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3 甩在后面,开青抵临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55 2020-06-21 07:00:00

  凌轩愣在原地。

  江扶月已经走出一段距离。

  似乎她给他的大多都是背影,凌轩被这一幕刺激到,鬼使神差地冲她大喊——

  “江扶月,我不会一直被你甩在后面!”

  那道身影径直往前,不曾停顿。

  事实证明,光靠嘴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当实力过于悬殊,拉开差距再正常不过。

  江扶月那28页在星期五就全部完成交给徐泾了,还是在没有耽搁集训进度的前提下,正确率高达100%。

  而凌轩则踩在期限最后一天,虽然正确率还算不错,却远远达不到江扶月“满分”的神话水平。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别看99和100只相差1,但这个1却足以拉开十万八千里。

  徐泾什么都没说。

  在他看来,不是凌轩不够优秀,相反,他已经很突出,只不过运气差了点,遇上江扶月这个非人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当两个足够高的人站在一起,总有一个更高。

  “好好的叹什么气?”孟志坚正批卷子,闻声不由抬头。

  徐泾没答,反过来问他:“凌轩最近状态怎么样?”

  “挺好的,除了江扶月,就是他最先交卷。虽然一年没学,但基础扎实,也肯努力。”

  徐泾听完,眉头不仅没有舒展,反而拧得更紧。

  孟志坚觉得稀奇:“学生有觉悟,你怎么还愁上了?”

  “就怕弓绷得太紧,容易断。”

  “你是说……”

  徐泾瞥他一眼:“我不信你没看出来,凌轩申请重回物竞班是带着跟江扶月较劲的意思。”

  “有竞争才有进步,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江扶月是鲶鱼,剩下的沙丁鱼被她追着奋力向前,好事啊。”

  “你想想凌轩之前对待学习什么态度,现在又是什么态度?”

  以前,因为足够自信,所以不疾不徐,每一步都迈得从容。

  如今急了,很难保证节奏不被打乱。

  对于一个本就优秀的学生来说,这样的竞争过于冒险,稍有不慎,心态就会崩盘。

  孟志坚理解他的顾虑,但也有自己的看法:“别把凌轩想得太弱。”

  ……

  江扶月每天三点一线,平淡却也充实。

  偶尔会去之前那家书店看看,不过捡漏这样的好事可一不可二,她也没抱多大希望。

  例行逛完旧书区,没发现什么好东西,脚步一转,去了计算机技术和建筑工程读物区。

  这里几乎没人,很适合独处。

  江扶月在固定位置找到上次那本没看完的书,从中断的地方继续往后翻。

  这一待就是两个钟头。

  因为她提前交卷,所以离校比较早,这会儿也不过一中正常放学的时间。

  她把书插回原来的位置,推门出去的时候与一个老人擦肩而过。

  江扶月也没太在意。

  徐开青走到书店前台:“请问,你们这里有旧书卖吗?”

  老板点头:“有的。”

  心里暗搓搓纳闷:最近怎么回事?大家新书不要,全买旧书去了?

  徐开青老眼一亮:“能去看看嘛?”

  “当然可以!你往这边直走到尽头,左拐,那一片都是。”

  “谢谢。”

  这是徐开青本月第三次来临淮。

  前两次时间太赶,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找“愁”,就被学校连着好几通电话叫回帝都。老彼得知道以后在加州急得跳脚,说他屁事儿多,恨不得插上翅膀自己飞过来找。

  徐开青也急啊,他用最快的时间安排好手里的事,确保短期内不会再因为鸡毛蒜皮而被大老远叫回学校,然后用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竞委会主任的身份南下临淮考察出题情况,这才争取到一个星期假。

  他也太难了!

  “老先生,您找什么书?我可以帮忙。”店员见他站在书架前徘徊许久,好心上前询问。

  “这些旧书里有没有手稿?”

  “手稿?”店员不解,“是手写出来的稿子吗?”

  徐开青摆手:“外观像一个笔记本,里面的内容是英文,不是现在常见的铅印字体,而是手写体,总共七册,讲的是有关物理学的东西。”

  店员想了想,“我不懂英文,所以不知道里面讲的内容是不是和物理有关,但先前这堆旧书里确实有七个笔记本,深绿色封皮,看上去一模一样,只有封腰标注的数字不同。”

  “对对对!”徐开青本来只是随便进了家书店,又随口问了一句有没有旧书卖,没想到竟然误打误撞找对了!

  他整个人兴奋起来,宛若枯木逢甘霖,行客见绿洲。

  店员吓了一跳:“可是老先生,这套书已经被人买走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被谁买走了?”

  “这……”店员有些为难,“我也不认识那个人。”

  徐开青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对方长什么样子,你还有印象吗?高矮胖瘦,大概年龄,还有外貌特征这些。”

  “有的!”怎么可能没印象?

  “那个女孩子高高瘦瘦,长得很漂亮,还穿着校服,应该是一……”中的学生。

  “等等,”店员话还没说完,就被徐开青略显急切地打断,“女孩子?穿校服?你确定?!”

  怎么可能?

  “愁”怎么会是女的?

  就算是女的,也不该穿校服啊!

  店员正色:“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被她买走了。”

  也许……先被这个女孩儿买走,后面才落到“愁”手上?

  是了,只有这种可能!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儿跟“愁”有过直接接触,只要找到她……

  徐开青黯淡下去的眉眼骤然明亮:“能找到那个女孩儿吗?”

  “呀!她好像刚走……”

  对此,江扶月一无所知。

  她穿过熟悉的街道,不远处就是自家居住的单元楼。

  突然脚下一顿,双眸微眯。

  “虎哥,她停下来了,是不是发现了咱们?”小六贴着墙,探头探脑。

  “不可能!”

  话音刚落,江扶月突然转身,目光准确落到两人的藏身之处:“跟了这么久,不打算出来聊聊?”

  三秒死寂。

  随后从拐角缓缓踱出两个人。

  “是你?”江扶月挑眉。

  被那样冷冽的视线扫过,虎奔只觉后颈泛凉,好不容易扯出一抹笑,却比哭还难看:“嗨,真巧……又、又见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