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59 都很一般,再度挨揍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070 2020-06-27 07:00:00

  “说了你也不认识……”

  谢定渊眉心一拧。

  钟子昂怕他发飙,索性先声夺人:“我知道你听我妈的,盯我盯得紧,不让谈恋爱,可你也不能这么诓我啊!”

  “诓你?”

  “没错!喏,你出的馊主意,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居然信了?真是见鬼……”

  谢定渊沉声:“第一,你只问我哪里可以用最少的钱买到尽可能多的玫瑰花。我回答超市有晾干的,不对吗?”

  眼前这撒了一地的,也确确实实是玫瑰啊。

  “第二,你没告诉我用途,我怎么知道你是买来送人,还是买来泡茶?”

  “最后,就算你拿这些去表白,我也不觉得有失礼之处。比起华而不实的鲜花,这些干花的实用价值远超前者。如果对方不接受,那就只有两种可能……”

  钟子昂被唬得一愣一愣:“哪、两种?”

  “要么不喜欢花,要么不喜欢你。”

  “……”

  谢定渊上下打量他一眼:“你觉得是哪种?”

  小少爷目露茫然,哪种?

  花,还是人?

  “不知道……”

  谢定渊沉吟一瞬:“你送花给她,她怎么回应的?”

  钟子昂脸色发青:“……她骂我。”

  “骂你什么?”

  “……傻X。”

  谢定渊:“咳!”

  “我知道你很想笑。”他咬牙切齿,“别装了!”

  “咳……”男人神色一定,宽慰地拍了拍小外甥肩膀,“看来是第二种,你……”他停顿一瞬,“想开点。”

  说完,转身上楼,突然步调稍缓:“刘妈不在,记得把客厅打扫干净。”

  钟子昂:“?”老舅,求您做个人吧!

  ……

  虽然江扶月一直冷冰冰,但易辞和钟子昂显然没那么容易放弃。

  相反,她越冷,两人就越起劲。

  零食被退回去不要紧,第二天接着塞。

  送干花被骂傻X没关系,那就送鲜花。

  每天早上江扶月一到教室,就能从桌洞里掏出一束花外加零食若干,从香水百合到小雏菊,牛肉粒到小麻花,天天不带重样。

  对此,江扶月一概不理。

  花放到窗台上,悦目全班。

  零食则被万秀彤和刘博文瓜分,后来又加上一个林巧,她吃得不多,就是嘴馋,什么都想尝一点。

  得益于零食的巨大魅力,江扶月跟同桌、前桌的关系空前和谐。

  “易辞俊美,钟子昂痞帅,身高也差不多,还都会打篮球……”万秀彤托着下巴,笑容痴痴地对比了半天,“江江,你觉得他们谁更好啊?”

  江扶月:“都很一般。”

  比起上辈子她周围那几个男人,易辞和钟子昂根本不够看。

  万秀彤:“?”对不起,打扰了。

  下午,江扶月去奥数班上课。

  轻松刷完三套试卷后,徐泾满意地挥挥手,允许她提前放学。

  “江同学,我送你。”拐角处,易辞单手扶墙,笑得春风满面。

  江扶月绕开:“不用麻烦。”

  “诶——”他追上去,跟在后头,“别这么见外嘛,当不成男女朋友,也可以先当朋友,你说是不是?”

  江扶月止步回眸:“首先,我们不熟。”

  “其次,我不想和你当朋友。”

  “最后,不管你跟钟子昂在耍什么花招,但最好不要惹到我,否则——”

  女孩儿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眯,乍现凛冽。

  易辞一颗心拔凉拔凉的,最后只能站在原地目送她走远,不敢再跟。

  谁知甩开一个,校门口还有另一个等着。

  钟子昂大喇喇堵在前方,双手插兜,笑得流里流气。

  江扶月也跟着勾唇,只是眼神彻底冷了。

  “嗨,江同学,又见面了。喜欢今天的洋桔梗吗?”

  “喻老师很喜欢。”

  钟子昂捂住胸口,“你这样无情转赠我送的礼物,这里会疼的。”

  江扶月挑眉:“有多疼?”

  “疼死了。”

  “那你怎么还不死?”

  钟子昂面色一变:“听得懂话吗?少他妈给脸不要脸!”

  这一开口,尽显帝都公子的纨绔范儿。

  要不是为了那个赌约,他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身上。

  江扶月确实很美,这点钟子昂必须承认。纤腰长腿,肤白唇红,但她脾气臭啊!

  还不止一点半点地臭,而是臭到极致。

  他钟少想要什么美女没有,稀得在这儿跟她死磕?

  切——

  用谢云藻的话讲,她儿子就是被女人给宠坏了,总有一天也要被女人收拾。

  不用“总有一天”,现在就可以。

  江扶月:“你给没给我脸,我不知道,但今天我是不准备给你脸了……”

  话音刚落,她欺身上前,唇畔绽出一抹诡笑。

  钟子昂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锁住双肩,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道将他狠狠向后推去。

  砰——

  后背砸到立面墙体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钟子昂表情扭曲,冷汗如注:“你……”

  刚开口说了一个字,下一秒就被江扶月掐住喉咙。

  他本能地开始挣扎,双颊涨成猪肝色,呼吸也渐渐困难,很快嘴里就只剩嚯嚯的声音,像在喘气,又像求救,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嚣张与狂妄?

  “既然上次那拳没给你长记性,那这次一定得让你印象深刻才行。”

  钟子昂面含怒色,眼底却涌上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惧。

  她不会来真的吧?

  江扶月好似看穿他的想法,莞尔一笑:“在决定追我之前,你应该调查过我的个人信息吧?从身高体重三围,到血型星座性格,嗯?”

  钟子昂目光一闪。

  “那就应该知道,我这人话少,也没有开玩笑的习惯。”

  言下之意,我就是来真的!

  “咳咳咳咳……”意识到危险,钟子昂开始奋力反抗。

  可女孩儿的手就像一把生了锈的铁钳死死夹住喉咙,任凭他如何扳拽、拉扯,都纹丝不动。

  就在他即将陷入绝望的时候,目光一滞,定定望向江扶月身后。

  变故就发现在这一瞬间,等江扶月意识到身后有人,并且很大可能会出手帮钟子昂的时候,已经晚了。

  对方力道蛮横,扣住她右肩的手不断拢紧,像要把骨头也一并捏碎,带着绝对的强势和霸道。

  刹那间,剧痛袭来,江扶月脸色惨白。

  不等她设法挣脱,双脚猛地离地,然后被对方像拔萝卜一样拽起来,再狠狠掼出去……

渝人

叮!谢99的追妻火葬场安排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