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49 渣渣遁逃,小店爆红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72 2020-06-17 07:00:00

  “在学校。怎么了?”

  江达沉默一瞬。

  韩韵如忍不住推他:“你倒是把话说完啊,好好的怎么突然提起女儿?”

  “不是我,是孙红红。”

  江达把对方原话大致复述了一遍,“……你说她什么意思啊?”

  让月月别做这么绝……

  月月做了什么?

  居然让一个女泼皮低声下气求饶。

  江达想不明白。

  韩韵如却若有所思。

  昨天在医院,也是月月从病房出来以后,孙红红才消停了,没再嚷着要喝华膳府的鲜肉粥。

  “老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等月月回来再说吧,你赶紧去洗个澡,身上都有味儿了……”

  “有吗?咻咻——”

  “还闻?!赶紧去!”

  下午,江扶月放学回家,一进门看见江达和韩韵如都在。

  “爸,你出来了。”并不意外。

  “嗯。”江达神色复杂。

  韩韵如朝她招手:“来,尝尝这个酸梅汁。”

  江扶月喝了两口,瞬间透心凉。

  “怎么样?”

  她点头:“好喝。”

  虽然比一般酸梅汁甜,但入口一股茉莉花清香,刚好冲淡那股腻。

  “如果五块钱一杯,你觉得会不会有人买?”

  江扶月放下杯子,缓缓抬眼:“如果做成酸梅汁刨冰,或者酸梅汁冰粉、凉糕,再加点山楂碎、花生碎、葡萄干之类的添头,完全可以卖十到十五块一份。”

  韩韵如眼前一亮:“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说完,急吼吼地进了厨房,很快传来料理机碎冰的声音。

  江达:“?”说好的要问女儿呢?

  “爸,还有事吗?”

  “没……”

  “那我回房间了。”

  “月月——”

  “嗯?”江扶月回头,目露询问。

  看着这双与妻子如出一辙的桃花眼,江达心尖泛软:“也没什么……就孙红红跟我说了些话。”

  江扶月挑眉,以为他会接着问下去。

  但江达没有,他只说——

  “不能干违法的事,要保护好自己。”

  江扶月眉眼稍暖,笑着点了点头:“您放心。”

  ……

  是夜。

  江达和韩韵如洗漱完,待在房间,一个盘点算账,一个捧着手机研究饮品教程。

  “老婆,你今天是不是故意的?”突然,江达开口。

  “什么故意的?”韩韵如放下手机,朝他看去。

  “你说月月回来就问她……”男人闷声。

  “原本是想问,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没必要。”

  “为什么?”

  韩韵如拍拍床沿,示意江达坐过来:“我总感觉月月比我们还像大人,你看她说话做事有条不紊,桩桩件件心里有数,咱们问太多反而容易给她造成负担。”

  “我就是担心……”

  “我知道你担心,可你也要给她点空间。现在孩子大了,不能管太紧。”

  江达勉强认同这个说法,但还是不放心。

  临睡前,他决定明天再去找孙红红问一下具体情况。

  可第二天,等待他的只有一间即将被清空的包子铺。

  “欸,兄弟,你们这是……”江达愣愣地看着一群工人搬进搬出。

  “这家店不开了,房主让今天之内搬空,明天就要带人签合同重新租出去,手脚够快的,无缝衔接啊!不过就这地段,还真不愁租……”

  “那这家店之前的老板娘去哪了?”江达问。

  “不清楚。”男人摇头,“我就一搬运工。”

  江达兴冲冲地来,又晕乎乎地回,见到韩韵如一股脑把这事说了。

  “……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韩韵如撇嘴,“担心啊?那就去找她呗,我又不拦着。”

  “你看你说的什么话?”男人脸上一臊,黝黑发红,给急的。

  “我担心她干啥?她是我的谁?我凭什么担心她?你又挖坑让我跳,反正我一个字都不会认!”

  韩韵如嘴角一抿,掩盖住笑:“说话就说话,怎么还急眼了?”

  江达咕哝:“明明是你乱讲……”

  孙红红走得悄无声息。

  连这条街上平时跟她关系最好的两个姐妹都没收到半点风声。

  “阿红怎么回事?包子卖得好好的,说走就走,这也太突然了。”

  “是啊,上星期一块儿吃饭都没听她提过。”

  “不会惹上什么事,跑路了吧?”

  “你说跟煎饼摊那一桩有没有关系?也不大可能啊……凭阿红的本事,只有江达两口子吃亏的份儿,哪有她夹着尾巴逃的理?”

  晚上江达回去,把这事告诉女儿。

  江扶月平静地哦了声,便再无下文。

  孙红红当然要跑,不然等冯俊祥老婆找上门,她这条命都得交代在临淮。

  煽风点火的人没了,关于韩韵如的谣言也彻底平息下来。

  江家两口子开始认认真真经营起这家小店。

  首先,是经营范围的扩张,除了原本的煎饼之外,早饭还推出包子馒头、豆浆油条,这些江达全都会做,而且味道不比他最拿手的煎饼差。

  以前摊位窄,工具少,他没有发挥的余地,如今新店宽敞,厨房够大,正好方便他施展。

  韩韵如却担心客流量的问题,东西做得再好,没人捧场也白搭。

  江扶月笑得笃定:“一中这么多学生,不愁卖。”

  韩韵如暗道:是有这么多学生没错,可附近又不止他们这一家早餐店。

  结果没两天,她就打脸了——

  “阿姨,两根油条一碗豆浆,打包谢谢!”

  “叔叔,我的煎饼不要果子,多给点酱!”

  “江扶月爸妈开的店,是这家吗?”

  “应该没错,看这么多人排队就知道了,都想来吸学神的欧气。”

  “走走走,我们也赶快!”

  一时间,江家早餐店在一中校园爆红。

  红到什么程度呢?

  谁要说他没吃过江记煎饼立马就会收到“你已经out”的目光洗礼。

  紧接着,就会有一波“江吹”跳出来疯狂安利,外加口水暴击。

  就算你不想吃,听也给你听馋。

  林巧是高二三班的学生,座位就在江扶月斜前方,是万秀彤前桌。

  别看她纤纤瘦瘦,面无二两肉,实际上是个吃货。

  因为家里条件不错,她尝过不少美食,鲁川粤闽、苏浙湘徽,不说吃遍天下,但都有涉猎。

  就说煎饼,她吃过最好吃的是曹记总店的“十满福”!

  皮薄馅丰,装盘讲究,一口咬下去肉松的蓬软与果子的清脆齐齐迸开,佐以秘制酱料,咸辣鲜香,就像在舌尖跳了一场踢踏舞。

  那个味道她至今都还记得。

  比较而言,被全校吹得神乎其神的“江记煎饼”估计也就那样吧。

  她甚至没想亲口尝一尝,毕竟,吃过了鱼翅谁还吃粉丝?

  然而,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