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6 考前押题,又怼铁壮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57 2020-06-24 07:00:00

  把课堂甩给江扶月后,孟志坚走得头也不回。

  刚进办公室,就撞上喻文州。

  后者一惊:“你不是上课吗?怎么回来了?我还正准备送卷子过去……”

  “不用送了。”孟志坚摆手,“你把东西搁回去。”

  喻文州纳罕:“什么情况?课不上了?”

  “我让江扶月代课。”孟志坚笑得像只老狐狸,“咱们出去一趟。”

  “你让谁代课?!”

  “……江扶月。”

  “老孟,你发烧了?脑子瓦塔了?让学生给学生上课?!”

  “嗐,你别激动,先听我说,江扶月跟刘博文整了个笔记,里面全是……”

  老哥俩就这么边说边走,越走越远……

  第二天一大早,还没到上课时间,侯思源噔噔噔跑去年级办公室。

  彼时,孟志坚正拿江扶月气徐泾,那架势就差掐腰挺胸翘个兰花指说他是“大房”了。

  气势稍弱沦为“二房”的徐泾也不好惹,“……现在在你手上,不代表以后还在!”

  “那个……我是不是应该过会儿再来?”侯思源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行,手足无措。

  “咳!”

  两人顿时板正面孔,威严回归。

  对面,喻文州悄悄撇嘴,说不出的嫌弃。

  “进来吧。”孟志坚慢条斯理地掀开杯盖,啜了口热茶,“什么事?”

  “您今天还要去开会吗?”

  他一愣,“怎么了?”

  “没……就是如果您要去,能不能让江扶月继续代课啊?”

  孟志坚眉眼微动,嘴上却道:“为什么?本来想让凌轩……”

  “不不不,江扶月就很好,不用换人!”

  “这是你一个人的意见,还是……”

  “我们都有份!”突然,十几颗头从门框探出来。

  孟志坚:“!”

  徐泾见状,忍不住嘿了声:“老孟,看来你不行啊。”

  鉴于群众的意见太统一,原本没有会开的孟志坚出门开会去了,顺带叫上喻文州。

  江扶月没想到自己还要当一天老师,不过当都当了,一次两次也没什么区别。

  “那就……继续划重点?”

  “好!”台下众人两眼放光,笔记本待命。

  上午划重点,下午押题,月姐的课堂就是这么“平平无奇”。

  “这个知识点……”

  众人竖起耳朵。

  江扶月:“不考。下一个知识点,今年50%可能会考,前年是结合单位圆,去年用三角函数套皮,今年不出意外应该是数列,其中又以等比数列难度较大,可参照例题9……”

  两天的修剪梳理,江扶月把知识点压缩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例题也砍掉半数。

  刘博文则根据她说的可能性从高到低列出“物竞必考68题”,广泛传抄。

  最开始,有人提出疑问:“你怎么知道考还是不考?万一猜错了呢?”

  “所以我每题都说了可能性,用专业一点的话术就是——概率。”

  那人又问:“你所谓的概率又从何得出?凭想象,随意捏造吗?”

  “近五年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物竞预赛题,综合分析所得,这个数据源有说服力吗?如果不够,还有近十年临淮市物竞预赛试题纵向对比,外加今年本市出题人张中伟教授近三年所有原创物理试题分析。还有疑问吗?”

  “没、没了……”不敢有啊!

  自傲如凌轩,也难免目露惊骇。

  她居然不声不响刷完这么多题,还把出题人这层都考虑到了,简直……

  丧心病狂!不是人!

  同样震惊的还有悄咪咪站在教室外偷听的孟志坚和喻文州。

  “老、老孟,你抖什么?”

  “明明是你在抖!”

  喻文州咽了咽口水:“你说再这么下去,咱俩会不会光荣失业啊?”

  孟志坚无比认真地思索一番,答:“……很有可能。”

  “!”

  为了避免提前回家自己吃自己,连续开会两天的孟、喻两位老师终于在第三天不开会了。

  可当他们拿起教案、兢兢业业站上讲台,准备挥洒热情,做回“花匠”的时候,却痛心疾首地发现他们辛辛苦苦种下的花已经不是原来的花了……

  “孟老师,这个考不考?”

  “多大概率?”

  “一般结合什么知识点?”

  “成题难度大还是小?”

  “多出现在填空题,还是大题?”

  “有没有可能压轴?”

  “……”

  孟志坚:“?”江扶月,你究竟对我的“花”做了什么?!

  课堂进度持续推进,私底下那本笔记却传抄成风。

  刘博文借着与学神同桌的天然优势,对里面内容不时补充,再在班里游走一圈,不出半天就能实现同步连载。

  侯思源不吐了,另一个同学也不昏了,班里浮躁焦虑的气氛渐渐平缓。

  好像,笔记就是底气,一本在手,天下我有。

  最直观的改变就是物竞班的精神面貌,何止焕然一新?说天翻地覆也不为过。

  孟志坚和喻文州看在眼里,既感慨,又惭愧。

  整了半天,他俩加起来还不顶一个江扶月管用?

  徐泾知道以后,对着孟志坚就是一通洗涮,然后夸江扶月:“不愧是我一手挖掘的好苗子!”

  孟志坚:凑不要脸,夸人就夸人,把自个儿也夸进去……

  对此,赵铁军却有不同看法:“押题?说得轻巧,你看每年那么多网红名师,又歪打正着押对过几道?”

  办公室骤然一寂。

  “小小年纪不脚踏实地学知识,投机取巧倒厉害得很!”

  “赵主任是在说我吗?”江扶月站在门口,右肩挂着书包,单手扣紧肩带,两眼稍弯,似笑非笑。

  “咳——”赵铁军握拳,差点被呛。

  其实他也不是真想杠,就随口一说,谁想到……

  江扶月目不斜视,径直走到徐泾办公位前,“老师,我来拿卷子。”

  “哦哦!给,里面有两份,A封是你的,B封是凌轩的,你顺道带给他。”

  “好。那我先走了。”

  路过赵铁军身边,她脚下一顿:“主任,您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对上女孩儿澄澈如洗的双眼,赵铁军竟生出那么一丢愧疚。

  其实挺好一孩子的,他就是严肃惯了,也不怎么会夸人……

  江扶月偏头,朝他笑笑:“这句话叫——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

  “对了,您猜我能押对几道题?”

  “……”

  “没关系,等试卷出来我让孟老师告诉你啊。”天真无害。

  “好嘞!”孟志坚立马接话。

  赵铁军:狗屁挺好一孩子,他收回!通通收回!哼!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物竞初试就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