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062 别去惹她,成主心骨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渝人 2105 2020-06-30 07:00:00

  紧接着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炸毛:“你为什么找她?找她干嘛?她道歉了吗?反正我是绝对不可能原谅她的!”

  谢定渊冷笑:“你还想让她道歉?”

  “她本来就该道歉啊!”钟子昂下巴一抬,指着脖颈,“看见没有,这就是她干的,青了一圈!”

  “荒谬!”男人冷声一斥,“你先去招惹人家,被教训也活该,现在是怎么?恶人先告状?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钟子昂难以置信:“你到底是我舅,还是她舅?”

  谢定渊幽幽开口:“需要我给谢云藻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吗?”

  “……”duck不必。

  “从今往后,别再招惹她。”谢定渊冷冷警告。

  “凭什么?那我这伤……就这么白挨了?”

  “不然你想怎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掐回来?或者报警抓她进去蹲几天?还是伸手要钱当赔偿?”

  无论哪种,都是丢人现眼。

  “我不服!”

  谢定渊冷笑:“技不如人,你有什么可不服的?”

  “我?不如她?!放——”

  男人双眸微眯。

  钟子昂到了嘴边的“屁”字又不得不咽回去,哼哼道:“我这次是、一时大意才会着了她的道。下次一定让她跪着叫爸爸……”

  “呵,你还想下次?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钟子昂不以为然。

  江扶月手劲是大了点,弹跳力是比普通人强一些,可那又如何?

  再怎么横,也是个女的。

  他堂堂钟少怵一娘儿们?

  那不能够啊!

  谢定渊一看他那眼珠子溜来溜去就知道他在琢磨什么:“江扶月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切,能有多难?钟子昂撇嘴。

  多说无益,有些人非要踢到铁板才知道脚疼,随他去。谢定渊不再多言,起身上楼。

  “舅,下周家长会,你要是没空不要紧,可以让老张去!不然刘妈也行!”您可千万别有空,钟子昂腹诽。

  “知道了。”脚下未停,步伐沉稳。

  这时,刘妈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纸袋:“小少爷,先生呢?”

  “上楼了。”

  “这样啊……”

  “有事吗?”钟子昂转头,视线落到她手里的纸袋上,“什么东西?”

  “不知道。刚才老张给我的,说先生落车上了,让我拎回来。”

  “我看看……”

  刘妈想阻止都来不及。

  下一秒,便听他惊呼出声,“最新款高配……这手感绝了……居然连蓝牙鼠标和镭射键盘都一起买了……”

  钟子昂感动得泪花直泛。

  他想,老舅心里终归还是有他的,嘴上这样不许,那样不准,其实早就暗搓搓备好了。

  刘妈犹豫再三:“……小少爷,要不我还是去问问吧?万一弄错了……”

  “不不不,”钟子昂连忙摆手,“怎么可能弄错?这一看就是送给我的,再说,这世上除了我谁还配得上这么霸气炫酷的笔记本?”

  刘妈:“……”

  要东西就要东西,不带这么自夸啊?

  周六,江扶月吃过午饭去煎饼店帮忙。

  得益于林巧和林爸爸两个美食大V的宣传,慕名而来的网友一跃成为主流顾客。

  好在这些人大多中午和下午出动,早上几乎没有,跟学生和上班族完美错开。

  只是这样一来,江达和韩韵如就更忙了。

  尤其店里还在不断推出新品,种类越多,韩韵如头天要做的准备工作就越复杂。

  以前只卖煎饼,后来多了包子稀饭、豆浆油条,听说最近又在捣鼓小面水饺、米粉米线。

  “妈,东西太多太杂,不见得就是好事。”江扶月委婉提醒。

  “我知道,”韩韵如莞尔,“东西在精,不在多。”

  她笑起来一双桃花眼微波粼粼,不是江扶月的通透澄明,也不是江沉星的单纯憨萌,而是一种……岁月馈赠的温柔,时光堆叠的韵致。

  不经意间流转在眼角眉梢,顺着笑纹层层漾开,像一株优雅的兰花,宁静平和,淡淡吐芳,美得毫无攻击性,轻而易举就能让人卸下心防。

  但凡来过店里的客人,谁不夸一句:老板娘人美心善?

  某次,打卡的游客抓拍到一张韩韵如跟江达的合照,还发到微博上。

  男人黝黑高大,女人美丽窈窕,对比之下造成的视觉冲击不要太强。

  而评论区点赞最高的一条留言如下——

  【现实版美女与野兽】

  江沉星看到以后立马跑去跟江达说了,然后小声抱怨:“那些人乱讲,爸才不是野兽……”

  江达却一点也不生气,咧着一口大白牙,笑得憨憨傻傻:“人是夸你妈好看呢,花儿再红,是不是得有绿叶衬着才显眼?爸就是那片绿叶,专衬你妈的美。再说了,我本来就配不上你妈,是她不嫌弃我……”

  “跟孩子说什么呢?口没遮拦的。”韩韵如一个眼神轻轻飘过去。

  江达立马噤声,“……你们娘仨聊,我去洗碗。”

  结果没两分钟,韩韵如也跟着进了厨房:“一起。”

  “姐,你在看什么?”

  江扶月收回目光,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夫妻俩站在水槽前,背影挨在一起,男人洗碗清碗,女人接过来用毛巾一个个擦干,再放进橱柜里。

  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能默契十足。

  她想,这样真好……

  “姐,”江小弟两眼讷讷,轻喃出声,“你笑起来真好看……”

  不管见过多少次,每一次江扶月笑,他都能看呆。

  “作业写完了吗?”江扶月嘴角放平,骤然敛笑。

  “写、完了。”

  “布置的奥数题呢?”

  “……也做好了。”

  “行,那再来几道。”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

  江记生意红火,除了惊人的客流量之外,具体还表现在外卖业务的迅速发展。

  江扶月用江达的手机号申请“商家入驻”,填写完相关信息,又上传资质证明,然后进行实名认证,第二天就显示通过。

  只要头开得好,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

  眼看店铺月销售量不断攀升,很快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其实也不算“新”,因为这个问题打从迁店之后就一直存在——

  “妈,你跟爸都太忙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那怎么办?”韩韵如抬眼看她,眼里满是疲惫。

  江达也跟着望向女儿。

  不知不觉中,江扶月竟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招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