的责任,希望警察同志也能高抬贵手。

  很快,江达被释放。

  孙红红追上去,对着他一脸哀求:“……江哥,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乱传嫂子谣言,更不该对嫂子动手,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江达冷着脸,闷头往前。

  “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但我拜托你替我跟月月求求情,让她别做那么绝,我这辈子都感激她!”

  “月月?”江达止步,疑惑的眼神落到女人脸上,“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孙红红表情一言难尽,半晌:“……总之,你替我说好话就行了!往后我保证不再找你跟嫂子的麻烦,就算见了面,我也绕着走。”

  江达一头雾水地回了家,韩韵如正急得满屋打转,见到他,不由一惊。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派出所那边肯放人了?要赔多少?孙红红有没有狮子大开口?”

  她以为江达能出来,那赔偿的事一定商量好了。

  不然像孙红红那种唯利是图的人,怎么可能松口?

  但实际上——

  “孙红红去派出所解释清楚了,也没要赔偿。”

  “怎么可能?”韩韵如皱眉。

  昨天孙红红在医院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月月呢?”江达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