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横行无限的鬼

第七章 血色的落幕

横行无限的鬼 七号适格者 2327 2020-03-27 19:00:00

  在小村里辗转了好几户,黄悼捞到了好几张米饼,虽然不能让他吃饱,但缓解饥饿还是足够的。

  这个村里的人对黄悼这个外来者都有些本能的惧怕,不知道是因为他那个莫名其妙的野武士头衔,还是因为他手中提着的鬼头刀……

  或者两者都有?

  粗糙干涩还有些发黑的米饼是每家每户都有储备的食物,应该也是最廉价最低档的食物,也就能用作充饥。

  黄悼只是从每家每户要了个米饼,没人拒绝,更没人反抗,对于黄悼来说倒是省了不少事,不过看其中某些人的反应,黄悼想着麻烦应该也快来了。

  在二十四小时计时完成之前。

  ……

  村子的东边有一条流淌而过的小河,在村子里转了一圈的黄悼最后来到了河边,拍了拍总算有了些饱腹感的肚皮,然后蹲下掬了一捧水大口喝下。

  河水十分清澈,入口甘洌,黄悼不由得精神一振。那些米饼实在是太干了,有些发黑严重的甚至有些苦味,令人难以下咽。

  也就黄悼不怎么挑口,而且从小吃惯了相似的食物,才能忍受米饼的干涩。事实上那些发黑过头的米饼是连村里人都不吃的东西,放着也只是暂时没丢而已。

  黄悼不由得想起百丈村里曾经有个做东西很好吃的老婆婆,不过后来被村长活活打死了,后来就没有哪户人家再敢做好吃点的食物,都担心飘出去的香味引来村长家的注意。

  趴在河边一口气喝了不少水,加上肚子里满满的米饼,黄悼终于感觉自己饱了,正好,这时麻烦也来了。

  从村子的方向,先前进山的东军纷纷涌了出来,最前头的是那个骑马的头领,此时正双目冒火的瞪着黄悼的背影。

  在聚成一团的东军后面,还有几个畏畏缩缩的村民,正是他们偷偷到山上将黄悼的消息告知了东军。

  看到黄悼投过来的目光,几个村民顿时呈鸟兽散,估计他们这会儿心里正祈祷着黄悼赶快被东军收拾掉,至于黄悼逃跑的这种可能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要是遭到一个野武士的报复,那可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某一刻,几个村民心中腾起了名为后悔的情绪。

  早知道就不这么多事了,不就是一个米饼吗,还是发霉严重的,本来就没人吃的东西,何苦多生这一番事端。

  东边来的,你们可一定要杀死那个野武士啊!

  ……

  “野武士,吾乃安部井三郎,报上你的名字!”

  骑马的东军头领将手中的长刀遥指向黄悼,他的面色并不好。本来这支部队有两个领头人,现在只剩了他一个,一想起同伴那凄惨的死状,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从关原那修罗地狱里爬出来的两人,竟然在一个不知名号的野武士手里折了一个,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你杀死了小泉桑,今日我必杀你。你的头颅会成为小泉桑的祭品,不过我允许你的名字出现在小泉桑的祭文中。”

  头领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恨与怒火,阴沉的双目注视着河边的黄悼,等待着对方报出名号,然后,他就会挥兵冲杀!

  “名字啊……”

  这个地方的人似乎对这个东西很在意,黄悼不由得想起了他刚来到这里时遇到的那个聋哑青年。

  天下無双劍,巖流佐佐木小次郎!

  现在再细想想,这个名字他虽然不懂意思,但光是读起来就感觉很有气势。

  天下無双劍啊……

  “我是……”

  将鬼头刀扛在肩上,黄悼迈步朝东军走去。东军士兵见状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兵器对准了黄悼,等待着头领的命令。

  脑海中转过那个跪坐在垫子上的佝偻老人,感受着耳边从鬼头刀上渐渐散发出来的浓重的血腥味,黄悼突的嘴角一咧,挥舞着鬼头刀朝着林立的敌人狂奔而去!

  “我是,一切魑魅魍魉的主宰,鬼龙院……”

  “悼!”

  “杀了他!!!”

  当黄悼狂奔而出的时候,马上的东军头领就感觉到一股骇人的气势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原本自认胜券在握头领顿时没来由的慌张了起来,也不等黄悼报完名字,直接大吼着挥动了手中的长刀。

  严阵以待的东军士兵们却没有他们头领那般的感受,听到命令立即狞笑着发出嗜血的呼喝声,一时间长刀和长枪舞成一片,士兵们同样朝着黄悼冲了过去。

  一方仅有一人,另一方却是四十多人,两方互相发起了冲锋,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狰狞的杀意!

  黄悼感觉浑身的鲜血都在沸腾,手中的鬼头刀似乎有猩红的光芒腾起,刀身上厚厚的黑色血痂仿佛在融解,化为涌动的血液,呼唤着更多鲜血的浸润!

  “杀人……”

  喃喃低语间,孑然的水珠撞上了汹涌的潮水,下一刻,猩红迸溅!

  鬼头刀在挥舞间带起了骇人的黑红色匹练,冲在最前头的三个士兵手中的长刀如豆腐块般无声碎裂,士兵脸上的惊骇还来不及浮现,三颗头颅已经伴着冲天的鲜血飞舞在天。

  黄悼惊讶于鬼头刀的锋利,但又觉得就该如此。心中蓬勃而发的杀意似乎更加助长了鬼头刀的威势,将包围过来的士兵一个又一个干脆利落的枭首。毫不停歇的动作为漫天的血雨不断送去资粮,这场猩红色的雨在逐渐昏黄的日光照耀下透露出一股悲壮,还有一丝丝邪异。

  渐渐的,满脸狂热的东军士兵们停下了动作,看着在血雨中没有丝毫喘息的敌人,看着那把能将任何与之对碰的兵器砍的粉碎的鬼头刀,再看看满地的无头尸体与滚落的头颅,恐惧不知在何时已然爬上了他们的心头。

  这时他们才突然发现,原本四十多人的部队,现在已经只剩了十来号人。

  他们的同伴大多已经躺在了地上,满地的头颅,漫天的血雨,似乎在无声的嘲笑着他们的狂妄。

  “怎么停下了?”杀光身边的敌人后,黄悼提着鲜血淋漓的鬼头刀看着不敢靠近的那十几个东军士兵,还有在更后方的东军头领,面上露出一丝疑惑。

  纷纷扬扬的血雨已经停了下来,满身是血的黄悼却感觉还不太满意,眼前还有十几个敌人未解决,他还想杀,起码要杀光眼前的这些家伙。

  东军士兵们满脸惊惧的拥挤着小步后退,马上的东军头领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他还没有驱马参战,自己手下已经死了大半,这时候,他反倒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身先士卒。

  看着沐浴着鲜血的黄悼,安部井三郎恍然,那个男人,是恶鬼啊!

  正当安部井三郎思索着怎么体面的逃离的时候,一道白色光柱突然从天而降将黄悼罩住,随后光柱迅速消失,而黄悼也消失在了原地。

  目睹了这一幕的所有人先是一阵茫然,然后醒转过来,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血色土地,不由得满脸疑惑。

  “那个野武士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