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5 心肝拔凉,月姐代课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38 2020-06-23 07:00:00

  那一架之后,虎奔特地让小六去查过那群保镖。

  隶属当地某安保公司,现受雇于李家,自然也连带着将李家的底摸了个大概。

  再结合那天从保镖嘴里逼问出来的话,他似乎明白了江扶月让他去堵人的用意。

  可之后呢?

  她会怎么做?

  这个念头仅仅只在虎奔脑海里闪过一瞬便消失不见。

  他想,自己一定魔怔了!

  江扶月一个高中生就算有点小聪明,又能拿李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如何?

  人家跺跺脚就能把你震死,到最后还是只有忍气吞声。

  可就在三分钟前,当虎奔看清楚报纸上的内容,并再三确认后,惊愕的同时,脸疼了。

  《詹雅婷自杀案背后:一场校园霸凌的恶果,两个杀人嫌犯的落网》——新闻标题印得很大,所以格外醒目。

  正文用较长篇幅描述了整件事情的详细经过,从霸凌视频曝光到掀起舆论狂潮,再到最后李家夫妻双双判刑,曾经不可撼动的大树就这样被连根拔起。

  虎奔头皮发麻,他有种很强烈的直觉,这件事与江扶月脱不了干系!

  没有理由,也没有依据,只是出于对危险和未知最本能的敏锐!

  “欸!哥,你怎么说走就走?不去要钱了?”

  他回头冷笑:“不怕死,你尽管去。”

  “不是……这、要个钱而已,怎么就死不死的了?”

  虎奔一口气冲回家里,二话不说,先灌了两大杯冷水。

  他妈看见免不了又是一通唠叨,别喝生水,别喝生水,说了无数遍你们两兄弟没一个听……

  平时虎奔肯定要贫几句,可眼下却一语不发,双手撑在台面上,一口接一口喘气。

  恐惧,后怕,惊惶……种种情绪如同潮水向他涌来。

  不知过了多久,才勉强平静下来,转身出去客厅,坐在沙发上点烟。

  突然,卧室门从里面拉开,一个睡眼惺忪的小胖墩走出来,见到自己最崇拜的大哥,眼前一亮,“哥!你没出去啊?”

  “嗯。”虎奔灭了烟,站起来,“赶紧洗脸,吃完早饭送你去学校。”

  “好耶!大哥能不能帮我教训一下江沉星那个家伙?他太讨厌了,就知道告状,害我被老师罚站……”

  虎奔随口一应,无非就是警告、恐吓,都是常规操作。

  不过,这名字……

  虎奔觉得耳熟:“你说教训谁?”

  “江沉星啊!上次就是她姐带人打我的,”小胖子上来揪他裤腿,双眸晶亮,“哥,你是不是已经收拾过她了?”

  “……”虎奔想就地昏倒。

  最后小胖墩是哭着出门的,小小的他怀着大大的疑问——哥哥为什么突然发飙?还警告他以后都不准欺负江沉星,不然就揍他?嘤!

  生活终于要对他这只小居居下手了吗?

  ……

  “郑永璘!你为什么老看江沉星啊?”同桌女生好奇地眨眨眼。

  小胖子收回目光,抿着嘴角不说话。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想打他?不可以的,老师说不能打架,不然就请家长,请家长要挨骂,还可能挨打……”

  不理会同桌的哔哔叨叨,小胖墩盯着自己肉乎乎的小拳拳,陷入沉思——

  揍,还是不揍?

  虎奔兄弟的纠结,江扶月姐弟一无所知。

  眼看物竞集训已过泰半,众人压力也越来越大。

  继侯思源呕吐之后,又一学生当堂昏倒。

  校医指着孟志坚:“这一天天的,不把这些孩子折腾出毛病,你们当老师的就不舒坦是不是?”

  “咳……特殊情况,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孟志坚一讪:“你是你是……”

  “老孟,”校医音调骤沉,慎重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回到办公室,他把这话原封不动学给喻文州,后者沉沉一叹:“揠苗助长,的确不是什么好办法,得另想出路才行。”

  “说得轻巧,你来想?”

  “还剩七天,但整体进度比预计慢了四分之一,想要赶上来,只能再抓紧……”

  “不行!”孟志坚打断,“现在就已经够呛,还抓紧?真想让全班都进医务室啊?”

  “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再抓紧肯定行不通,贪多嚼不烂,就算进度赶上来,最后效果也不见得多好。”

  两人一番商量,还是没拿出个章法。

  “算了,我先去上课。”

  孟志坚踩着铃声踏进教室,路过侯思源的时候停下来,想问问他最近适应得怎么样,却见这小子正抱着一本笔记狂抄。

  “咳!”

  “……孟老师?”侯同学讷讷抬眼。

  “还吐吗?跟不跟得上进度?”

  “跟得上,也不吐了。”

  “嗯,那就好。你抄的是什么?”

  侯思源:“重要考点和必考题预测。”

  “哈?”他和老喻有总结过这种东西吗?

  孟志坚要过来看了两眼,然后目光越来越沉,越来越深:“这谁弄的?”

  “刘博文。”侯思源往左手方向一指。

  孟志坚询问的目光紧跟着追过去。

  刘博文:“月姐划的重点、勾的题,我只负责整理到笔记本上。”

  这时,江扶月从外面进来,准备回座位。

  孟志坚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疯狂的想法……

  五分钟后。

  “什么?江扶月代课?她行不行啊?”当孟志坚说完,众人脑海里不约而同冒出这样的疑问。

  倒不是对江扶月有什么意见,她当然很强,每次测验都第一个交卷,还全对,可“做”跟“教”是两码事。

  孟志坚大概猜到他们的顾虑,也没多说,只道:“……市里有个教研会,你们喻老师也去,所以今天先暂时这么安排,不然让你们自习也习不出个什么名堂。”

  物竞难度大,除非天才,否则自学什么的通通扯淡。

  “行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江扶月上来。”一锤定音。

  孟志坚走后,江扶月站在讲台上,和台下同学大眼瞪小眼。

  气氛莫名尴尬。

  就连一直埋头做题的凌轩也不由撩起眼皮看她。

  江扶月叹气,也罢,就目前这个集训方式,问题一大堆,不如……

  换一换?

  只见女孩儿素手微抬,不疾不徐地翻开笔记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