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7 物竞初试,第一交卷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48 2020-06-25 07:00:00

  开考那天,阳光明媚,连带人的心情也跟着灿烂。

  考点设在二中,江扶月按时进场。

  和她一个考室的还有刘博文跟侯思源,但座位被隔开了。

  开考前半个钟。

  两人来找江扶月——

  刘博文双手合十:“请女神赐予我力量,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侯思源闭眼:“阿门。”

  江扶月:“……”

  后座传来一声嗤笑,女生掩唇:哪里来的三个疯子?

  八点四十,监考老师携卷入场。

  九点,考试正式开始。

  江扶月拿到试卷后,没有急着动笔,而是从头到尾浏览一遍。

  满分200,力学占比最重,将近百分之五十,其次是电学百分之二十五,热学、光学比重差不多,都在百分之十左右,剩下的就是近代物理。

  题型分为三大类,选择,填空,计算。

  选择题是多选,全部选对得6分,选对但不全得3分,有选错或不答得0分,总共5题。

  江扶月用了三分钟搞定。

  接下来是填空,总共5题,每题10分。

  题干信息并不复杂,大概三四行字,题意也不难懂,唯一棘手的可能就是计算量。

  刘博文卡在第三题,第一步计算就得出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为了保证最后结果的准确性,他用了分数表达。下一步又遇到无限不循环的结果,接下来每一步他就好像中了无限不循环魔咒。

  由于他一开始就放弃了保留小数点后三位,而改用分数形式,所以到了后面分子、分母越来越大。

  刘博文看着最后算出来的结果,两眼发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前面哪个步骤出错了,照理来说不应该啊……

  纠结了两分钟,他决定全部推翻,重新再来,不过这次老老实实保留小数了。

  刘博文还在埋头苦算的时候,江扶月已经完成了一半计算题。

  相较于选择、填空而言,计算无论是题干的复杂程度,还是对学生综合知识运用的考查,都不在一个档次。

  唯一值得欣慰的可能就是数字不复杂,计算量适中,至少比填空部分要好。

  6个大题,每题20分,难度呈递增趋势。

  不过对江扶月来说,没有递增递减的差距,只有会和不会的区别。

  张菊是二中物竞培训负责人,这些年凭借出色的教学和丰富的竞赛经验,为二中争得多项荣誉,轻轻松松就碾压了一中这个老对手。

  近两年,一中物竞日趋落寞,二中却在她的带领下高歌猛进。

  张菊站在教室中间,冷肃的目光环顾四周,在掠过某个座位的时候,不由一软。

  原本她不该出现在这个考场,但自己的女儿也参加了这次初试,她不放心,就跟同事换了一下。

  从发卷到此刻,女儿的状态显然不错,节奏也在把控之内,带着一种不疾不徐的镇定和从容。

  张菊目露满意。

  到底是她亲生的,又手把手教了这么多年。

  蓦地,女人眼神一滞,女儿前方座位的考生突然举起一只手。

  张菊走过去,说话时不自觉带上几分严厉:“有什么事?”

  江扶月:“我要交卷。”

  十分钟前她就做完了,但考试有规定,开考四十分钟后才能交卷,所以她才等到现在。

  张菊压下眼底浮现的错愕,抬腕看表,不多不少,刚好四十分钟。

  “确定要交卷吗?”

  江扶月点头:“确定。”

  那一刻,整个考场刷刷答题的声音似乎迟滞一瞬。

  不少人抬头朝这个方向望来。

  张菊余光掠过后一个座位,发现自己女儿也像其他人那样被分了心,眉头便不由一紧。

  “整理好你的试卷,草稿纸在上,然后起身安静地离开。”

  江扶月照做,出了教室由另一名监考老师将她引至休息区。

  张菊没去翻看那份试卷,虽然她很想这么做,但规矩不允许。

  所有试卷必须等到考试结束铃响,所有考生有序退场,关闭前后门,才能在至少两名监考老师都在场的情况下去碰考生的试卷,包括草稿纸,否则属于严重违规。

  不过张菊还是忍不住瞥了眼放在最上面的两张草稿纸,除了两个简单的公式之外,其余全部空白。

  估计是哪个学校派来凑数的,难怪时间一到就要走人。

  张菊摇摇头,没怎么放在心上……

  却说被带到休息区的江扶月,这里也有监考老师守着,四个摄像头全开。

  她问对方要了一杯水和五张草稿纸,先喝一口润润唇,接着拿出考试用的那支笔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监考老师就坐在不远处,时不时朝她望过来,带着几分好奇。

  终于,他忍不住走到江扶月边上——

  “你在写什么?”

  “题。”

  “什么题?”

  江扶月:“这次的考题。”

  男老师一愕,直觉不可能,恰好这时江扶月抬头,将原本遮挡的纸张露出来,上面写了什么自然也一清二楚。

  然后——

  男老师惊呆了。

  江扶月不作理会,继续动笔,很快第二张草稿纸被填满,接着第三张、第四张……

  男老师一直站在边上,默默看着,从“不相信”,到“怎么可能”,再到“好神奇”,最后“天才牛X”,经历了相当丰富的心态变化。

  中途,他几度想要开口询问,但俱都按捺住了。

  唯恐打扰江扶月。

  终于,见她写完放笔,才迫不及待开口:“你把所以题目都背下来了?!怎么做到的?!”

  江扶月想了想,看在这位年轻老师礼貌又好说话的份上,认真回答道:“我记性好。”

  “……”这不废话吗?!

  “是有什么特殊记忆方法吗?我听说记忆力超群的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诀窍。”

  “别人有没有我不清楚,但我没有。”

  男老师信了,又问:“你是哪个学校的?”

  “一中。”

  “什么年级?”

  “高二。”

  男老师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两眼放光:“听说你们年级最近一次月考出了个全科满分的怪咖,你认识吗?”

  怪咖江扶月:“应该、算认识……”

  自己认识自己,嗯,没毛病。

  男老师还想再问点什么,可惜,铃声响了,考试结束。

  江扶月拢好草稿纸,对折再对折,几次之后叠成麻将大小的方块,攥在手心,跟他道了别。

  “诶——”男老师突然起身,追出去,“你叫什么名字?!”

  恰好这时一群考生涌出考场,嘈杂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发问。

  最后只看到一个渐渐走远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渝人

月姐祝大家:端午安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